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吽 8.3分
读书笔记 一点笔记和摘抄
柚酱
他弯下修长的腿蹲在灶口,灵巧地使用崭新的涩皮团扇与吹火竹管,而他的穿着怎么看都与生火烧水不搭界”……(《狛犬》)
引自 一点笔记和摘抄

我不晓得“涩皮团扇”是什么就去查了查,只查到“涩团扇”——渋うちわ :(涂有柿漆的红褐色)大团扇(新日汉大辞典),渋(しぶ)指柿漆,不涉及”皮“

“那是比丈夫大一号、高级哥多华皮革制的新鞋”……(同上)
引自 一点笔记和摘抄

哥多华,即Cordovan,又译“科尔多瓦”,西班牙产,马臀上的皮

↑这本很像是《绅士指南》的书怪有意思的,想读
像小正帽那样顶端缀有毛线球的进口滑雪帽很适合门仓,可是仙吉一戴上就成了漫画。就漫画而言,这张脸太严肃了。
引自 一点笔记和摘抄

小正的冒险,1924

许是因为头一胎生得太久,聪子出生时脑袋很长,头型就像柿子的种子。 “头顶这么尖,将来出嫁时没办法绑高岛田发髻哦。”(《四人家族》)
引自 一点笔记和摘抄

“柿子的种子”,我觉得不如直接说“柿籽”就好了,然后出个注解释一下就是那种尖尖的下酒米果?

【一些摘抄】

几个很妙的比喻:

聪子买水果归来,“木莲的花蕾已盛开,垂落一枚暗紫色的花瓣,看似狗舌头。”……(孩子好像流掉了) 关灯后,房间的空气就像乌黑的方形羊羹那么沉重。 门仓心慌意乱……为了女人的事被多美责备或给予意见时,门仓看起来很幸福。 仙吉的背影像蒟蒻一样颤颤巍巍,可见他大概也正吞声暗泣。
引自 一点笔记和摘抄

若干有趣的细节:

1.(多美)利用旧灯泡缝补仙吉的袜子

2.(聪子相亲)辻村问:报纸你都从哪里看起? 从后面的社会版。她回答后才暗叫不妙。 女人就该这样才好。 这句意外的发言令她头一次直视辻村的眼睛,觉得他是个温柔体贴的人。

3.仙吉形容拉小提琴,“要把羊肠搓成的东西拿马尾的毛摩擦出声音,那根本是变魔术”

4.“你发出的声音真好听。”多美指聪子吃黄萝卜时的声音。 “妈,你自己不也发出声音?” “声音不一样。女人生过小孩后牙齿就不行了,你毕竟年轻。” 聪子像要刻意给母亲听似的大声咀嚼黄萝卜。门仓叔叔走后,母亲好似一下子老了两三岁的事,她没说出口。

5.辻村罹患肺结核返乡去了。他好像寄过一封信来,但在仙吉的命令下,多美声称要用热水消毒,把信放在蒸汽上薰,弄得字迹模糊无法辨认。从此再无音信。

(用热水熏信消毒这太逗了)

6.怒火中烧、本想发话的多美忽然把可乐饼整个塞进口中开始咀嚼。 “喂!” “如果不往嘴里塞点东西,我怕自己会说出无法挽回的话。” 她强忍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嚅动着嘴巴说:“好吃,啊啊,真好吃。”

(改编成电影的话应该是很让人期待的一幕,出演技)

0
《阿吽》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