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9.6分
读书笔记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思无邪

1. 统治阶级之变迁

有唐一代三百年统治阶级之升降变迁,即是关陇集团之兴衰分化。唐初皇室及将相皆出自关陇集团,胡汉文武兼备,为唯一统治阶级,故凝聚及向心力极强。武曌欲消灭唐室势力,遂以科举制破格用人,渐毁府兵制,破坏关陇集团。

玄宗时,关陇集团被破坏,皇室与士大夫及将帅始为不同阶级。士大夫由文辞科举出,边镇将帅则多为胡人,将相文武胡汉遂分歧不可复合,乃至河朔藩镇终独立于中央。

宦官亦成为另一统治阶级,拥挟皇室,掌握禁军,与外廷之士大夫相对抗。

2. 政治革命与党争

唐代政治革命可分为中央政治革命及地方政治革命两种。初唐,关中本位制度尚未衰败,执关中可宰全国,故只有中央政治革命可成。而中央政治革命之成败在于宫城北门玄武门之控制权。至玄宗朝,关中本位制度被破坏,安史之乱成为唐代首次半成功之地方政治革命。

武曌玄宗之后,大量山东江左人士入仕,其中更分为旧山东士族与以进士科举晋身之新兴阶级。宪宗朝起,牛李两党以科第而分,牛党重科举,李党重门第。

中晚唐之政治革命主要为内廷宦官派系间争取皇位继承权。士大夫党争乃宦官派争之附属品及反射倒影。至唐末内廷宦官与外廷士大夫各自结成一片互相对抗,终俱亡于藩镇之朱全忠。

3. 中土与外族之盛衰

外族盛衰之连环性者,即某外族不独与唐室统治之中国接触,同时亦与其他外族有关,其他外族之崛起或可导致此外族之衰落。如突厥之覆与回纥之兴,回纥之衰与黠戛斯之崛起。

中土与某外族间斗争之成败,取决于两国各自之内政情况及此时其他毗邻外族之兴衰强弱。此或可解释盛唐时不可获得之地,反于晚唐国力渐衰之时所光复。

有唐一代凡两百年间,为拒吐蕃而保关陇,中土之军事重心皆在西部乃至西域,故对辽东高丽持消极政策。

上篇 统治阶级之氏族及其升降

(一) 李唐王室宗系考证

唐室自述之宗系不可信。唐室自称为十六国西凉李暠之正支后裔。唐室宗系表中李暠之孙李重耳与《宋书柳元景传》之李初古拔,《魏书薛安都传》之李拔疑为一人。

李唐王室应出自山东赵郡赞皇李氏,应为赵郡李氏之破落户或假冒牌。

李氏世为北魏汉将,西魏入关后改诸有功之汉将为胡姓,故改山东赵郡郡望为关中陇西郡望。李虎死后追封唐国公,盖取义于中山巨鹿等地之旧称唐县。

李唐血统本为汉人,与胡族通婚应起于李昞之妻独孤氏。

(二) 关中本位政策与关陇集团之建立

河阴之变后,北魏六镇之兵大部为高欢所得,仅少部为宇文泰所得西迁入关,故宇文泰需制造一精神信仰,同关东中州故地及江左萧氏正朔相抗衡。前秦苻坚及北魏孝文帝欲以全盘汉化解决此问题,故需南征以取江左文化正朔。宇文泰之新途径为依托割据之关中地,托古自称为汉文化发源之地,另立正朔,此为所谓“关中本位政策”。

“关中本位政策”包括兵制之府兵制及官制之周官,改诸西迁有功汉将之郡望,亦为一例。

此举可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改西迁诸汉将之关东郡望为关中郡望,以绝其乡土之思,并附会其家世于六镇,故李唐王室自称其先祖世镇武川;第二阶段使诸汉将继承鲜卑三十六大部落之姓,巩固团体情感,杨氏及其部改为普六茹氏,李氏及其部改为大野氏。北周末年杨坚专周政,推翻第二阶段,改回胡姓为汉姓,但第一阶段所改之郡望仍保留,故隋唐王室仍自称弘农杨氏及陇西李氏。

