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9.6分
读书笔记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思无邪

绪论

隋唐之制度虽极广博纷复,然究析其因素,不岀三源:一曰魏、齐,二曰梁、陈,三曰魏、周。

所谓魏、齐之源者,凡江左承袭汉、魏、西晋之礼乐政刑典章文物,自东晋至南齐其间所发展变迁,而为北魏孝文帝摹仿采用,传至北齐成一大结集者是也,包括汉魏两晋,刘宋萧齐,元魏高齐各代制度精华。旧史中所谓 “汉魏” 制度及 “山东” 制度,皆指此源,一得其始,一得其终。

永嘉之乱后,中原魏晋以降之文化转移保存于凉州一隅,至北魏取凉州,而河西文化遂输入于魏,其后北魏孝文、宣武两代所制定之典章制度遂深受其影响,故此魏、齐之源其中亦有河西之一支派。

所谓梁、陈之源者,凡梁代继承创作陈氏因袭无改之制度,迄杨隋统一中国吸收采用,而传之于李唐者,即南朝后半期,王肃北奔之后,其文物制度之变迁。旧史多称之为 “梁制”。

所谓魏、周之源者,凡西魏、北周之创作有异于山东及江左之旧制,或阴为六镇鲜卑之野俗,或远承魏、晋之遗风,若就地域言之,乃关陇区内保存之旧时汉族文化,所适应鲜卑六镇势力之环境,而产生之混合品。所有旧史中关陇之新创设及依托周官诸制度皆属此类,其影响及于隋唐制度者,实较微末。故在三源之中,魏、周之源远不如其他二源之重要。

礼仪

唐以前士大夫与礼制之关系极为密切,不同于后世之空名礼制,故礼仪为唐之前政治制度一重要部分。

隋文帝继承宇文氏之遗业,其制定礼仪则不依北周之制,别采梁礼及后齐仪注。观隋文帝时修礼之人,以陇西牛弘、辛彦之为主,山东裴矩、刘焯、刘炫、李百药参修,杨素、苏威俱以宰辅资位摄领虚名,而北周修礼律之人苏绰之子苏威于修礼一事之参与尚逊于杨素。

(一) 北魏孝文汉化改革之江左因子

北魏孝文帝时,推行汉化,需摹仿南朝之典章文物,故启用刘芳、崔光、蒋少游等青齐俘虏及宋氏逋臣如刘昶之伦,以略窥自典午南迁以后之江左文物制度。

太和十七年,王肃北奔,北魏乃得东晋宋齐之最新制度发展。

(二) 河西文化

河西文化两次影响中原,一于北魏孝文帝汉化改革时,一于隋整合天下制度时。

汉代以后学校制度废弛,学术中心移于家族,而家族复限于地域,故魏、晋、南北朝之学术、宗教皆与家族、地域两点不可分离。

刘石纷乱之时,中原之地悉为战区,独河西一隅尚称治安,故其本土世家之学术既可以保存,外来避乱之儒英亦得就之传授,历时既久,其文化学术遂渐具地域性质。

河西诸国,前凉张轨、西凉李暠皆汉族世家,其本身即以经学文艺著称;后凉吕氏、南凉秃发、北凉沮渠、后秦姚兴俱非汉族,然仍欣赏汉化,擢用士人。

太武帝朝,北魏吞凉,崔浩主持引进大量河西名士入魏参与建制,如赵逸、胡方回、胡叟、宋繇、张湛、宗钦、段承根、阚骃、刘昞、赵柔、索敞、阴仲达、江式、程骏、常爽等。常爽孙常景撰后魏仪注五十卷,李暠玄孙李冲改魏初宗主督护制为三长制,皆其例也。

北魏取凉后大量河西士人入仕,但河西文化并未就此衰歇,盖因其邻近关陇地区之世家尚保存家学,故周隋两朝开创之际,亦有河西人士参与开创新制,如苏绰,苏威,牛弘,辛彦之。

