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革命史 8.6分
读书笔记 第73页 第三章 从1789年10月6日到1791年4月米拉波之死
Basatio

不久就开始了关于教会财产所有权问题的讨论。奥顿的主教塔列朗建议僧侣为国家利益放弃这些财产,使国家可以利用这些财产维持宗教开支,并偿还国债。他证明这种作法如何正确和适当,也指出这一措施对国家的巨大补益。教会财产总额达数十亿里弗,除去偿还教会债务,支付教会和医院的经费以及教会补助金之外,余下的还足供付给全部永久年金和终身年金以及支付司法机关的经费。僧侣反对这项提案,讨论非常激烈。最后,不顾僧侣的反对,仍然决定:僧侣不是财产的所有主,而只是国王和信徒们出于同情献给教会的财产的保管人;国家既然支付宗教费用,就应当收回这些财产。教会财产归国家所有的法令是在1789年12月2日制定的。 从这时候起,僧侣就仇恨革命了。在三级会议初期,僧侣还不象贵族那样死硬,自从他们失去财产以后,他们就和贵族一样反对新制度,而且变成新制度的最激烈、最顽固的敌人了。
引自第73页

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当触及利益时,反对者们纷纷出现了。

0
《法国革命史》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