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夏 7.8分
读书笔记 不吠之犬
Zophiel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委员会对草案文本作了85处修改和删减,这是非同寻常的编辑工作。许多历史学家总结认为,它提升了最终定稿的文件的明晰度和说服力。另外,杰斐逊在整个讨论过程中沉默而忧郁的坐在一旁,他觉得每处改动都像是一次破坏。富兰克林一度靠过来安慰了他,他提醒杰斐逊说,喝酒时他为什么从来不写任何将会被提交给某委员会编辑的东西。在7月4日这天,大陆会议通过了修订后的版本,《独立宣言》被送往印刷厂准备刊印出版。据杰斐逊后来宣称,当天并没有什么署名仪式。8月2日,大多数会议成员在那份羊皮纸抄本上署上了名字。 主要的文字改动出现在这份文件常常的抱怨的部分,而这正是代表们所关注的部分,不难理解,这毕竟是《独立宣言》的通篇要旨,为独立提供了政治和法理的基础。代表们挑出了针对乔治三世的三点指控,这些指控在他们看来不是太弗吉尼亚就是太杰斐逊。 第一,杰斐逊指控乔治三世“通过反对人们为结束奴隶制所作的努力,对于人类天性本身发起了残酷的挑战”,然后“鼓动这些人拿起武器反抗我们······其手段是通过谋害他将这些奴隶强加于其头上的那些人”。这就是杰斐逊对备受责难的弗吉尼亚声明所作的解读尝试。这份声明认为,奴隶贸易,含蓄的说就是奴隶制本身,是乔治三世造成的过错,同时他因为邓莫尔勋爵提出借方弗吉尼亚的努力而受到指责,这是一种犯罪行为。 这种说法也许在弗吉尼亚能够说得通,因为那里的种植园已经人满为患;所以尽管结束奴隶制本身难以想象,但是结束奴隶贸易的想法很受弗吉尼亚精英们的欢迎。但是在南方腹地,尤其是在南卡罗来纳,结束奴隶贸易意味着财路阻断。对于所有波托马克河以北的殖民地来说,将奴隶制列入控诉事项里,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被允许,尤其是在于对邓莫尔提议的奴隶解放的谴责一起出现时,它更不被接受,因为这暗含了反奴隶制意味。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相关的整段内容删去,让奴隶制成为大家心照不宣却避而不谈的话题。 第二,杰斐逊试图将一条自己十分热衷的信念放入草案里,他在《概观》中对这条信念有着更为详尽的阐述。他将它叫做“放弃国籍”论。它宣称,到北美来的原英国籍移民是“靠着自己的血汗和钱财前来的;大英帝国没有给予它们任何帮助·······但是他们却服从他们的议会而非我们宪法的内容”。根据杰斐逊的理解,北美殖民地人民都是萨克逊人的后裔,这群人发源于日耳曼地区的山林,在那里任何形式的强权政府都会被当作暴政而受到抵制,因此宣称王室或者议会对北美殖民地人民有任何的统治权力,都将构成对这种起源认识的违背。这体现了对于北美殖民地历史的一种“很久很久以前”式的荒谬重写,大陆会议将它作为令人尴尬的浪漫小说式描写予以删除。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占据杰斐逊草案结尾的是一通高度情绪化的对乔治三世的谴责,认为他放弃了自己慈爱父亲的角色,为了侵略而消灭我们,它不仅派来了与我们同种同源的士兵,还派来了苏格兰和外国的雇佣军。父亲的慈爱不知何故已经被暴君的残忍所代替:“这些事实最终击碎了这种令人痛苦的爱,而人性的精神让我们选择与这群冷漠无情的兄弟永远断绝关系。”杰斐逊试图用更多笔墨表达来自各州、市和县辖区的众多决议,它们都为乔治三世从仁慈君主到好战暴君的转变感到痛心疾首。这的确是北美民众要表达的主要信息,将它写入草案,表明杰斐逊正批阅着那些纷至沓来涌进大陆会议的决议,它们都是对5月15日的号召作出的回应。但是杰斐逊对这一信息的表达让大陆会议的大多数成员感到震惊,因为它们过于情绪化。因此这些段落也被删去。
引自 不吠之犬
0
《革命之夏》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