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与意识 8.9分
读书笔记 7
NADPH

在认知神经科学的未来研究中,最激动人心的任务之一就是回答这些问题。在此,我大胆地给出一个尝试性的答案:尽管我们大部分的脑系统和其他物种相同,但是人脑的独特之处在于,人类能够使用复杂的“思维语言”来联合这些脑区。 笛卡尔在这一点上无疑是正确的:只有智人能够“通过组合词语或其他符号来向他人表达想法”。这种构成思想的能力可能是促进我们产生内心想法的关键因素。我们用符号的嵌套或者递归结构表达想法,人类的独特性正表现在这一特有的方式上。 根据这个观点,我们可以认为语言并不是交流系统,而是作为表征装置逐步进化形成的,这也和诺姆·乔姆斯基的观点一致。表征装置的主要优势在于它能够产生新的想法,这比能够与他人分享交流更为重要。我们的脑似乎具有给符号赋予任意心理表征的特殊本领,并且能将这些符号排列成全新的组合。人类全脑工作空间的独特之处可能在于它可以构造意识想法,例如“比汤姆高”、“红门的左边”或者“不给约翰”。每一个例子都结合了一些基本概念,而这些概念又属于完全不同的范畴:“高”是尺寸,“汤姆”“约翰”是人,“左”属于空间,“红”是颜色,“门”是物体,“不”是逻辑关系,“给”是动作。虽然,最初每个概念都是由不同的大脑回路编码的,但是人脑可以将它们随意拼接,不仅仅是像动物一样把它们联系起来,而是用复杂的句法组合它们。例如,这样就能细致地区分“我太太的兄弟”和“我兄弟的太太”或者“狗咬人”和“人咬狗”。 我猜测,这种思维的组合性语言是人类许多特有能力的基础,包括从设计复杂工具到创造高等数学。当涉及意识时,这种能力或许还可以解释我们精细的自我意识的来源。人类对心智有着极其敏锐的感觉,心理学家称之为“心理理论”(theory of mind),即大量的直觉规则。这让我们能表达和推断他人的想法。 的确,在人类的语言中,描写心理状态的词汇相当多。在英语最常用的10个动词中,就有6个词是代表知识、情感或者目标的,即寻找、表达、询问、看来、感觉、尝试。更重要的是,通过使用代词,我们可以用相同的结构将这些动词运用到自己和他人身上。“I”(我)是英语中使用频率排第10的词,“you”(你)是排第18的词。因此,我们表达自己知道的东西和表达他人知道的东西时使用的是相同的结构——“我认为X,但是你认为Y”。这个带有心灵主义的观点从一开始就有所显现:甚至7个月大的婴儿都能把自己知道的推广到他人所知道的42 。

0
《脑与意识》的全部笔记 4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