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劳动与社会统治 8.2分
读书笔记 译者序
瓮牖绳枢之子
译者序 一 莫伊舍·普殊同(Moishe Postone,1942—2018),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博士,长期执教于芝加哥大学历史系,并任托马斯·E. 唐纳利(Thomas E. Donnelley)讲席教授。此外,他曾任芝加哥当代理论中心联合主任之一、犹太研究中心委员会成员,以及《社会学理论》(Sociological Theory)、《历史与记忆》(History and Memory)、《星座:批判与民主理论国际期刊》(Constellations: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ritical and Democratic Theory)、《哲学与地理》(Philosophy and Geography)和《历史唯物主义》(Historical Materialism)等多家重要学术期刊的编委。普殊同的主要工作集中于对19至20 世纪欧洲思想史与批判理论的研究,尤其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反犹主义以及战后德国的记忆与认同问题的批判与研究。 普殊同是当代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之一,他的代表作《时间、劳动与社会统治:马克思的批判理论再阐释》萌芽于20 世纪70 年代西方激进社会运动逐渐落潮的历史语境中,经历了约二十年的撰写与修订后于1993 年出版,随即获得美国社会学学会的理论著作奖,并被普遍认为是当代最为严谨、精深的对马克思的批判理论的再阐释之一。在戴维·麦克莱伦(David McLellan)看来,此书是自大卫·哈维(David Harvey)的《资本的限度》(The Limits to Capital,1982)以来,对马克思的成熟期政治经济理论所展开的最出色分析。齐泽克则将普殊同称为当代为数不多的真正尝试对政治经济学予以批判的理论家之一。 普殊同此著以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以下简称《大纲》)的阅读为起点,结合当代资本主义在20 世纪60 年代以后的发展状况,一方面对马克思的《大纲》及后来的《资本论》中的一些核心范畴——如劳动、商品、价值和资本等——进行更为严格的说明,另一方面也对以法兰克福学派为代表的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阐释(尤其是霍克海姆、波洛克和哈贝马斯的著作)加以评说或是批判。普殊同指出,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错误地认为,在马克思的论述中,“劳动”是一种超历史的、普遍存在于一切社会形式中的社会活动。因此,在他们那里,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变成了从劳动的角度出发,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方式(如市场和私有制)进行批判。 与此相对,普殊同认为马克思笔下的“劳动”所指的是具有历史特殊性的资本主义劳动,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不仅是对分配方式的批判,也是对生产方式,是对资本主义劳动本身的批判。根据这一全新阐释,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不仅在于市场机制和私有财产,更在于一种由资本主义劳动本身所产生的非个人的社会统治形式。无产阶级劳动和工业生产过程应该被理解为这种统治的表现方式,而不是人类解放的手段。这一再阐释带来了对现代社会生活的历史运动特质的批判性分析。这一分析将现代社会中的经济发展形式和社会劳动结构与居于资本主义心脏处的异化和统治联系了起来。普殊同指出,这样一种重构将为一种更加适用于20 世纪晚期资本主义的批判性社会理论奠定基础。 二 从2012 年读完全书开始动笔算起,本书的翻译算是经历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其中颇多变故,不足为外人道。但这也给我留出了充分的时间,去向师友请益。在译稿修订的过程中,新伟、王晴、任致均等阅读了部分章节并提出了许多中肯的意见;文哲凯(Jake Werner)通读了全文,作为普殊同的学生,他在许多关键概念上为我提供了详细的解释。责编张文华在审订过程中细心纠正了我的诸多疏漏。对于他们的帮助,我深致谢忱。 2012 年夏天,普殊同教授应邀在华东师范大学以“主体与社会理论:马克思与卢卡奇论黑格尔”为题做了一场讲座。讲座结束后,在慕唯仁(Viren Murthy)教授的帮助下,我有幸与新伟、文哲凯一起对普殊同教授进行了一次访谈。在访谈中,普殊同教授不仅澄清了书中的一些论述关节与要旨,同时也介绍了促使他写作本书的现实的政治、经济与理论背景。之后,我将访谈稿整理成文,以“重读马克思:关于‘时间’与‘劳动’的省思——Postone 教授访谈”为题发表在2012 年第5 期的《杭州师范大学学报》上。对于想要初步了解普殊同教授的理论脉络及其问题意识的读者,此文是一个很好的参照。 以上这些帮助使我得以大致把握此著的基本内容,但就译稿本身而言,还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在原书中,作者经常使用斜体、首字母大写等格式来强调某些重点或表达一些特定意涵——譬如用大写的Critical Theory 来指代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以区别于用小写的critical theory所指代的一般的具有批判性的理论。在译稿中,原著中斜体的部分依旧用斜体表示,原著中首字母大写的部分则用加粗的方式来表示。 第二,本书是以重新阐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及《资本论》中的一些核心范畴来展开其论述的。因此,译稿中涉及马克思的引文或是他所使用的概念的部分,我均尽量严格对应到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的译法,以方便中文世界中的马克思研究者参阅,并希望能够引起进一步的讨论。 三 从2011 年夏天到2013 年年初,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坐长长的地铁跑到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和从上海其他各个角落跑来的朋友们一起,读马克思。其间有许多人中途加入继而离开:途经上海的学生或学者、满心好奇的媒体记者、周末无事的家庭主妇、热衷政治的中年男子等,但读书会的主体成员终究坚持了下来。用了约一年半的时间,我们读完了《资本论》的第一卷。阅读进展得很缓慢,也很笨拙:朗读一段,停下来讨论,随后再朗读下一段,再讨论。涉及的问题也细琐而纠缠,一点也不“理论”,一点也不“总体性”。然而,在翻译此书的过程中,我却常常想起这些讨论,想起由这些讨论串联起的生活,以及在这些生活中结下的友谊。我愿将这里的劳作视为对这些讨论的一个延宕太久的回应,并希望这样的讨论可以继续。 康 凌 2018 年12 月
引自 译者序

0
《时间、劳动与社会统治》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