“关中本位政策”下所集结的“关陇集团”为自北周至隋,乃至高宗朝前期的主要统治中心。

(三) 关陇集团之衰落与唐代统治阶级之变迁

武曌执政后为创其业,逐渐破坏“关中本位政策”,府兵制崩溃;崇尚文章,大兴进士科举,大量山东,江左人士进入统治阶级,逐渐替代关陇集团。

玄宗朝时“关中本位政策”被完全破坏。安史之乱后,中央及河朔藩镇在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均成为互不关涉之两集团。

中央政权以长安文化为中心,仰东南财政而存在,至黄巢之乱将东南经济完全破坏,终于无法维持。

中央政权之统治阶级由两种人组成:一 为外廷士大夫,受高等文化之汉人,多为武周之后所提拔,以科举进阶之新兴阶级;二 为内廷宦官,多为蛮夷或蛮夷化之汉人,多出自边荒区域,一百五十年间掌握政治及禁军之权。

进士之科起设于隋,于武曌时始受尊崇,成为出仕之主要途径。

唐代宦官多出自四川,广东,福建等地,在当时皆属蛮夷区域,汉化程度甚浅,而宦官之姓氏多有不类汉姓者。

(四) 河朔藩镇

武曌及开元初年,府兵制破坏,关陇集团之汉将战斗力已大不如番将,大量番将出任边防大将,如高仙芝,哥舒翰,安禄山,史思明,乃至李光弼。

河朔藩镇之社会文化与中央政权控制区域有极大不同。该地种族主要为胡人及胡化的汉人。

河朔之地从两汉魏晋一文化甚高之区域转为一胡化区域,原因有三:一 隋末战乱,大批中亚胡人由西北迁往东北;二 太宗时,东突厥败亡,少量突厥人东迁;三 武曌时,东突厥复兴,疆域覆盖东北至西北,部分中亚胡人由西北东迁,及突厥再次败亡时,又复有突厥人迁往东北河朔之地。

昭武九姓为南北朝至隋唐来华之粟特民族之总称,即康,史,安,曹,石,米,何,火寻,戊地九姓,其祖月氏人。

安禄山为九姓胡与突厥之混血种,通多门胡语,兼能征善战,故为管理此一社会文化复杂区域之不二人选。

中篇 政治革命及党派分野

(一) 初唐至中唐之政治革命

唐代政治革命根据其发源地为区别,则有中央政治革命与地方政治革命两类。安史之乱前,地方政治革命均不能成功且影响很小,概因玄宗之前,“关中本位政策”并未完全破坏,操持关中之政权即可宰制全国,此为隋文帝,武曌所以成功,尉迟迥,徐敬业所以失败之因也。

唐代政治史之一大问题为皇位继承之无固定性,数位君主均曾废立太子,故新旧君主接替之时,辄有政变发生。

中央政治革命之成败在于守卫宫城北门即玄武门之禁军,而北军军权即中央权柄之所寄托。洛阳宫城之形状与长安类似,北门玄武门亦为重地。

玄武门之变时玄武门守将常何曾隶属李建成,疑为太宗所利诱。

神龙革命之成乃在掌握北门禁军之李多祚投向中宗。景龙重俊之变之败乃在中宗亲至玄武门,瓦解攻门之李多祚部。

唐隆革命之成在于玄宗能预结羽林万骑诸营长,而韦后死党玄武门禁军守将均为其部下所杀。

安史之乱,玄宗幸蜀,太子分兵北上,自取帝位,是为肃宗。而拥戴元勋李辅国亦开创宦官拥废储君之先例。安史乱后,中央政变不决于公开战争,而为宫廷之内争取皇位继承之形式。

肃宗大渐,张皇后忌太子收复两京之功,密谋废立,为李辅国所破,迎立太子,是为代宗。此事亦标志唐代自武曌以降女后权柄之终结。

(二) 唐代士大夫党派分野之界线

“关中本位政策”未被破坏前,统治阶级除关陇集团外,则为北朝传统之山东士族。

士族者,不惟其先代曾为高官,亦必以家学礼法异于庶族。《新唐书儒学传之柳冲传》云:山东之人尚婚娅,江左之人尚人物,关中之人尚冠冕,代北之人尚贵戚。

李唐皇室起初对山东旧族持压抑政策,曾颁布《氏族志》以降其门第等级。至中唐,唐室对山东旧族与新兴阶级之冲突则持中立态度。

唐代士大夫中主张经学为正宗,薄进士之文词者,大抵出自山东士族,如赵郡李氏之李德裕,荥阳郑氏之郑覃。由进士出身而以浮华放浪著称者,多为自高宗武曌所提拔之新兴统治阶级。

