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为什么会失败 7.2分
读书笔记 国家为什么失败
徐若风

国家在经济上失败是因为采行了榨取式制度。榨取式制度使国家深陷贫穷,同时也杜绝了通往经济成长的道路。这种情形所在多有,非洲有津巴布韦及塞拉利昂,南美洲有哥伦比亚及阿根廷,亚洲有北韩及乌兹别克,中东则有埃及之类的国家。所有这些国家其实都有显著的差异,有的位于热带,有的地处中纬度;有的过去是英国的殖民地,有的则是日本、西班牙及俄罗斯的殖民地。每个国家都有着非常不同的历史、语言及文化,唯一共通点就是榨取式制度。

所有这一类的制度,基本上就是由一个菁英阶层设计一套经济制度,以广大的社会群众为刍狗,达到自肥且永久掌权的目的。但因每个国家各有不同的历史及社会结构,因此,其菁英阶层的性质及其榨取式制度的细节也就各异。但不管多么的不同,这些榨取式制度之所以能够持续存在,则是因为恶性循环作祟,至于这些制度之所以弄得民穷财尽,也是相同的道理。

举例来说,在津巴布韦,菁英阶层是1970年代带头打反殖民战争的穆加贝及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核心分子;在北韩,是金正日身边一小撮人及共产党;在乌兹别克,则是卡里莫夫、他的家人,以及他那批经过漂白的前苏联权贵。所有这些团体,性质明显不同,加上掌控的政体与经济各异,因此所采取的榨取式制度在形式上自然也就各不相同。

举例来说,北韩是共产革命的产物,因此采取的政治模式便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1980年代,尽管穆加贝曾邀请北韩军队进入津巴布韦帮他屠戮在马特贝乐澜的对手,北韩的榨取式政治制度却不适合津巴布韦,相反的,由于穆加贝取得政权打的是反殖民斗争的旗号,因此他不得不给自己的统治披上选举的外衣,但就算如此,没隔多久,他还是炮制出受宪法加持的一党独大国家。相对来看,哥伦比亚拥有历史悠久的选举,脱离西班牙独立后,选举在历史上已经成为自由及保守两党分享权力的一套工具。菁英阶层不仅性质不同,数量也不一样。

……

不同的历史与结构意味着菁英阶层的身份及榨取式政治制度的细节会有差别,同样的,菁英阶层所建立的榨取式经济制度在细节上也会各有特色。譬如北韩,榨取的工具一脉相承,是从共产党的工具箱里搬出来的,无非就是废除私有财产、国家农场与国营工厂。

……

所有这些细节虽然很重要而且有趣,但更关键的教训还是在于更广阔的全貌,亦即所有这些案例都告诉我们,榨取式政治制度创造了榨取式经济制度,将财富及权力转移到菁英阶层手上。国家不同,榨取的强度也明显各异,而且对社会的繁荣有重大的影响。

……

恶性循环还有另一层意思,纵使榨取式制度已经导致政府瓦解,一如塞拉利昂与津巴布韦的情形,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我们已经看到过,国家碰到紧要关头时虽然可能会爆发内战与革命,但却不一定带来制度的变革。2002年内战结束以来,塞拉利昂的发展就充分说明了这种可能性。

在所有这些个案中,榨取式制度都由来已久,至少从19世纪就已存在,每个国家都陷在恶性循环之中。在哥伦比亚及阿根廷,始作俑者是西班牙的殖民统治。津巴布韦及塞拉利昂则可以追溯到英国19世纪末叶建立的殖民政权。在塞拉利昂,即使白人垦殖者缺席,政权仍是建立在榨取式的政治权力结构上,而且还予以强化。这些结构本身其实是恶性循环的结果,而恶性循环又要归咎于缺乏中央集权以及奴隶贸易所产生的恶果。在津巴布韦,还创造出榨取式制度的新形式,因为不列颠南非公司在那里制造了一个二元经济。乌兹别克接收了苏联的榨取式制度,然后和埃及一样,变成了权贵资本主义。苏联的榨取式制度其实在许多方面都是沙皇政权的延续,同样是寡头铁律的模式。过去二百五十年中,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因为有这些不同形式的恶性循环作祟,世界的不平等才得以出现,也才得以持续。

要解决当今国家在经济及政治上的失败,就必须将国家的榨取式制度转变成广纳式制度。恶性循环意味着这一切并不简单,但也非不可能,寡头铁律也不是不可避免。制度中某些之前存在的广纳成分,为对抗现行政权而出现的广泛联盟,甚或历史的偶然,都可以打破恶性循环。

0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全部笔记 4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