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经典:小黑书 第一辑 8.6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Robert

“我的名誉只能握在我自己手里,容不得他人说三道四。”——《里卡尔多·钦齐卡失去了他的妻子》薄伽丘

高尚的灵魂也会降临到穷人家里,正如一些为人主公的贵族子弟只配去喂猪一样。——《耐心的格利塞尔达》薄伽丘

他仍旧坐在床上听着,就像我自己这样,整夜整夜地,听着墙中死神守望者的声音。——《泄密的心》爱伦·坡

我说无法忍受,是因为当人们目睹自然界最荒凉萧条、最阴沉恐怖的景象时,通常会产生一种因富有诗意而令人欣慰的情愫,而此刻我的感伤却没有因这种情愫而得到丝毫解脱。——《厄谢尔府的倒塌》爱伦·坡

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根深蒂固的痛苦,像一道不死的幽光一样,把他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一切笼罩得一片昏暗。——《厄谢尔府的倒塌》爱伦·坡

他想到自己是一个平常的人,他的生活也平平常常,不由得很高兴,而且这给了他勇气。——《吻》契诃夫

“可是要知道,上帝是有的,一定是有的,而我总会死的,那就是说,我早晚得考虑灵魂,考虑永恒的生活,像奥丽雅一样。”——《大沃洛嘉和小沃洛嘉》契诃夫

“难道活生生地埋葬自己才算解决了人生问题?要知道,那是死而不生啊。”——《大沃洛嘉和小沃洛嘉》契诃夫

金钱跟白酒一样,会把人变成怪物。——《醋栗》契诃夫

强者骄横而懒惰,弱者无知而且跟牲畜那样生活着,处处都是叫人难以忍受的贫穷、拥挤、退化、酗酒、伪善、撒谎……可是偏偏所有的屋子里也好,街上也好,却一味地心平气和,安安静静。——《醋栗》契诃夫

这样的世道显然是必要的,幸福的人之所以会感到逍遥自在,显然只是因为那些不幸的人沉默地背着他们的重担,而缺了这种沉默想要幸福就办不到。这是普遍的麻木不仁。——《醋栗》契诃夫

“已经跑了这么多,现在停下来,会被人家笑话的。”——《一个人需要许多土地吗?》列夫·托尔斯泰

可能他们只是把她忘了,也可能是因为贫穷让他们生就了一副硬心肠。——《一颗简单的心》福楼拜

要抢女人,男人横竖是要给杀死的。只不过我杀人是用腰间佩的大刀,而你们杀人不用刀,单凭权力,凭金钱,往往还仅仅凭了那张伪善的嘴巴就够了。不错,血是不会流的,人还活得好好的——然而还是给杀了。想想有多么罪孽呀!谁知道究竟是你们坏还是我坏呢?——《竹林中》芥川龙之介

我目前生活在最不幸的幸福当中。——《傻子的一生》芥川龙之介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傻子的一生》芥川龙之介

他还记得,廊外的庭院中有一颗百日红,在酝酿这一场雨的天空下开着红彤彤的花。——《傻子的一生》芥川龙之介

她的脸色也很光鲜,但那完全是另外一种性质——柔媚缥缈,像是从一堆玫瑰花瓣透过来的光辉。——《萎缩的胳臂》托马斯·哈代

不仅如此,如果真能有助于找到一种可能的方法,弄清究竟,也许可以发现她在那个神秘莫测的世界里还是一个人物,比她过去自己设想过的更加了不起,这本身有时就具有一种可怕的诱惑力。——《萎缩的胳臂》托马斯·哈代

人都想有秀美的姿容。不过谈吐招人喜爱而并不多话的人,也让人整天面对都不觉得乏味。姿彩虽然炫目,德行并不相符的人,就着实令人惋惜了。——《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我对于世上男子的期许,在于有修身齐家的真才实学,长于诗赋文章,通晓和歌乐理,精通典章制度,而能够为人表率,这是最理想的。其次,工于书法,信笔挥洒皆成模样;善于歌咏,而能合乎音律节拍;对于席上别人的劝酒,如果推辞不了,也能略饮一点,以不伤应酬的和气,对于男人来说,这也是相当好的事。