山东士族出仕者,其社会历史背景相似,故自然结党。而由进士晋身者,亦以科举座主门生等关系,相互结党。

宪宗朝,牛李两党以科第而分,牛党重科举,李党重门第。

玄宗后,出仕者渐仅进士一途,故山东旧族为官者亦不得不举进士。兼且部分旧山东士族转为孤寒之族,故亦有出自旧族者由进士科入仕,为牛党中人,如前隋牛弘后裔之牛僧儒,赵郡李氏之李珏,唐宗室之李宗闵。而早起进士亦有累代为官者,转为新贵之家,开始崇尚地胄以巩固门阀,如李绅,李回,李让夷。

部分牛党中人自述之家系颇可疑,疑为自高门第附会之举,如白居易自称其祖白建为北齐司空,令狐楚,令狐绹自称其祖为唐初十八学士之令狐德棻。

兰陵萧氏为南梁萧詧之后,而加入关陇集团,对新旧两阶级地位之争持与唐室相似之中立态度,如萧俛与进士同年令狐楚同属牛党,而萧遘则慕李德裕之为人。

唐末朱全忠掌权,凡籍科举入仕者无论旧族新门,均视之为清流,于白马之祸尽屠之。

唐代新兴进士阶级不拘礼法,故与娼妓文学有密切关系,如牛党中人杜牧。

李商隐为令狐楚之门生,本属牛党,而婚娶李党之王氏,故同时为牛李二党所鄙。

(三) 中唐至晚唐之政治革命

永贞内禅,宪宗得立为帝,实由宦官俱文珍一派之力,故与俱派敌对之宦官李忠言一派失势,与李忠言派关系密切之外廷士大夫二王八司马遭贬。

宪宗一朝,政策宗旨为武力削藩,重振中央。初步产生牛李二党,主战之士大夫后大抵被归为李吉甫党,主和之士大夫则多为李吉甫之政敌,后被归为牛党,而主战之内廷宦官吐突承璀派系与李党互相呼应。自此内廷宦官某派必与外廷大臣某党相结。

及宪宗为反对派王守澄一派宦官陈弘志所弑,穆宗立,于是行销兵之政,朝局反转。

穆宗朝甚短,敬宗为穆宗长子,且为宦官王守澄派赞成,故即位较顺利。

敬宗不豫,疑为宦官刘克明等人谋害,矫诏奉绛王。王守澄派率神策六军诛刘,奉江王,是为文宗。文宗一朝为牛李二党参杂并进竞争加剧之时期。

文宗深忌宦官,起用本为王守澄所用之官员李训,郑注,终于除去王守澄,陈弘志一派宦官,更欲借观“甘露”除去宦官仇士良一派。事败,仇士良,鱼弘志屠杀朝官一千多人,是为“甘露之变”。自此唐代皇位继承完全决于宦官之手。

文宗不豫,仇士良,鱼弘志诛太子敬宗子陈王,奉穆宗第五子,是为武宗。武宗朝为李党全盛时期。

武宗疾笃,宦官马元贽等以皇子年幼,立皇太叔光王,是为宣宗。武宗亲子之不得立反映拥武宗一派宦官之失败,于外廷反映为李党之失势,故宣宗朝为牛党全盛时期。

宣宗之后,内廷之宦官阶级,外廷之士大夫阶级各自联合为一片,成为互相敌对之两集团。

懿宗,僖宗之立均为内廷宦官杀长立少,以全拥立之功之公式化之行动,唐室子孙则为傀儡及牺牲品。其间或有不同派别宦官之争,然各派宦官及士大夫面对对方阶级时均持一致对外之态度。

士大夫党争乃宦官派争之附属品,至唐末士大夫暂时联合与全体宦官阶级对抗,崔胤籍中原藩镇朱全忠之武力,乃终于除去宦官阶级,而士大夫阶级不久亦受“白马之祸”重创,唐室从此覆亡。

