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料漂流记 7.9分
读书笔记 伊比利亚半岛的文化合作蓬勃发展
小兵_白珀

顾名思义,第七章讲述的是欧洲伊比利亚半岛上的香料故事。在8世纪,黑衣大食取代白衣大食时,白衣大食的统治阶级几乎被屠戮一空,唯有阿卜杜·拉赫曼一世得以逃脱。几经转折,阿布杜·拉赫曼一世来到休达城避难。休达城是这位白衣大食末裔的母族柏柏尔人统治的城市。然而,不久之后,阿卜杜·拉赫曼一世还是离开了休达城,离开了干燥的非洲,并在公元755年时到达了伊比利亚半岛。这之后不久,阿卜杜·拉赫曼一世迅速统一了伊比利亚半岛,建立了新的伊斯兰王朝,史称西大食(后伍麦亚王朝)。

阿卜杜·拉赫曼一世得知还有家族成员幸存后,设法将他们接回安达卢西亚。这些家族成员为阿卜杜·拉赫曼一世带去了故土的礼物,其中便有石榴。

据说阿卜杜·拉赫曼看到亲人和石榴时喜极而泣,后来竭力培养石榴种植并取得成功——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外来物种驯化记录。除了石榴外,阿卜杜·拉赫曼一世还引进了许多故土的植物。这位埃米尔(即国王)与其后代构思出一整套引进作物的机制,这一机制不仅吸纳了伊斯兰世界的经验,还鼓励犹太教、基督教的学者与穆斯林一起合作,将共同成果散播出去。三种信仰通力合作是文化融合的一大特色,如今这被称为“和平共存”。尽管在8世纪的共存期间,经济与政治权力并不均等,但文化与知识方面都有互相跨越,并出现了崭新局面。

在西大食建立后的几十年间,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家庭皆出现阿拉伯化,他们的文化与伊斯兰复兴更接近,而不是一般人心中欧洲黑暗时期的衰退文化。

阿卜杜·拉赫曼一世逝世后不久,泽亚布在巴格达一带出生。泽亚布才华横溢,以至于遭到导师妒忌而被驱逐。泽亚布流浪至南方,经过混乱的大马士革后前往西方,在突尼斯当了一段时间的乐师后,受邀成为哈卡姆一世的宫廷乐师。公元822年,泽亚布到达安达卢西亚时,阿卜杜·拉赫曼二世发现了泽亚布的才华不至于音乐,于是大力资助。泽亚布没有辜负期待,为后伍麦亚王朝带来了灿烂的文化,并革新了饮食文化。泽亚布在855年逝世,伊比利亚半岛的饮食风尚已然完善。到了10世纪,安达卢西亚的番红花多为本地种植而非进口。公元1031年,西大食灭亡,伍麦亚家族的成员散居各地。如今,西大食的遗迹上已难寻昔日景致。“摩尔时代西班牙的文化景观特色,早已不复存在,全被桃金娘、魔力、开花灌木等观赏植物取代。”

这一章作者依旧使用了一贯的描写手法,从游历地点格拉纳达入手,描述格拉纳达的现况,由无处不在的石榴与石榴雕刻为起点,讲述石榴之城的名字来历及源流——这是阿卜杜·拉赫曼一世珍爱的食物,因而也顺理成章地对西大食的建立展开描述。花了大半篇幅介绍西大食对伊斯兰复兴的贡献后,笔锋一转回到当下,遗憾西大食遗迹对文化景观毫无保留。这种“浅-深-浅”的文章结构容易让人接受,不过若是要梳理,和之前的章节一样,对欧洲史有基础的认识更好。此外,作者的认识或者译者的认识或许使他们去使用一些不一定通用的词汇。例如,原文中对统治伊比利亚半岛的王朝的称呼为“后伍麦亚王朝”,而中国的古称为“西大食”,西方的通用称呼为“西萨拉森帝国”。除了这一点,本章节对所有人都是易于理解的。

0
《香料漂流记》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