(三) 后孝文时代之洛阳、邺都文化

北魏孝文帝统合河西、江左制度后,迄于高齐之末,洛阳邺都文化为魏、齐制度之主流。

北魏自道武帝入居中原,虽逐渐汉化,然其内部鲜卑旧族反对势力仍极大,故孝文帝迁都洛阳需假南征之名。宣武以后,洛阳之汉化愈深,而腐化乃愈甚,其同时之代北六镇保守胡化亦愈固,即反抗洛阳之汉化腐化力因随之而益强,故魏末六镇之乱及河阴之变,实为胡族对汉化政府之一态度表示。

其后高欢得六镇流民之大部,贺拔岳、宇文泰得其少数,东西两国俱以六镇流民创业,表面北朝之汉化政策被逆转为胡化,其实周齐两国汉化过程并未间断。

高欢本身,生于六镇,虽极度胡化,然其渤海世家即使依托,亦因以与当日代表汉化之山东士族如渤海高氏、封氏及清河博陵崔氏等不得不发生关系。其子澄尤为汉化。

高氏父子执东魏政,即选用杨愔、王昕、王晞、邢邵、魏收等人。洛阳文物人才虽经契胡之残毁,其遗烬由高氏父子之收掇,更得以恢复烬盛于邺都。魏孝文以来,文化之正统仍在山东,遥与江左南朝并为衣冠礼乐之所萃。

宇文泰则得苏绰以关陇为文化本位,虚饰周官旧文以适鲜卑风俗,另立文化正朔。然至北周武帝并齐后,北周文饰之制迅速为山东齐制所染化。

开隋之初修撰礼制之人,多为齐人,如修齐礼之薛道衡、王劭,及裴矩、刘焯、刘炫、李百药等。百药更复于唐贞观世修定唐礼。

(四) 梁、陈之源

隋仁寿二年修定五礼诸臣中,许善心、虞世基、明克让、裴政、袁朗等,俱属于梁陈系统者也。

明克让、裴政俱以江陵俘虏入西魏;明克让之父明山宾为梁代修定仪注之人;裴政为南朝将门及刑律世家,入周后曾助苏绰、卢辩摹仿周礼,为宇文泰文饰胡制。

许善心以陈末聘使值国灭而不归,其身世与庾信相似;虞世基、袁朗在陈时即有才名,皆为南朝之名士,而家世以学业显于梁陈之时者也。

(五) 隋、唐之礼制传承

隋文帝虽受周禅,其礼制多不上袭北周,而转仿北齐或更采江左萧梁之旧典,与其政权之授受,王业之继承,迥然不同。

而李唐之继杨隋,唐高祖时固全袭隋礼,太宗时制定之贞观礼,即据隋礼略有增省,其后高宗时制定之显庆礼,亦不能脱此范围,玄宗时制定之开元礼,乃折中贞观、显庆二礼者,故亦仍间接袭用隋礼也。

都城建筑

(一) 北魏孝文洛阳规划之渊源

京师,秦之咸阳,汉之长安也,宫在城南,市在城北。隋开皇二年,自汉长安故城东南移二十里,置新都大兴城,宫在城北,市在城南。其宫市之位置与前此之长安不同,乃受北魏孝文营建之洛阳都城及东魏、北齐之邺都南城之影响也。而太和洛阳新都之制度又与江左、河西及平城故都皆有关。

孝文帝遣蒋少游使江左,摹拟建康宫阙。但恐少游所摹拟或比较者,仅限于建康宫殿本身,如其量准洛阳魏晋庙殿之例,而非都城全部之计划。

平城旧都规制必有影响于洛阳新都,自无疑义,但当日平城宫城规制颇不易考知,只知宫城在平城西北角。

洛阳本为西晋首都旧址,欲取城南伊洛二川之水道运输便利,则必要置市于城南。

北魏主建洛阳新都之人为李冲,西凉李暠之后也。前后凉之姑臧城,北宫南市,疑为张轨在匈奴城市之上因地制宜之结果,后为河西模范标准之城邑。此亦可为北魏洛阳规划之一因。

(二) 隋代长安规划与北齐及西胡之渊源

东魏邺都南城及隋代大兴即唐代长安制度邑建置全部只受北魏洛都之影响,此乃文化染习及师承问题,与个人家世及性质无涉。故修建邺都南城之高隆之为汉种,计划大兴新都之宇文恺为胡族,种族纵殊,性质或别,但同为北魏洛都文化系统之继承人及摹拟者。

