普通法与自由主义理论 7.7分
读书笔记 导论
余叶知秋
我的目的首先是唤醒思考政治、法律和普通法心灵的自由性的方法,然后揭示,自由主义何以能够被解释为似乎可被普通法吸收,而不是破坏它的因素。把第一项任务描述为提供一个有关普通法的理论,乃是误导性的,但是,由于普通法心灵的典型特征是收集和逐渐积累( collect and gather),而不是理论构思一一或者起码是抵制那些太快地将多样的现象化约为精确的类( distincions)和抽象的因( causes)的理论。普通法法律家和他们的同道们的这种习惯,令近代的自由主义思想人物大为恼怒,但后者如果稍安勿躁的话,其实可以学到很多经验一一事实上,是有关于自由主义自己的力量的经验。因为,自由主义的力量并不在于它有能力提供一个对整体的描述一一在这里它也是出了名的笨手笨脚,而在于它对于摆在它面前有待剖析的具体问题,能够给出犀利的分析性洞见。我们现在称之为早期自由主义者、而被他们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后继者遗忘的那些人物,其实都深知这一点,而我们当记得,正是他们在历史上第一次自称为“自由主义者”,并称自己的理论为“自由主义”。
引自 导论
0
《普通法与自由主义理论》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