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学史略 8.3分
读书笔记 本草(之二)。
nolix

关于草本植物一类的药物,种类既繁,且被地域所限,势难尽识,因而遂有图谱之作。把它们的形状摄集纸上,庶可按图索之。此事在吴永安中(258-264年),孙休以屡取南方水蕉花不能致而只好图画以进。

如晋稽含有《南方草木状》三卷,但此类夹图的植物图谱尚有徐衷的《南方草木状》,又有作《南方草物状》,其中有兽类记载。可说是开本草图先路。在辨别本草产地,根叶异同,这时已有本草图谱书出现。除上述原因外,可能还受南北朝时因重视流品,而谱牒图象之学突然繁兴的影响。最著名的有原平仲的《灵草图》、不具名的《芝草图》等,其芝草图在《抱朴子-遐览篇》中更有多种。而隋唐之后如徐仪《药图》、 《新修本草图》 《天宝单方药图》等,实发轫于此。

至周密看见南宋宫中所藏的《五彩图画本草》 ,或系承《嘉祐本草图》之遗绪。而嘉定十三年(1220年)有琅琊王介号默庵者,以岩居莳药,辨可识者二百种,绘图编次成集,并附单方数百,以备山村园丁野妇仓卒患病之需,名日《履()岩本草》 ,五彩图绘甚精,不知视周密所见宫中收藏的《图画本草》若何?然此依据原书绘制者。其后明文俶(赵均妻)周禧及妹祐,并有彩绘的本草书。

·

本草的收采与种植

专物的采集古多由医家兼任其事。盖采集早晚与药效大有关系,本草学家固已重视此事;故本经叙录即提到采治时月的生熟之说。

吴晋时有道士在桐庐山上采药,指桐为姓,桐庐县亦以桐君结庐山间得名,作《桐君采药录》一书,是一部较早出现有关采集本草的书。其说有一部分被后人混入《神农本草经》叙录中。

《隋志》有许多关于采药方面的书,其重点在于采药的时间,如《采药时月》《四时采药》等书.....由于生齿日繁,用之者众,生之者寡。遂有生药种植之学。此类书在《隋志》中也有记载。《千金翼》中更立一门专记药物采植事,或据这一时期的文献而作。东晋和隋唐的政府,为了它们自己的利益还建立药园,培养种植生药人才。

本草的炮制

本草修制之事,其历史甚远。在《内经》与仲景书中,已有不同的炮炙修制之事。但此时我尚未见有专书问世。而学者因赵希弁《读书后志》有《雷公炮炙》三卷题曰“宋雷()撰,胡洽重定”之语以胡洽名见刘宋时刘敬叔《异苑》,遂以为是第五世纪人。

不知今就《炮炙论》遗文而观,屡有“乳钵”之名,此物《干金翼》《外台秘要》诸书皆未见,因其研治乳石而得名。但唐时犹称它为“银钵”,惟《太平圣惠方》始载其名。宋后传入阿拉伯国家。且又屡引乾宁晏封之说。晏封姓郭,为唐人,撰有《制伏草石论》六卷,见《新唐志》。《宋志》有郭晏封《草食(石) 论》六卷可证。苏颂《本草图经》亦称《炮炙论》为隋人书而曰:“有唐后药名。”

则其为五代末至宋初人采用唐以前炼之说而成,盖可肯定。宋元以后的本草书,无不信奉制药学的范本,故其影响极大。

《炮炙论》

、食经:和本草学有密切关系的,则为营养之学。它与本草至少有同等长的历史。《周礼》有“食医” ,可见其地位与“疾医”等同。而《素问》里有五味、五谷、五畜、五果、五菜。它同时也概括相反的“食忌”之事。《汉志》 已有专书,《金匮要略》中的食法及王叔和的《食论》 ,并略存其说。然其发展仍与剥削阶级生活有很大关系。曹操(及南北朝豪门)多有《食经》之名,可以不论。

0
《中国医学史略》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