当时之所谓胡人汉人,大抵以胡化汉化而不以胡种汉种为分别,即文化之关系较重而种族之关系较轻。

隋代营建大兴新都城即后来唐代长安城诸人,除贺娄子干及宇文恺外,高颎、刘龙及高龙叉即高乂,或家世久居山东,或本为北齐宗室及遗臣,俱可谓洛阳邺都系文化之产物。高颎、贺娄子干为文武高官挂职,故邺都南城之制即太和洛阳之遗,必至少由刘龙、高乂二人输入于隋。至于宇文恺一人盖与山东地域无关,则隋代西胡技术人才以工艺输入汉文化之一例。

隋代三大技术家宇文恺、阎毗、何稠,俱含有西域胡族血统。其时西胡之技术与工艺显优于东胡。

北周宇文护小字萨保,显出典于火祆教,其母为阎氏女。而阎氏家世出于西域,曾为敦煌镇都大将。故阎氏必与西域胡族有关。

至于宇文恺虽氏族出自东北,而世居西北夏州数代,文化上必更近西胡。

职官

(一) 北周制度之过渡性与两面性

宇文泰所以令苏绰、卢辩等摹仿周贯之故及其制度实非普遍与全体,而仅限于中央文官制度一部分。

中央政府之吏部夺取地方政府州郡县令自辟之权,以及县佐之回避本郡,均始于北齐,推行于隋。此隋代政治中央集权之一特征也。

关陇文化本位之政策,其作用既能文饰辅助其物质即整军务农政策之进行,更可以维系其关陇辖境以内之胡汉诸族之人心,使其融合成为一家,以关陇地域为本位之坚强团体。要言之,即阳传周礼经典制度之文,阴适关陇胡汉现状之实而已。

北周制度之成败所以与新莽、北宋熙宁二代不同者,正以其并非徒泥周官之旧文,实仅利用其名号,以暗合其当日现状,故能收摹仿之功用,而少滞格不通之弊害,终以出于一时之权宜,故创制未久,子孙已不能奉行,逐渐改移,还依汉魏之旧,渐与山东、江左混同。

北周明帝时已改天王之号,遵秦汉称皇帝,盖民间习于皇帝之称已久,天王之称不足以威天下也。

北周大统十一年,苏绰作大诰。然查武成元年后之诏书,其体已渐同晋后之文,无复苏绰所仿周诰之形似。

北周所以虽效周礼以建官,大致亦仅限于中央政府之文官而已,而地方政府仍用郡县之制,军事则用府兵番卫制,集大权于中央,封爵只为虚名,绝无成周封建之形似也。

(二) 唐六典

唐代职官乃承附北魏太和、高齐、杨隋之系统,而宇文氏之官制除极少数外,原非所因袭。开元时所修六典乃牵强附会古书体裁以粉饰太平,与实际职官设置几无关。

故以徐坚之学术经验,七次修书,独于此无从措手,后来修书学士不得已乃取唐代令式分入六司,勉强迁就,然犹用功历年,始得毕事。

刑律

律令性质本极近似,不过一偏于消极方面,一偏于积极方面而已,律以定罪名,令以存事制。《新唐书伍陆刑法志序》云:唐之刑书有四:曰律、令、格、式。令者,尊卑贵贱之等数,国家之制度也。格者,百官有司之所常行之事也。式者,其所常守之法也。

古代礼律关系密切,而司马氏以东汉末年之儒学大族创建晋室,统制中国,其所制定之刑律尤为儒家化,既为南朝历代所因袭,北魏改律,复采用之,辗转嬗蜕,经由齐隋,以至于唐,实为华夏刑律不祧之正统。

隋唐刑律之渊源,其大体固与礼仪、职官相同,然亦有略异二端:

