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下流胚 7.6分
读书笔记 情感描写真的细腻
孤独的女酒鬼

深夜,四周静悄悄地没一点儿声息,两人各自别着头不看对方,只默默的掉眼泪。 好久,如玉才抹了抹眼泪,吸吸鼻子打破了沉默:“我明天就要搬走了啊,以后大概就再不要见面了,有句话想要问你……” 邵寂言慌忙地抹去眼泪,转过头望着如玉。 如玉鼓足了勇气,假做轻松地微笑道:“你以前说的,说即便我是个活生生的姑娘也不会喜欢我,是不是真的啊……” 邵寂言心中一涩,摇了摇头,凝着如玉的眼睛,道:“如果你是个活生生的姑娘,我就娶你做媳妇儿。” 如玉想笑,可才一咧嘴笑容却被泪水淹没,一直努力压抑着得情感终于再控制不住,埋头痛哭起来。 邵寂言也跟着流泪,抬手去摸她的头发,她现在在哭,他大抵是摸不到的,可他还是忍不住的抬手过去,哪怕是落得一场 空。

0
《呸,下流胚》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