锌皮娃娃兵 8.8分
读书笔记 我们彼此太贴近了,任何人都休想逃避
凤瞳

我从来不属于任何人,我仅仅是自己的我。

我们这儿的真理,总是为某人或某事服务的;为革命利益,为无产阶级政权,为党,为大胡子独裁者,为第一或第二个五年计划,为历届代表大会。。。。

陀思妥耶夫斯基:真理高于俄罗斯

《新约·马太福音》: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

0
《锌皮娃娃兵》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