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图书馆 8.1分
读书笔记 第272页
OK

小说家创造法

我听到手机响了,但是故事正进行到高潮,所以我就关机了。 大家都希望她赶紧结婚,然后把藏书全部转移到新家去。 那孩子讨厌老师和同学,痛恨一切。没人倾听自己的心声,没人理会自己的看法,世界虽大,却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我写作时,总会试图想象这个虚构的少年读过之后的感受。至少,我不想写出会让他觉得背叛与难过的东西。 纸张受热卷曲,一张张被火苗吞噬。我有点儿想哭。火星随风跃动,飘上虚空,冷却后又化为白灰翩然落下,宛如纷飞的雪花。

便利店日和!

想杀就杀呗。这种废物活着也是浪费资源。他唯一的乐趣就是打网络游戏。 我真要动手了! 请便,要动手就干脆点儿。反正这人没有梦想,没有爱好,每天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浑浑噩噩地混日子。对社会毫无贡献。简直就是害虫!蛆虫!杀了他反而是给他一个解脱。

青春绝缘体

话说,我与同班男生说话都会紧张得声音沙哑,如果对方是女生,话未出口我就脸红得像番茄一样了。但是,从初次见面起,与学姐对话就很顺畅。为什么呢。过了一个月我也没想明白。 初中时,我总觉得高中生都很成熟,所以升上高中就会变得和现在不同,可以顺利交到朋友,甚至找到恋人。然而,等我真正成了高中生以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别人打招呼我都不敢回,每天都在想:“啊,我真对不起大家。” 她和我说话我很高兴但是我担心自己无法正常应答,惹她讨厌。 “以前上课的时候,我和奈奈美数过小花说过几次“那么呢哈”,可是数到一半就数乱了。你说,小花一堂课到底会说几次呀?” 我感觉铃木同学不光你代表了她个人,更像是全班同学的集合,所以和她聊天让我非常紧张。比方说,如果她敌视我,那她背后的全体同学一定也会敌视我。相反,如果她对我有好感,那么也许全班都会接纳我。 “你都写些什么小说?”铃木同学的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打转。虽然我不好意思把自己的作品给她看,但是,我还是想写出来一些像样的东西,至少在她下次问我时,我可以堂堂正正地回答,不用撒谎。 我明明不擅长投接球似的对话,为何与小山雨季子学姐就能自如交谈呢?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因为我们本质相似,学姐内心也隐藏着自卑,痛恨自己,希望自己干脆死掉。

那天,在活动室写完小说时,天已经黑了。

伸手不见五指。

可是,我却觉得还来得及追上学姐。

虽然自“百科全书砸脸”事件后过去一个多月了,然而,我相信如果像小说中的自己那样,不怕丢人,哪怕滚落坡道也不放弃的话,一定能够抓住学姐的手。这是小说交给我的道理。作品中的自己,让身为作者的我明白了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必须做的,以及什么是理想的结局。

白色足迹

研究生院的朋友炫耀自己正与新交的女友在夏威夷跨年。看到短信,我心里五味杂陈。他新交的女友是我暗恋许久的同班女生。 “去死!”我回信给朋友。

这个地方平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颜色,邮筒的颜色,弯道反光镜的橘色,马路的黑色,等等。然而,在这样积雪的日子,一切都被白色覆盖,宛如神明挥动画笔前的空白画布一般。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的拙劣的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悄无声息中退场。” 麦克白 站在天桥远眺,文善寺町银装素裹,就像洒满砂糖一样。稍一用力就会轻易折断的纤细树枝上也积满软绵绵的白雪。 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没见过…但是,只要住在这里总会遇到的。

王国之旗

对大家来说,家不是‘回’的,而是‘去’的,这里才是归宿,这个保龄球场是大家真正的栖身之所。但是,一到早上,大家就必须前往各自家中,扮演普通孩子,与生下自己的大人产生怀疑,伪装成普通孩子的手段。在夜晚到来之前,要时刻注意不可暴露自己是王国成员的身份。

0
《箱庭图书馆》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