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肉身 8.7分
读书笔记 沉重的肉身 托马斯的命运もび
Kubrick

小枫在这一章里真是才气横溢,某程度上甚至合理化了我的一些在传统文化视野看来荒唐可笑甚至触犯禁忌的行为,比如我的free will,我愿意承担后果的某些选择,而儒家价值看来是低劣的。

苏格拉底在这里成功地和孔子形成了某种互文: 在苏格拉底那里,幸福是区分的,一个是邪恶的幸福,一个是美德的幸福。在这两种幸福的身体情状中,肉身感觉是不同的。邪恶的幸福感觉是轻逸,美好的幸福感觉是沉重。身体感觉有差异,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苏格拉底犯的错误不在于区分不同的身体感觉,而在于创建了不平等的身体感觉秩序。所谓 “邪恶的”与“美好的”谓词,就使卡吉娅和阿蕾特不同的身体感觉在伦理上不平等。

重点在于,“自然欲望的自然权利的启蒙,就是要勾销这种身体感觉差异的不平等:无论什么样的身体感觉在伦理价值上都是平等的。”

只要将苏格拉底替换成孔子,将幸福替换成儒家的价值理想:修齐治平,就会发现这是同样的一个逻辑:人类的主流意识形态或者说历史理性的一个共同点在于对身体感觉的漠视和压抑,而现代性启蒙则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

但即便打开了之后,未必我们就面临所谓的道德沦丧,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最后昆德拉的结局来看,似乎人的本质永远与灵魂无法真正分离,托马斯和萨宾娜现代性的意气相投但却无法真正相爱,他依然在性漂泊中寻觅到特丽莎的灵魂并直到最后仍选择她。

若是曾彻底反思自我,灵魂终究会带着暖意拥抱我们。

0
《沉重的肉身》的全部笔记 10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