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左传注(修订本) 9.8分
读书笔记 成公 十七年
Eriol

子叔声伯的这个梦,是我读左传的发端。那是一七年八月份,在浙大地质实习,这段清冷而芳香的文字无来由抓住了我,直到现在,这都是我在左传中最爱的一段。而那时的杭州,也大概是因沾染上了这种感伤的基调,在我的记忆中显得格外迷人。

隐桓庄闵,僖文宣成。宣公以至成公年间的故事可谓精彩纷呈,令人应接不暇。到了声伯去世的这一年,六卷本的《春秋左传注》已读完了三本,鲁成公作为春秋鲁君中为数不多能够平顺死亡的一位,将于明年去世;围绕夏姬的n个男人间展开的大戏算是告一段落,申公巫臣这个狠角色几乎是凭空创造出了一个南方的大国,以后我们熟知的吴国,伍子胥乃至越王勾践的故事,都要从这里找到开端;晋楚争霸的国际政治格局,虽然看来还将继续下去,但悄悄崛起的吴国又不知要如何搅动这滩浑水;范文子阻止鄢陵之战的努力失败了,他留下了一段悲伤的预言,哀切地祈死;晋国在一场胜利之后,山雨欲来,内乱将至,晋君的谥号“厉”早就为我们敲响了弑君的警钟。

回过头来看看声伯这个琼瑰之梦。

公孙婴齐,谥号声伯,是鲁宣公同母弟叔肸之子。春秋里第一次提到他的名字是在成公二年的鞌之战,但也只是一笔带过,此后的许多年里,他也一直保持着这种形象:虽在鲁为卿,但看起来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也不是多么位高权重,于是多次在我们面前一闪而过。简而言之,这不是一个太引人注目的名字。

2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的全部笔记 6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