一,元魏正始以后之刑律虽其所采用者谅止于南朝前期,但律学在江东无甚发展,宋齐时代之律学仍两晋之故物也。

二,北魏之初入中原,其议律之臣乃山东士族,颇传汉代之律学,与江左之专守晋律者有所不同,及正始定律,既兼采江左,而其中河西之因子即魏晋文化在凉州之遗留及发展者,特为显著,故元魏之刑律取精用宏,转胜于江左承用之西晋旧律,此点与礼仪、职官诸制度之演变稍异者也。

(一) 南朝律学

南朝前期之宋齐二代既承用晋律,其后期之梁律复基于王植之之集注张斐、杜预晋律,而陈律又几全同于梁律,则南朝前后期刑律之变迁甚少。

北魏正始制定律令,南士刘芳为主议之人,芳之入北在刘宋之世,则其所采自南朝者虽应在梁以前,但实与梁以后无大差异。又裴政本以江陵梁俘入仕北朝,史言其定隋律时下采及梁代,然则南朝后期之变迁发展当亦可浸入其中,恐止为极少之限度,不足轻重耳。

(二) 北魏律学之渊源

孝文太和前,北魏侵入中原未久,其刑律议定者为崔宏、崔浩父子,此二人乃北魏汉人士族代表及中原学术中心也。崔浩,深通汉律者也。又崔浩与胡方回有关,方回出自西北,乃永嘉之后保持汉魏晋学术之地域,故方回之律学,当亦汉律之系统。高允在北魏为崔浩之外第一通儒,史称其尤好春秋公羊,考汉儒多以公羊春秋决狱,则其学术正是汉儒之嫡传无疑。

孝文帝太和时改定刑律共有二次,第一次所定者恐大抵为修改旧文,使从经典,其所采用之因子似与前时所定者无甚不同,其议律之人如高允、高闾等皆中原儒士,保持汉代学术之遗风者。第二次之所定,则河西因子特为显著,江左因子不足。

宣武帝正始定律,河西与江左二因子俱关重要,于是元魏之律遂汇集中原、河西、江左三大文化因子于一炉而治之。

正始主修律议者,刘芳、常景二人也。刘芳本南朝士族以俘虏入魏,其律学自属江左系统。常爽、常景父子之家世本出凉州,爽为当日大师,代表河西文化,景之起家为律博士,尤足征刑律为其家世之学也。

北魏刑律实综汇中原士族仅传之汉学,及永嘉乱后河西流寓儒者所保持或发展之汉魏晋文化,并加以江左所承西晋以来之律学,取精用宏,宜其经由北齐,至于隋唐,成为二千年来东亚刑律之准则也。

音乐

隋唐雅乐之渊源,多同于其礼仪。

隋制雅乐,实采江东之旧,盖雅乐系统实由梁陈而传之于隋也。其中议乐诸臣多是南朝旧人,姚察、颜之推、刘臻皆江左士族,梁陈旧臣,宜之推请依梁旧事,以考古典,察、臻等议定隋乐,以所获梁陈乐人备研校。

隋唐胡乐之渊源,虽有唐代直接输入之胡乐,及隋代郑译七调出于北周武帝时龟兹人苏袛婆之类;然唐之胡乐多因于隋,隋之胡乐又多传自北齐,而北齐胡乐之盛实由承袭北魏洛阳之胡化所致。

隋代上自宫廷,下至民众,实际上最流行之音乐,龟兹乐是也。考龟兹乐多传自北齐,如曹妙达者,固是齐人也。

北魏洛阳既有万余家之归化西域胡人居住,其后东魏迁邺,此类胡人亦随之迁徙,故而北齐邺都西域胡化尤其胡乐极盛。北齐宫廷胡小儿甚多,为政治上一大势力,而西域文化如音乐之类北齐如是之盛。

