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的质感 8.3分
读书笔记 第176页
编舟记
都市的冷漠,一直是杨德昌钟爱的主题。他热衷于讲述台北这个现代都市的利欲横流、人心不古,现在的北京、上海,像极了杨德昌《独立时代》和《麻将》里的台北。“这个国家真有钱啊”,《独立时代》里金士杰饰演的头头对王维明说,这话放在当下也异常合适。一个伟大的作者,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吹鼓手,杨德昌看到了现代社会的精神荒芜,《独立时代》通篇所讲无非两个字——虚伪。就如同台词所说,“钱是投资,情也是投资。比如说友情,友情就是一种长期投资,就像是集邮买股,就像是储蓄。亲情,亲情就是祖产。你知道文化事业像什么吗?所有这些高风险、高效率的投资,就像是爱情。”在这部电影里,我们能看到那个按捺不住的杨德昌,但也只有他,青筋暴露却仍然不让人讨厌,因为里面有着一种压抑不住的真。他真的是在困惑,在那些成吨的格言体台词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执拗而不合时宜的人,他那么孜孜不倦地跟你探讨辨析那些无用的东西。

与《牯岭街》相比,《一一》则显示了杨德昌人到中年的顿悟与宽容,如果说《牯岭街》是“世界为什么如此”式的过分清醒的痛楚,那么《一一》是“世界就是如此”的释然和怅惘。这部以婚礼开始,以葬礼结束的电影,一反杨德昌之前电影的紧绷,有着一种平和冲淡的美感。这是一部高度设计和概念化的电影,但它在杨德昌的处理下,却有着与这个世界一样的精密与自然。生与死,童年、青年、中年、老年,人生各个阶段的困惑与痛苦在这部电影里一览无余,或者说人生在世的问题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而精到地被描述,而且拨开复杂的表象,本质居然是如此简单。你可以将这部电影理解为杨德昌最悲观的一部电影,也可以理解为最乐观的一部电影,它的悲观在于它似乎领悟到人生苍凉的本质,它的乐观来源于得到答案后的笃定与踏实,知道所有一切都会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不经意间重看杨德昌的电影,会让人心生恍惚,就在并不久远的以前,有人这么炽烈地表现这个世界,如此认真地看待这个世界,却又不受某些陈腐文艺腔的污染,直到离世,作品里都带着一种要探究世界真相的天真。而我们现在,一窝蜂地奔着那些劣质快餐而去,兴高采烈地议论着制造速食品的配方,完全忘了我们也曾被一批如杨德昌般伟大的作者惯坏了胃口。
0
《虚无的质感》的全部笔记 2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