事事能干却不解风情的男子,好比没有杯底的玉杯,中看不中用。

相比之下,彷徨无计、流离失所,整日里晨霜夜露、疲于奔命,既怕听父母的训诫,又担心世人的讥讽,时时刻刻心中慌乱不安,而常常孤枕难眠,这样的日子,倒是其味无穷。

只要不以为沉迷于女色,且让女子们知道自己不是随意苟且之人,就比较得体了。

——《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如果谈话的对象,意见与自己一味相同,则与自己独坐有何差异?——《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在孤灯下独坐翻书,与古人相伴,真是乐何如哉!——《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只是不管是赞扬你的人,还是诋毁你的人,在世上都待不久,替你传名得到人,也要不多久就消逝了。害怕愧对谁,希望得到谁的认可,又有什么意义呢?——《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生命的迫促,也像大火一样不会等人。无常相逼,比水火之灾还要紧迫,也更难逃脱。——《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那人又说:“怕死的话,就该爱惜生命,故理当日日享受生之愉悦。但愚驽之人忘了生命本身的愉悦,不辞劳苦地追逐身外之乐;忘了生命本身即财宝,而不顾生死地贪求身外之财,从不满足。既不知生的乐趣,有害怕死的到来,这两种情况是不会并存的。人活得不快乐,恰恰是因为不怕死;人不是不怕死,而是忘记了死就是眼前的事。只有超越了死生,才算得参透真谛。”——《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用别人的痛苦来让自己开心的人,是没有慈悲之心的人。——《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把人置于苦难之中,使其犯法,又绳之以法,真是可悲的做法。——《樱花树下的清酒》吉田兼好

铁手捏碎了暴君的头颈,

又取而代之成了暴君。

——《“我死了,我死了。”母亲说道》威廉·布莱克

“我还是快乐,又跳又唱,

爹妈就以为没把我害够,就去赞美上帝、神父和国王——

是他们在我们的苦难上建起天堂。”

——《扫烟囱的孩子》威廉·布莱克

若思想是生命、

力量和呼吸,

而思想贫乏

就等于死去,

那我就是只

幸福的蝇,

不管我活着

还是死了。

——《蝇》威廉·布莱克

我对朋友愤怒,

我表明愤怒,怒气就没了;

我对敌人愤怒,

我不予表露,这怒气长着。

我提心吊胆将它浇灌,

日夜浇灌着泪滴;

我用微笑来将它照耀,

用软软的狡诈的诡计。

它日日夜夜地生长,

终于结出了鲜亮的苹果;

我的敌人看到它闪光,

他知道那苹果属于我。

当夜色将树身遮掩,

他就溜进园子里偷食:

早晨我高兴地看到,

我的敌人在树下挺尸。

——《有毒的树》威廉·布莱克

为了欢乐而出世的鸟儿

怎能坐在笼中歌唱?