兵制

府兵之制起于西魏大统,废于唐之天宝,前后凡二百年,其间变易增损者颇亦多矣,为一前后大异之制度。

(一) 西魏八柱国制

北魏孝庄帝以尔朱荣有翊戴之功,拜荣柱国大将军,位在丞相上。荣败后,此官遂废。西魏大统三年,魏文帝复以宇文泰建中兴之业,始命为之。其后功参佐命、望实俱重者亦居此职,自大统十六年已前任者凡有八人。宇文泰总督中外军事,广陵王元欣为宗室代表,此外六人各督二大将军,分掌禁旅,当时荣盛莫与为比,故今之称门阀者咸推八柱国家。

宇文泰最初之创制,实以鲜卑旧俗为依归;其有异于鲜卑之制而适符于周官之文者,乃黑獭别有利用之处,特取周官为缘饰之具耳。八柱国者,摹拟鲜卑旧时八国即八部之制者也。

宇文泰初起时,本非当日关陇诸军之主帅,实与其他柱国若赵贵辈处于同等地位,适以机会为贵等所推耳。

八柱国之设,虽为摹仿鲜卑昔日八部之制,而宇文泰既思提高一己之地位,不与其柱国相等,又不欲元魏宗室实握兵权,故虽存八柱国之名,而以六柱国分统府兵,以比附于周官六军之制。

宇文泰分其境内之兵,以属赵贵诸人,本当日事势有以致之,殊非其本意也。故遇机会,必利用之,以渐收其他柱国之兵权,而扩大己身之实力。西魏废帝元年,李虎卒,达奚武以攻取韩中之功应继虎之后任为柱国,而武让于元子孝。盖武殆窥见宇文泰之野心,欲以宗室占据虚位,暗以亲信控制李虎部,增强实力矣。

此亲信之人应为阎庆是也。此人素为李虎部下,与宇文氏亦有戚谊。

府兵之制,其初起时实摹拟鲜卑部落旧制,而部落酋长对于部内有直辖之权,对于部外具独立之势。宇文泰与赵贵等并肩同起,偶为所推,遂居其上,自不得不用八柱国之虚制,而以六柱国分统诸兵。后因李虎先死之故,并取其兵,得扩张实力,以慑服其同起之酋帅。但在宇文氏创业之时,依当时鲜卑旧日观念,其兵士尚分属于各军将,而不直隶于君主。若改移此部属之观念,及变革此独立之制度,乃宇文泰所未竟之业,而有待于后继者之完成者也。

(二)西魏府兵制至唐代府兵制之过渡

宇文泰之建国,兼采鲜卑部落之制及汉族城郭之制,其府兵与农民迥然不同,而在境内为一特殊集团及阶级,兵农分离。鲜卑六镇之胡汉混合种类及山东汉族武人之从入关者固为贵族,即西魏大统九年在关陇所增收编募者,亦止限于中等以上豪富之家,绝无下级平民参加于其间。

北周武帝改军士为侍官,即变更府兵之部属观念,使其直隶于君王,以更鲜卑部落思想。最初府兵制下之将卒皆被改为胡姓,即同胡人。武帝募百姓充之,改其民籍为兵籍,进行府兵之扩大化与平民化。

武帝经四年而周灭齐,又四年而隋代周,其间时间甚短,然高齐文化制度影响于战胜之周及继周之隋者至深且巨,府兵制之由西魏制而变为唐代制即在此时期渐次完成者也。

隋代府兵制变革之趋向,在较周武帝更进一步之君主直辖化即禁卫军化,及征调扩大化即兵农合一化而已。隋文帝改回八柱国之鲜卑姓为汉姓,改魏周十二大将为隋之十二卫。

府兵制之前期为鲜卑兵制,为大体兵农分离制,为部酋分属制,为特殊贵族制;其后期为华夏兵制,为大体兵农合一制,为君主直辖制,为比较平民制。其前后两期分画之界限,则在隋代。周文帝、苏绰则府兵制创建之人,周武帝、隋文帝其变革之人,唐玄宗、张说其废止之人,而唐之高祖、太宗在此制度创建、变革、废止之三阶段中,恐俱无特殊地位者也。