下篇 外族盛衰之连环性及外患与内政之关系

(一) 外族盛衰之连环性及外患与内政之关系

外族盛衰之连环性者,即某外族不独与唐室统治之中国接触,同时亦与其他外族有关,其他外族之崛起或可导致此外族之衰落。

中土与某外族间斗争之成败,取决于两国各自之内政情况及此时其他毗邻外族之兴衰强弱。此或可解释盛唐时不可获得之地,反于晚唐国力渐衰之时所光复。

有唐一代,尝与中土抗衡者有四,突厥,吐蕃,回纥(回鹘),南诏。

隋末华北群雄并起,皆曾向突厥称臣,李唐亦不例外。而仅十年之后,太宗能一举覆灭突厥,原因有三:一 唐室君臣发奋自强;二 突厥自身之乱政与天灾(颉利);三 回纥之兴起与叛厥(菩萨)。

肃宗以后,回纥势大。至文宗朝,天灾党乱扰其内,黠戛斯崛起侵其外,于是衰落。

(二) 吐蕃

吐蕃之盛起于太宗朝,至宣宗时,其部族瓦解衰落,凡两百年。李唐继承“关中本位政策”,其政治重心在中土之西北,恰逢吐蕃强盛之期,故唐代中央不得不于东北边疆持消极政策,而集多数资源开拓西方边境,统治中亚,确保关陇之安全。

中唐时,中土,吐蕃,大食三国皆在极盛之时。中土欲确保关陇之京畿腹心,必固守西域四镇,欲守四镇,则必据小勃律,以扼吐蕃与大食之通道。此唐所以远征葱岭之原因。

唐室对于吐蕃之策略即利用诸族之相互关系,结合连接吐蕃之回纥南诏大食诸族,环攻包围。

武宗朝,吐蕃由天灾及内乱而衰落,唐方始恢复河湟之地。吐蕃治下各部亦逐渐独立,张议潮之归义军,党项皆属此例。党项兴起,党项后裔西夏又为宋代中土边患。

(三) 高丽

太宗高宗两朝全盛之时,历尽艰困,始克高丽,既克之后,复不能守,原因有二: 一 天时地势之阻;二 吐蕃之强盛使唐无力顾及东北。

唐初军事重心在关陇,大半府兵置于西北关中,去东北之高丽甚远。辽东之地雨季在旧历六七月间,寒冻期在八九月至来年二三月,故远征高丽必须于短时间内获得全胜。

若以海道取高丽,则必先得百济,而百济又与新罗关系密切。

太宗之伐高丽,五月初太宗与李世绩合兵于辽东城下,经十二日至五月中下旬方克辽东城。后由六月中至九月中下旬,经三月不能克兵安市,故急速班师,以免覆没。

高宗朝,李世绩,薛仁贵能灭高丽者,原因有二:一 高丽有内乱可乘;二 百济已先取得。

李唐王室宗系简表

李重耳(李初古拔?)

李熙(李买得?)

李天赐

李虎(西魏八柱国之一)

李昞

高祖李渊(武德 8年)

太宗李世民(高祖第二子,贞观 23年)

高宗李治(太宗第九子,永徽至弘道 共14年号 34年)

中宗李显(高宗第七子,嗣圣1年)

睿宗李旦(高宗第八子,文明 光宅 垂拱 永昌 载初 共6年)

武曌 (高宗皇后,自天授至长安 共13年号 15年)

中宗李显(高宗第七子,神龙 景龙 共5年)

殇帝李重茂 (中宗幼子,唐隆 1年)

睿宗李旦(高宗第八子,景云 太极 延和 共2年)

玄宗李隆基(睿宗第三子,先天 开元 天宝 共44年)

肃宗李亨(玄宗第三子,至德 乾元 上元 共6年)

代宗李豫(肃宗长子,宝应 广德 永泰 大历 共17年)

德宗李适(代宗长子,建中 兴元 贞元 共26年)

顺宗李诵(德宗长子,永贞 1年)

宪宗李纯(顺宗长子,元和 15年)

穆宗李恒(宪宗第三子,长庆 4年)

敬宗李湛(穆宗长子,宝历 3年)

文宗李昂(穆宗第二子,宝历 大和 开成 共13年)

武宗李炎(穆宗第五子,会昌6年)

宣宗李忱(宪宗十三子,大中 13年)

懿宗李漼(宣宗长子,咸通 14年)

僖宗李儇(懿宗第五子,乾符至文德 共5年号 15年)

昭宗李晔(懿宗第七子,龙纪至天祐 共7年号 16年)

哀帝李柷(昭宗第九子,天祐 3年)

0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