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的社会 8.6分
读书笔记 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人
林檎
我们之所以可以恰当地把现代称之为焦虑的时代,主要是因为这种焦虑产生于缺乏自我感。因为「我是你所希望的我」——我就不是我了;我感到不安,依赖他人的认可,总想取悦于他人。异化的人一旦怀疑自己没有与他人协调一致,就会感到自卑,因为他的价值感建立在求同赐予的赞同之上。自然地,在他的自我感觉、自我估价之中,他会感到威胁,威胁来自一切可以被怀疑为离经叛道的感情、思想与行动。但是,因为他是人而不是一部自动机器,因此他不可能不偏离常轨,于是,*他必定随时害怕别人不赞同他*。这样一来,他不得不更尽心尽力去求同,争取别人赞同,为成功而奋斗。不是良心给了他力量与安全感,而是那种千万别与群体失去联系的感觉促使他前进,让他感到安全。
0
《健全的社会》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