财政

继南北朝正统之唐代,其中央财政制度之渐次江南地方化,易言之,即南朝化,及前时西北一隅之地方制转变为中央政府之制度,易言之,即河西地方化二事,盖此二者皆系统渊源之范围也。

考此二事转变之枢纽在武则天及唐玄宗二代,与兵制选举及其他政治社会之变革亦俱在此时者相同也。

(一) 中央制度之江南地方化

南朝与北朝经济之最大不同点在北朝政府保有广大之国有之土地。此盖承永嘉以后北方战乱所致。故北朝可以有均给民田之制,而南朝无之也。南朝较为和平,故社会经济情形比较北朝为进步,而其国家财政制度亦较为进步。

北朝俱有均田之制,魏、齐、隋、唐之田制实同一系统,而南朝则无均田之制,其国用注重于关市之税,北朝虽晚期亦征关市之税,然与南朝此税之地位其轻重颇有不同。

隋虽统一南北,而为时甚短,又经隋末之扰乱,社会经济之进步亦为之停顿,直至唐高宗武则天之世,生养休息约经半世纪之久,社会经济逐渐进展,约再历半世纪,至玄宗之时,则进展之程度几达最高度。夫唐代之国家财政制度本为北朝之系统,而北朝之社会经济较南朝为落后,至唐代社会经济之发展渐超越北朝旧日之限度,而达到南朝当时之历程时,则其国家财政制度不能不随之以演进。

唐代之新财政制度,初视之似为当时政府一二人所特制,实则本为南朝之旧制。盖南朝虽为北朝所并灭,其遗制当仍保存于地方之一隅,迨经过长久之期间,唐代所统治之北朝旧区域,其经济发展既与南朝相等,则中央政府遂取用旧日南朝旧制之保存于江南地方者而施行之,前所谓唐代制度之江南地方化者,即指此言也。

(二)中央制度之河西地方化

河陇区域在北朝区域内本为文化甚高区域,但除文化一端外,其地域在中州之西北隅,与西北诸外族邻接,历来亦为国防军事之要区。唐代继承宇文泰关中本位之政策,西北边疆本重于东北,至于玄宗之世,对于东北更取消极维持之政策,而对于西北,则取积极进展之政策。

西北一隅历代为边防要地,其地方传统之财政经济制度经长久之演进,颇能适合国防要地之环境。唐玄宗既对西北边疆采军事积极政策,则此河湟地方传统有效之制度实有扩大推广而改为中央政府制度之需要,此即前所谓唐代制度之河西地方化也。

(三) 和籴与回造纳布 - 中唐制度河西地方化及江南地方化之两例

中唐时,关中粮食产量不足供给关中人口,裴耀卿制转运江淮变造等农产品入关之政策以暂缓之。

西北宿重兵,其地早行和籴。贞观时,西北行义仓之制,至中唐已变为一种赋税。

牛仙客以西北边隅之土著,致力于其地方之足食足兵之政略,而大显成效,遂特受奖擢,俾执中央政权。牛氏于关中用和籴法,盖因其早年仕河湟时已谙熟此法也。则和籴为中央制度河西地方化之一例。

玄宗既用牛仙客和籴之法,关中经济可以自给,则转运江淮变造等农产品成为不必要。但江淮之农产品虽不需,而其代替农产品可作财货以供和籴收购之(麻)布,则仍须输入京师,藉之充实关中财富力量也。

