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货币化进程 7.9分
读书笔记 第442页
喵了个mon
一种观点和由此推出的政策含义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关键看时机。以货币政策为例,例如我闭着眼睛总讲“抽紧银根”,我说对的概率大约为一半;同理我也可以总唱一个调子——“放松银根”。总坚持一个观点的经济学家比较可爱。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有信念。还有一种经济学家总是对的,因为他们总是全面的,他们总说一方面如何如何,另一方面又如何如何。打个比方,一个人开车需要指挥,指挥者就是经济学家。于是以为经济学家这样指挥:“沿着路的中间走,既不要偏左,也不要偏右”。这位经济学家总是对的,但他的话一钱不值,因为没有任何信息量。因为开车的人需要在每一个时点上知道他现在是应向左一点,还是向右一点,还是一直向前。经济学家除了解释世界,还应当指出在一段时间内所面临的主要危险和要防止的倾向,真理总是片面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更喜欢有鲜明观点的经济学家。
引自第442页
0
《中国的货币化进程》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