——《小学生》威廉·布莱克

一切事物都不是像人们要我们相信的那样可言传的,它们完全在一个语言从未达到过的空间;可是比一切更不可言传的是艺术品,它们是神秘的生存,它们的生命在我们无常的生命之外赓续着。——《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你向外看,是你现在最不应该做的事。没有能给你出主意,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只有一个唯一的办法。请你走向内心。——《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一件艺术品是好的,只要它是从“必要”里产生的。在它这样的根源里就含有对它的评判:别无他途。——《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我还应该向你说什么呢?我觉得一切都本其自然;归结我也只是这样劝你,静静地严肃地从你的发展中成长起来;没有比向外看和从外面等待回答更严重地伤害你的发展了,你要知道,你的问题也许只是你最深的情感在你最微妙的时刻所能回答的。——《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因为在根本出,也正是在那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上我们是无名地孤单。——《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没有一种体验是过于渺小的,就是很小的事件的开展都像是一个大的命运,并且这命运本身像是一块奇异的广大的织物,每条线都被一只无限温柔的手引来,排在另一条线旁边,千百条互相持衡。——《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艺术品都是源于无穷的寂寞,没有比批评更难望其边际的了。——《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让你的判断力静静地发展,发展跟每个进步一样,是深深地从内心出来,既不能强迫,也不能催促。一切都是时至才能产生。让每个印象与一种情感的萌芽在自身里、在暗中、在不能言说,不知不觉、个人理解所不能达到的地方完成。以深深的谦虚与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这才是艺术地生活,无论是理解或是创造,都一样。——《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像树木似的成熟,不勉强挤它的汁液,满怀信心地立在春日的暴风雨中,也不担心后边没有夏天来到。夏天终归是会来的。——《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你是这样年轻,一切都在开始,亲爱的先生,我要尽我的所能请求你,对于你心理一切的疑难要多多忍耐,要去爱这些“问题的本身”,像是爱一间锁闭了的房屋,或是一本用别种文字写成的书。现在你不要去追求那些你还不能得到的答案,因为你还不能在生活里体验到它们。一切都要亲身生活。现在你就在这些问题里“生活”吧。或者,不大注意,渐渐会有那遥远的一天,你生活到了能解答这些问题的境地。——《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凡是将来有一天许多能或能实现的事,现在寂寞的人已经可以起始准备了,用他比较确切的双手来建造。亲爱的先生,所以你要更爱你的寂寞,负担那它以悠扬的怨诉给你引来的痛苦。你说,你身边的都同你疏远了,其实这就是你周围扩大的开始。如果你的亲近都离远了,那么你的旷远已经在星空下开展得很广大;你要为你的成长欢喜,可是向那里你不能带进来一个人,要好好对待那些落在后边的人,在他们面前你要稳定自若,不要用你的怀疑苦恼他们,也不要用你的信心或欢悦惊吓他们,这是他们所不能了解的。同他们寻找一种简单而诚挚的谐和,这种谐和,任凭你自己将来怎么转变,都无须更改;要爱惜他们那种生疏方式的生活,要谅解那些进入老境的人;他们对于你i所信任的孤独是畏惧的。要避免去给那在父母与子女间常演出的戏剧增加材料;这要费去许多子女的力,消蚀许多父母的爱,纵使他们的爱不了解我们;究竟是在爱着、温暖着我们。不要向他们问计,也不要计较了解;但要相信那种为你保存下来像是一份遗产似的爱,你要相信在这爱中自有力量存在,自有一种幸福,无须脱离这个幸福才能扩大你的世界。——《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走向内心”,长时期不遇一人——这我们必须能够做到。居于寂寞,像人们在儿童时那样寂寞,成人们来来往往,跟一些好像很重要的事物纠缠,大人们是那样匆忙,可是儿童并不懂得他们在做些什么事。——《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爱的要义并不是什么倾心、献身、与第二者结合(那该是怎样的一个结合呢,如果是一种不明了,无所成就、不关重要的结合?),它对于个人是一种崇高的动力,去成熟,在自身内有所完成,去完成一个世界,是为了另一个人完成自己的世界,这对于他是一个巨大的、不让步的要求,把他选择出来,向广远召唤。青年们只应在把这当做课业去工作的意义中(“昼夜不停地探索、去锤炼”)去使用那给予他们的爱。至于倾心、献身,以及一切的结合,还不是他们的事(他们还须长时间地节省、聚集),那是最后的终点,也许是人的生活现在还几乎不能达到的境地。——《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如果我们能比我们平素的知识所能达到的地方看得更远一点,稍微越过我们预感的前哨,那么也许我们将会以比担当我们的欢悦更大的信赖去担当我们的悲哀。因为它们(悲哀)都是那些时刻,正当一些新的、陌生的事物侵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情感蜷伏于怯懦的局促的状态里,一切都退却,形成一种寂静,于是这无人认识的“新”就立在中间,沉默无语。——《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我相信几乎我们一切的悲哀都是紧张的瞬间,这时我们感到麻木,因为我们不再听到诧异的情感生存。因为我们要同这生疏的闯入者独自周旋;因为我们平素所信任的与习惯的都暂时离开了我们;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不能容我们立足的过程中。可是一旦这不期而至的新事物迈进我们的生命,走进我们的心房,在心的最深处化为无有,溶解在我们的血液中,悲哀也就因此过去了。我们再也经验不到当时的情形。这很容易使我们相信前此并没有什么发生;其实我们却是改变了,正如一所房子,走进一位新客,它改变了。我们不能说,是谁来了,我们住后也许不知道,可是有许多迹象告诉我们,在“未来”还没有发生之前,它就以这样的方式潜入我们的生命,以便在我们身内变化。所以我们在悲哀的时刻要安于寂寞,多注意,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我们的“未来”潜入我们的生命的瞬间,好像是空虚而枯僵,但与那从外边来的、为我们发生的喧嚣而意外的时刻相比,是同生命接近得多。我们悲哀时越沉静,越忍耐,越坦白,这新的事物也越深、越清晰地走进我们的生命,我们也就更好地保护它,它也就更多地成为我们自己的命运;将来有一天它“发生”了(就是说:它从我们的生命里出来向着别人走进),我们将在最内心的地方感到我们同它亲切而接近。并且这是必要的。是必要的——我们将渐渐地向那方面发展——凡是迎面而来的事,是没有生疏的,都早已属于我们了。人们已经变换过这么多运转的定义,将来会渐渐认清,我们所谓的命运是从我们“人”里出来,并不是从外边向着我们“人”走进。只因为有许多人,当命运在他们身内生存时,他们不曾把它吸收,化为己有,所以他们也认不清,有什么从他们身内出现;甚至如此生疏,他们在仓皇恐惧之际,以为命运一定是正在这时走进他们的生命,因为他们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类似的事物。正如对于太阳的运转曾经有过长期的蒙惑那样,现在人们对于未来的运转,也还在同样地自欺自蔽。其实“未来”站得很稳,亲爱的卡卜斯先生,但是我们动转在这无穷无尽的空间。——《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如果有一种悲哀在你面前出现,它是你未见过的那样广大,如果有一种不安,像光与云影似的掠过你的行为与一切工作,你不要恐惧。你必须想,那是有些事在你身边发生了;那是生活没有忘记你,它把你握在手中,它永不会让你失落。——《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请你相信:无论如何,生活是合理的。——《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里尔克

0
《企鹅经典:小黑书 第一辑》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