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己卯本 9.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兼忘之城

(转)这部己卯本后来归了陶洙,陶洙何时收到此书的,我们也不得而知,但他在己卯本上有五段署年的题记,最早的纪年是一九三六年丙子,共三条,其次是一九四七年丁亥,最后一条是一九四九年旧历正月初七日(己丑人日),他是何时收到此书的,我们无法确知,或许就是一九三六年他最初加题记的时候,陶洙收到此书时,已残缺得很厉害,据他的记载,此抄本残存一至二十回、三十一回至四十回、六十一回至七十回,内六十四、六十七回原缺,已由武裕庵抄补。武裕庵大概是嘉、道时人。这就是说,陶洙收藏此书时,实际上此书已残存三十八回,其中首回还残三页半,第十回残一页半,加上武裕庵抄配的两回,也只有四十回。

陶洙在收到此书后,就进行了校录补抄,一是补足了首回和第十回的残页,二是据庚辰本抄补了二十一回至三十回,三是用蓝笔过录了甲戌本的全部批语和凡例,用朱笔过录了庚辰本的全部批语,并用甲戌、庚辰两本校改了己卯本。陶洙进行这项工作,其目的当然是为了使这部残缺的书得以抄补齐全;但他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就把己卯本的原貌全部破坏了。尤其是他用朱笔校改己卯本的墨抄正文部分,与己卯本上原有朱笔旁改的文字很难悉数区别,这样就给这部书的硏究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这当然是他始料不及的。幸亏陶洙精细地留下了此书残存回目和页数的记录,也留下了他用甲戌本、庚辰本抄补情况的详细记录,还注明了抄录不同抄本时所用不同的颜色,所以我们要加以区别还不算太困难。比较麻烦的是用朱笔校补到己卯本上的庚辰本的文字,与己卯本上原有的朱笔旁改文字一时难以区别,这就要硏究者细心地去辨认了。至于完全是由他补抄的部分,如二十一回至三十回这十回,己卯本只字俱无,全从庚辰本上过录,而且还多有抄误。现庚辰本早已影印出版,研究者可以直接用庚辰本,无须再用此转抄的文字了。其它如用蓝色抄补的甲戌本上的文字,研究者也可一望而知是甲戌本的文字,与己卯本无关,也可以不必为它浪费时间。

0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己卯本》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