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审中国的“近代” 8.1分
读书笔记 自序
NADPH

现代历史学所建构的西方-非西方序列可以置换为先进-落后的等级结构,因而含有西方中心的特征。日本的“东洋史”试图破解西方中心,结果不过是将日本纳入中心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的变形。西方中心的历史叙事真正被颠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体系理论、新依附理论等所孕育的后殖民理论将宗主国与殖民地的主从关系倒置,翻转了西方中心主义。此外,在以法国年鉴学派、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派为代表的研究中,无论是心性史研究,还是社会史研究,或者微观史学,都有将现代历史学的同质性诉求相对化的作用。而后现代方法则意欲否定本质主义、目的论的现代历史学。与针对现代史学的反命题叙事不同,全球史学(global history)关注人和物在空间上的移动以及由此形成的人群关系,进而解构西方中心的国族叙事。在全球化与地域化、普遍主义与民族主义、非中心化与再中心化相互交错的当下,全球史叙事究竟是地平线上的乌托邦,还是触手可及的实在,有待历史书写者的实践。

0
《重审中国的“近代”》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