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 7.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Farolito

初潮 吉卜力《岁月的童话》《大明宫词》《青梅竹马》 初性 李昂 现在年届中年的一代中国女性在青春期前后都或多或少经历过对性征发育的恐惧与反感,甚至是对于男女恋情的恐惧和反感。这种感觉同以"文革"为巅峰期的近几十年的禁欲主义社会氛围不无关系。近十几年来,虽然随着国门的打开,社会风气比过去开放了许多,但对于过去几千年儒教文化和几十年革命意识形态所造成的禁欲氛围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即使现在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不这样看),了解一下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和其他女性所经历过的惶恐,也是很有必要的。 同性自慰 一位女性回忆了她在"文革"中渡过的青春期,讲述了那时一个敏感的女孩所处的环境对她性格的扭曲:"我去兵团的时候是十五岁,在一个过去的劳改农场当车工。我从小学过唱歌、跳舞和画画,所以经常要画板报什么的。那时我很敏感,因为我老被人谣传各种可怕的事情。如果回北京就是去打胎了,好可怕的谣传!所以当时我不和任何男孩说话。 后来'文革'开始了,我们去支农,回来我就接到一封信。我在学校里还从来没接到过信,很好奇,就当众拆开了信,见上面写着:支农的时候我看见你心里特别放不下,我心里老忘不掉你的大眼睛,总注视着你……总之,都是这一类的话。落款是个假名字。我当时也不懂这有什么严重的,就跟一个女同学说了,大家就都传着看了。结果一个'革军'(注:革命军人)子弟就说我是流氓。从那以后,所有人都不理我,孤立我,在我课桌上吐唾沫,用粉笔写上'大流氓',还拔我自行车的气门芯。我把信交给了学校的军训排长,让他为我作主。同学们都说我招惹男孩。我当时觉得委屈极了,因为那时候我纯朴极了,根本不懂什么。 禁欲主义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希腊人泽诺(zeno)。他在公元前315年创立的禁欲主义认为:通过压抑情绪波动,不计较个人享乐与痛苦,用忍耐所获得的贞洁是最高的善行,最完美的事业。基督教的禁欲主义思想家认为:肉体是内心罪恶的证据;女人的全身和男人的腰部以下都是魔鬼的杰作;性欲的满足是"俯身试毒";婚姻则是"生命的玷污和腐蚀";性交是令人作呕的;是污秽而堕落的;是不体面的;是不洁的;是可耻的;是一种玷污。 中国的情况从表象上看,同福柯所论说的情况有很大差别,"性"的意象确实在一段时间里从文学、影视、戏剧、歌曲、美术甚至诗歌中被扫荡一空,性的研究和教育亦付阙如。作为这个时期社会氛围的典型事例可以看"样板戏"《红灯记》。在这个"样板"中,就连以为是一家人的三代人最后都发现没有血缘关系,只有革命的同志关系和抚育战友遗孤的关系。这种氛围反映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甚至反映在当时的服饰上。正如一位西方观察家在1974年访问中国时得到的印象:"中国与性别有关的穿着打扮的特点就是故意不渲染男女之间的区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的性行为是一个禁忌的问题。 在五十、六十和七十年代渡过青春期的中国女性的经历,在中国历史上是最为独特的。它既不同于解放前的女性的经历;也不同于"文革"后进入青春期的一代人。前者的生长环境基本上是传统社会的文化环境;后者则近似于现代社会的文化氛围,尤其城市女性的生活环境更是如此。因此,她们的经历对理解和研究这三十年的社会氛围极具启发性。高度概括地说,这一时期的社会氛围是以禁欲主义为其主要特征的。它的根源应追溯到宋明理学和二十世纪中国式的革命意识形态。 "我到了17岁时还不知道性为何物。记得那年我们下乡劳动,我看到了一本关于这方面的小册子,上面写着男孩会遗精。我记得当时我挺高兴的,因为我原来以为只是女人有月经,现在发现男的也摊上了一件事,心里很高兴。当时我的知识在这方面完全是空白。" “那时我们连有个女孩,也是北京知青,她人很单纯。不知怎么回事肚子就大起来了,别人都说她坏,问她是不是和男生发生了关系。她说,什么叫'发生关系'?她只承认和男生在一根铁丝上晾过被子。我当时真的以为这样就能怀孕。后来这个女孩到医院去做了检查,发现是子宫瘤,可她的名声已经坏了,她妈妈还到兵团领导那里去提了抗议。”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1)4岁以前:认识到男女孩子的不同性兴趣,讲解男女在生育中起的不同作用,对孩子的某些具体问题给予解答;(2)4一8岁:讨论感情、性吸引力、兴趣,用正确的专有名词讲乳房、阴道、阴茎,解释某些脏话的意思;告诉孩子们如何防止坏人的接近和伤害;(3)9一13岁:讲月经周期的青春期心理变化,男女在生育中的作用,避孕和流产;讨论性病的传播及预防;(4)14一19岁:讲约会、恋爱、性交和结婚,并包括各种题目,如爱情、宗教、道德观念;进一步强化避孕和性病的知识。 一般人都认为,男追女名正言顺,女追男就很压抑。我周围的女孩也都认为,别人追你有价值感,自己去追男的会丢脸。可我的看法是,对爱就是要去追求,我不愿等待,我觉得等来的爱不是爱。那段时间,我心中不是阳光灿烂的,爱在我心里变成了痛苦。" 一位知识女性这样讲到她的爱情--她同一位使她想起自己已故的父亲的人结了婚:"我和我爱人刚见面时,我就有一种归属感。他像我爸爸,长得像,神情也像。我始终不能忘记,爸爸到死都没得到我们的理解,他在'文革'中死去,我一直对他不好。他死后我才知道他对我的爱,才觉得我是爱他的。我心里老有歉疚感。我爱人当时一握我的手,我立刻感到,他就像我们家的人一样。他的手特别大,就像我爸爸的一样。我跟着他吃苦,觉得是在向爸爸赎罪。" "我过去对刘晓庆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印象,可有次看了她一篇文章,改变了看法。她在那文章里说,作为一个女人我生活里什么也没有,感情上是零。我看完特同情她。她是痴情的。我觉得人不管男女,只要是痴情的,就是可爱的。"

0
《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