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船事件 8.6分
读书笔记 俄国革命与共产主义世界
唐俟[已注销]

“在我看来最幼稚可笑的是人道主义革命者们的设想:革命田园诗、不流血革命以及在革命中表现出人性和人民大众的善等等。革命是一种重症,是对病人实施的痛苦的手术,它也证明了积极的创造力之不足和义务未得到履行。”

这一说法和某位大人物所说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谋而合。诚然,暴力革命少不了流血牺牲,但是可以尽量把流血事件减到最少。暴力是手段不是目的,而在暴力革命中,被激动冲昏了头脑的革命者(包括假革命者)多么容易借着高尚的目的做借口,滥用暴力。

0
《哲学船事件》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