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一届卡塞尔的意义所在。
nolix

人们或许忘记了, 1955年的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非像今天一样展出当代的艺术创作,而是回顾地呈现了自害和清洗中存活下来的现代艺术,并赋予它全新的地位。正是在德国这一博物馆被劫掠一尽的国度出现了重拾战前现代主义的意愿。那一届的文献展策展人维内·哈夫特曼(Werner Haftmann )与阿诺德·博德(Arnoode) 一起完成了展览的策展组织工作,他在同期出版一本名为《20世纪绘画》 (Malerei im 20. Jahrhundert)著作的首版文字中描述了战前现代主义的状况。

当然国家的藩篱也在这一潮流下被打破,战前的隔绝对立不复在,欧洲艺术以战胜国家主义的疯狂胜利姿态站在了聚光灯下。因此,美国人一开始仍然隐藏于幕后。尽管从一开始,德国举办的美国抽象艺术展览数量不断增长(在巴登一巴登),让观众越来越多地看到美国式的自由理想。

如果你看过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展览空间的照片,一定会为那种殿宇式的安排布置投射出的韵味感到惊讶。经典现代主义就在这样的舞台上,在人心的眷顾下得到全面的回顾,完成了一次复兴.....

---

曾几何时,如果谁试图在经典现代主义作品中揭)的、清白的艺术,总会遭遇怀疑和偏见。人们的耳中荡着那种谴斥艺术堕落、病态、低劣的声音,总之是术无能于描绘一种理想的人类形象。为了强迫艺术泛期待的理想,第三帝国的当权者们罢黜了纯粹"庸R作品。现在人们有机会抛弃掉当时的那种批评,1灵久以来埋藏着的理想的人类形象和艺术形象,这E现代主义破茧而出的启蒙时代出现在热情洋溢以高贵的形式展露于世人面前,发出夺目的光芒有必要在回顾中将现代艺术放置在一个稳妥而明确艺术观念之下加以考察。

--

熟悉艺术舞台的人在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主题:这就是历史)开幕时就可看清,确立规范是文献展的意图所在,这种思路还将不习地延续下去。一种已经成为历史的现代主义在这里,成为一种永恒的理想, “现代主义者”乐于在此趋同却与此同时变为新传统的守护人。人们要面对的最为大问题则是:当现代主义已经于历史中完成了自身的使命,它该如何继续下去。实际上若想留守于现代主义理想——这种理想的影响已经借抽象艺术而遍布全球——人们只能祈求于连续性的观念。后来的卡塞尔文.步步地改变了这一情况,引发了持续的修正行为,渐渐地一种不确定性产生了,它要求人们对此进行全新的综合考察。 二十五年后这种全新的综合考察再次出现在了德国,并非偶然。

1981年,策展人拉茨罗·格洛泽(Laszlo Giozer) 和斯帕·凯尼西( Kasper Konis)在科隆举办展览:"西方艺术(Westkunst ),意图展现给观众1939年以来的时代艺术、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展览原则上重拾了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所遗留下的东西。他们强调“还未耗尽的”现代主义””,即现代主义绝不会在历史的故纸堆中消亡。展览讨论的现从战前艺术转移到了战后艺术,并将之作为第二次现的标准看待。这种诉求却带来了自相矛盾的问题。因为展出的“时代艺术”只截止到1972年,而真正的同时代却是在另一个与之相对的展览“今日艺术” 获得了发言权。尽管如此这个展览设计的方案上人们召唤着普世现代主义的延续,有关这种普世现代主义争论已经颇多。

由于缺乏停顿以及累积的矛盾等可以有助于产生崇拜的因素,第二次现代主义确立规范的努力很不同于第一次现代主义的情况,显得举步维艰。这里更产生了——要让每个人看到艺术史的规则进程。对几十年来作品和关键性展览进行一次再召集。即不仅要展示造就了历史的作品,还要重构那些在历史上引起过重大反响的展览。理查德.汉密尔顿和约瑟夫,博伊斯 自动动手,把做过的展览再做一遍。艺术的“展览”和“历史”由此成为一件事情。其意图尽管矛盾,却可以理解:一方面为第二次现代主义进行历史的正名,另一方面将之作为生动的当下而赞誉不已。

--

0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