唐代自开国以来其人民所缴纳之租本应为粟,今改而为布,乃国家财政制度上之一大变革。则回造纳布为中央制度江南地方化之一例。

北朝历次礼仪、职官、刑律改革简表

北魏

北魏初入中原,其议律之臣乃山东士族,首为崔宏、崔浩父子,颇传汉代之律学。

孝文太和时,第一次改定刑律大抵为修改旧文,使从经典。第二次之所定,则河西因子特为显著。

太和十七年,王肃北奔入魏。

宣武正始时,刘芳、常景二人定新律,集中原、河西、江左三大文化因子为一。

北魏都洛之末年,常景作后魏仪注五十卷。

北齐

天保年间,魏收掌管诏诰,总议监五礼事,参与修定律令。

武平初年,薛道衡、李德林等学者修订齐仪注二百九十卷。

西魏/北周

大统七年,苏绰制《六条诏书》。大统十年,苏绰增删新制五卷,颁布天下。

大统十一年,苏绰作《大诰》,又据周礼改定官制。苏绰死后,卢辩继续完成他根据周礼制定的六官制。

开皇三年,牛弘定开皇律十二篇,五百条。

仁寿二年,修撰五礼之人中包括陇西人士牛弘、辛彦之;北齐人士薛道衡、王劭、裴矩、刘焯、刘炫、李百药等;梁陈人士许善心、虞世基、明克让、裴政、袁朗等。

太宗朝,李百药制贞观礼,即据隋礼略有增省。

高宗朝,制显庆礼,亦不能脱此范围。

玄宗朝,制开元礼,乃折中贞观、显庆二礼者。

北朝诸代世系简表

北魏

道武帝拓跋珪 (代王拓跋什翼犍之孙,登国 皇始 天兴 天赐 共23年)

明元帝拓跋嗣 (道武帝长子,永兴 神瑞 泰常 共14年)

太武帝拓跋焘 (明元帝长子,始光 神䴥 延和 太延 太平真君 正平 共28年)

南安隐王拓跋余 (太武帝之子,承平 1年)

景穆帝拓跋晃 (太武帝长子,追尊)

文成帝拓跋濬 (景穆太子长子 妻文明皇后冯氏 其祖北燕长乐冯氏,兴安 兴光 太安 和平 共13年)

献文帝拓跋弘 (文成帝长子,天安 皇兴 共5年)

孝文帝元宏 (献文帝长子,延兴 承明 太和 共28年)

宣武帝元恪 (孝文帝次子 妻灵皇后胡氏,景明 正始 永平 延昌 共15年)

孝明帝元诩 (宣武帝次子,熙平 神龟 正光 孝昌 武泰 共13年)

幼主元氏 (孝明帝女婴,即位1天后废黜)

元钊 (孝文帝曾孙 临洮王元宝晖之子 三岁小儿,武泰 1年)

孝庄帝元子攸 (献文帝之孙 彭城王元勰第三子,武泰 建义 永安 共3年)

东海王元晔 (景穆太子曾孙,建明 1年)

节闵帝元恭 (献文帝之孙 广陵惠王元羽之子,普泰 1年)

安定王元朗(景穆太子玄孙 章武王元融之子,中兴 1年)

孝武帝元修(一说元脩 孝文帝之孙 广平武穆王元怀第三子,太昌 永兴 永熙 共3年)

东魏

孝静帝元善见(孝文帝曾孙,天平 元象 兴和 武定 共16年)

北齐

神武帝高欢 (追谥)

文襄帝高澄 (高欢长子 东魏大丞相 追谥)

文宣帝高洋 (高欢次子, 天保 10年)

愍悼王高殷 (高洋长子, 乾明 1年)

孝昭帝高演 (高欢第六子, 皇建 1年)

武成帝高湛 (高欢第九子, 太宁 河清 共4年)

后主高纬 (高湛长子, 天统 武平 隆化 共11年)

西魏

文景帝元愉 (孝文帝第三子 京兆王 追谥)

文帝元宝炬 (元愉第三子,大统 16年)

元钦 (元宝炬长子 3年)

恭帝拓跋廓 (元宝炬四子 4年)

北周

文帝宇文泰 (追谥)

孝闵帝宇文觉 (宇文泰第三子 周天王 追谥,1年)

明帝宇文毓 (宇文泰庶长子,武成 3年)

武帝宇文邕 (宇文泰第四子,保定 天和 建德 宣政 共18年)

宣帝宇文赟 (宇文邕长子,大成 1年)

静帝宇文阐 (宇文赟长子,大象 大定 共3年)

杨忠 (西魏十二大将军之一 后升柱国)

文帝杨坚 (北周柱国 国丈,开皇 仁寿 共24年)

炀帝杨广 (文帝次子,大业 15年)

0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