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楼 8.9分
读书笔记 第三十一章
安东。

大多数的人信守着这样一条原则:熬过一切,活下去!将来,历史面对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坟墓问起:‘他是何许人物?’那就只能借助于普希金的诗句了:

……在我们这丑恶的世纪,

无论在哪一种自然领域里,

人都无非是暴君、叛徒或囚犯。”

奥列格哆嗦了一下。他不知道这几行诗,但其中蕴含着铭刻于人心的那种思想是毋庸置疑的,作者和真理都有血有肉。

舒卢宾举起一根粗大的指头冲着他扬起:

“普希金的诗里甚至没有给傻瓜留下一席地位,尽管他知道,世上随时可以遇到傻瓜。不,我们只能在三者之间作出抉择。

0
《癌症楼》的全部笔记 4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