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龙 7.9分
读书笔记 结尾
Die Katze

那是在春天,他开枪打死格雷特·雅各伯·霍伯后不久,他去夏洛观光。

这是一个暖暖的四月天的下午,他在柏油马路上走着,在去血湖的路上。刚刚长出的嫩草还是黄绿色,沿下坡长到湖边。清澈的湖水已经浸没了草坡,小草往下长,往下长,仿佛铺满了湖底。

格雷厄姆知道在1862年四月那里发生过什么。

他坐到草地上。隔着长裤能感觉到草地的潮气。

一辆旅游车从他前面开过。车过之后,他看见路上有东西在动。原来是车轮把一条小蛇的背轧折了。它在柏油马路上扭曲着形成无数的数字“8”,有时是它黑色的背,有时是它白色的腹部。

有关夏洛的沉重的回忆让他浑身发冷,尽管他还在温和的四月的阳光下微微出汗。

他站起身走出草地,屁股后面留下湿湿的印记。他有些头晕。

蛇的头尾缩成了一团。他站在它旁边,拾起它的已经发干的尾尖。用一个很帅的动作啪地让它断成了两截,仿佛他手中拿的是条皮鞭。

蛇的脑浆溅到了池塘里。一条鳊鱼游了过去。

他觉得夏洛有鬼魂出没,觉得它美丽的风景变得邪恶而凶残,像当年战场上飞扬的战旗。

现在,在夜晚的梦境和记忆之间,他明白了,夏洛并不邪恶,而是漠不关心。风光秀丽的夏洛是可以见证任何事物的。她无可匹敌的美丽正突出了大自然的中立,那绿色的机器。夏洛的可爱正反衬出而且嘲笑着我们的苦难。

格雷厄姆苏醒过来,注视着没有思想的钟。可他无法停止他的思绪:

在绿色的机器中没有仁慈;是我们臆造了仁慈,把它创造在机器的零件里,而这些零件已经超出了我们通过自然进化的爬行动物的大脑所能容纳的范围。

正如世上本没有谋杀,是我们创造了谋杀,而它只在我们中间才有意义。

格雷厄姆很清楚自己具备所有进行谋杀的要素;也许也包括仁慈的要素。

他了解谋杀的过程,了解得超常地透彻,透彻得让人不舒服。

在我们人类的身体中,在生活在文明社会的人们的头脑中,有形形色色的邪念以及我们对这些邪念的天生的认知。格雷厄姆想知道,我们竭力控制的这些邪念以及这些认知是否像被躯体抵御在外的没有活动能力的病毒一样作用于我们周围。

他想知道那些不可告人的欲·望是否像病毒一样造就了它们的疫苗和抗体。

是的,他一直以来对夏洛的想法是错的。夏洛没有鬼神出没——是人们自己在装神弄鬼。

夏洛其实毫不在意。

0
《红龙》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