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想与反驳 8.9分
读书笔记 猜想
Λύσις(吕兮思)

鉴于在网上又看到了根本没看过popper又喜欢拿可不可证伪说事儿的傻逼,决定把这段话发出来科普一下。

可证伪性只是“经验科学”的标准,popper只是在解决分界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傻逼把可证伪性当成“真理”或“意义”的标准?当然更有趣的是,这些把经验科学当成唯一真理或唯一有意义者的人,恰恰是那些喜欢从某些“经验事实”出发去构建或担保某种粗糙的形而上学、搞一些经验科学和形而上学的大联欢的人,然而这恰恰才是popper所批判的。

——————————————华丽丽的分割线——

更新:

我昨天发这个笔记的时候根本没看到邓晓芒在其《作为“大科学”的人文科学》中居然也是这样阅读的,虽然邓晓芒不是我批的那种人,甚至他就是反对经验科学至上论的,但他依然没发现popper的可证伪性是针对“经验科学”的划界问题,居然还问出“证伪主义本身可否证伪”这种可笑的话来,请问“证伪主义”能是一种“经验科学”吗?popper难道会认为“科学哲学”本身是一种“经验科学”吗?说“科学哲学是科学还是意识形态”这种可笑的话,就已经预设了只存在科学与意识形态,但首先可证伪性针对的“科学”只是“经验科学”,本来就不包括人文科学,其次popper也不是这样二分的,他依然承认形而上学的合法地位。

最后实在要吐槽一句,为什么这么多人看书都这么不认真,无论是普通文青还是专业的学术大牛?

2
《猜想与反驳》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