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你的世界 8.1分
读书笔记 第3章 认知的身体基础-身体被激活:芝加哥的云门
闻夕felicity

2006年,密歇根湖的湖岸线与芝加哥市中心天际线之间的千禧公园(Millennium Park)竖起了一个著名雕塑。 10 该雕塑重110吨,由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设计,大名“云门”(Cloud Gate,见图3-11),昵称“那颗豆子”(The Bean)。

==========

云门打出一束强光,照亮我们对我们身体的形状(在云门的映照下发生夸张的变化)以及我们身体与周围环境(我们一般将它体验为直边的、静止的、通常是隐性的城市)的关系的潜藏期望。我们每做出一个动作、每挪动一步,我们的身体、其他游客的身体、芝加哥的天际线都会改变形状。我们相当于既主办又参加了一场有趣的视觉盛宴,创造并观看了我们从未见过的景象。

==========

生态心理学创始人詹姆斯·吉布森(James J.Gibson)在20世纪70年代创造了一个有用的概念,来表达人们实际上如何体验自己栖息的环境:他把人们对这些机会的认知理解称为功能可供点。吉布森的功能可供点概念,说的是物体的属性或环境的特征在暗示我们如何使用物体或环境。门口显然要求我们穿过它。几乎就像空间、物体或结构上面有张嘴在跟我们说话,示意我们可以如何与之感应。 13 我们体验大多数建筑、街景、景观的方式从根本上讲是具身的,更多地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它的功能可供点,而不是它的异我中心空间或形态构造。

==========

即使是连构造最优雅的楼梯,我也不能仅将其看成一个抽象的东西;我必然还会考虑它会让我采取什么行动,无论是实际的还是想象的。任何空间都含有多个功能可供点,那么我们栖息的环境就并非是无声的、同质的虚体:它们是充满活力的生活背景,满是想象的和实际的行动者在活动,也就是说,它们是我们生活的活动背景。

==========

因为认知的具身性质,也因为人类几乎总在不断设定新的目标,所以建成环境绝不是静止的、惰性的。 16 我们永远地、动态地、主动地与周围的地方、空间、物体感应:我们一直在用我们的整个身体,用我们的自我中心和异我中心心理定势,用我们的所有感官与建筑、公园、有或没有雕塑的广场、街道建立关系。在那场感应之舞中,我们最关注落在我们近体空间(peripersonal space)内的元素。不同于客观的度量空间,近体空间是我们建构出的一个以我们的身体为中心、以我们实际或想象够得着的最远处为边界的空间。在这个范围之外的,就是远体空间(extrapersonal space)。我们的生活事件主要在近体空间而非度量空间展开。我们是相对于对自己身体的理解,来判断落在我们近体空间内的建成环境元素的。所以,当窗户的宽度超过了我们的双臂伸展长度,就会给人宽广的感觉;门的高度远远超出我们站立着伸手够得着的高度,就会给人宏伟的感觉。

云门之所以如此迷人,原因之一在于它抹去了近体空间与远体空间之间的界限。卡普尔的雕塑就像变魔术一样,把芝加哥的天际线引入我们的近体空间,从而擦掉了所述边界,而我们以前甚至都没意识到我们生活在所述边界内。我们在千禧公园漫步时,通常会把很多注意力投向周围的功能可供点——长凳,我们打算在那儿坐着吃午餐;公园另一边的小路通向芝加哥艺术学院。进入云门的范围,我们的体验会发生变化,因为这个雕塑让我们的身体空间、我们身体周围的空间,以及世界的空间既趋同又扭曲。处于我们身体的我们,连同芝加哥整条可见的天际线,成为近体空间:一个活力满满、激发想象、引起各种陌生认知的三维世界。就这样,通过转变我们与周围环境的空间关系,云门把天际线和陌生人全部聚到我们的近体空间中,让他们全部成为我们建构自我的工具。

==========

这栋房子使我们更加意识到,我们的身体是空间里的平面物体,以激活我们的本体感觉运动系统和肌肉感觉运动系统,然后把我们身体周围的物体压入我们的近体空间。

0
《欢迎来到你的世界》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