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与政治之间 8.0分
读书笔记 `
syoucyuuzhe

韦尔南的这一系列作品,《神话与政治之间》,《希腊人的神话和思想》,《古希腊的神话与宗教》,以及还有一本未译出的 Mythe et société en Grèce ancienne (《古希腊的神话与社会》),都是神话+的模式,乍看之下似乎区别并不很明显(实际上也的确有重叠),但是总的来说可以被视作是他历史心理学方法的几次变奏。这本《神话与政治之间》里专门有一章留给历史心理学,借回忆恩师,其实是梳给自己的方法论做了一次梳理辩护。虽然韦尔南在每本书的序言里差不多都会给历史心理学唱一次赞歌,但读懂这章就差不多能明白韦尔南用这么多本书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迈耶松作为一个心理学家,牵头主编《正常心理学与病理心理学学报》,把一份心理学刊物办成“各人文学科间对话的论坛”。目标在于反实验心理学,反只关注当下的心理学。但韦尔南版的迈耶松以及迈耶松历史心理学就自然而然带上了各学科大杂烩的特色。这种感觉在读《古希腊思想的起源》的时候特别明显,有的时候像是纯历史梳理、有时带点考古、讲到陶罐和出土文物,同时还有语言学式的分析、以及哲学推演,神话分析当然也不能少。总之就是哪一家都碰一点,但是哪边都不全靠。这种分析方法的源头就在于历史心理学把人视作是“处在某种地点,某种时刻的特殊人,看作投入在某种活动中,在其文明的具体环境中的人”。看重人的特殊性,因此认为希腊的理性是一个复数感念,不承认均一的、普遍的抽象人格。但是又尝试为这样一个“希腊人”画像,最后找到的出路就是去研究人的作品。

韦尔南认为作品在是创造者的行动结果的同时,还凝结了人的社会性,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媒介。(这不是和德勒兹的看法很像吗?)心理,精神,这一切都不能剥离社会性的维度来研究。所以说作品作为人的创造会反作用于人,精神史“深扎于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社会生活中”,要通过研究作品而发现。

普遍观点是韦尔南觉得纯结构主义分析方法太僵化了,轻视历史分析,但是他并没有放弃结构主义分析方法,《希腊人的神话与思想》里面对赫西俄德种族神话做的其实就是结构分析。但是列维施特劳斯的结构分析是从具体到抽象,从个别到普遍,韦尔南的结构分析是反的,拿着现成的框架(在种族神话里面是国王/战士/农民三分法,正义/暴力以及神灵分类)和文本里的结构相互比对,最后要导向的是文本的特殊性,而这一特殊性又被用历史环境的特殊来加以解释(走向马克思唯物史观)。

总体来看,韦尔南尝试复原的还是一个抽象的“希腊人”,“希腊理性人”。他的两种方法(向外呼应的结构分析,区别于巴特《论拉辛》的那种内部结构分析以及历史环境分析)都属于外部批评的范畴,拿来研究神话也就还好了,碰到赫西俄德种族神话这种有明确作者个人标记的“作品”,再这么强调创作中的目的,未免有些太忽视文本本身的文学性(poétique),忽视作者的个人力量了。关于这一点,韦尔南所做的辩护是:“希腊人的精神和心理结构是如此没有内省的部分,他们被彻底地引向外部。”

0
《神话与政治之间》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