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的艺术 7.4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中国树读第一人

#树读二进制# 0/禅熵:毫不费力的作为(Zenentropy) 1/心流:轻而易举的富足(Flowstorm) D66 (《树读会|英子面对面:品牌智识塑造∞读家教练认证=健心×健脑×健行》守·育·破·化/全案·课程/学费·随喜/疗愈·赋能) 353/1800 《思维的艺术:如何像哲学家一样思考》延斯·森特根 全书字数:100千字 速标时长:5分钟 定价:48元 Ⅰ.关联K(定见之道) 模仿 地图 犬儒主义 爱因斯坦 叔本华 康德 海德格尔 现象 亚里士多德 演绎 柏拉图 苏格拉底 猪 狗 博尔赫斯 壶 黑暗 卡片 培根 古希腊 戏拟 霍金 庄子 帕斯卡尔 权威 上帝 词义 猜谜 讨论 加工 胃 肛门 第欧根尼 乳房 π 尼采 阅读 语言 文字 反转 希区柯克 思想实验 自由 不平等 混序 收集 分类 【英子树读知识共享】 Ⅱ.案例S(定位之用) >> 一个人如果出于对权威的热爱而接受了某个错误的看法,他将很难摆脱它。即便是最聪明的人,一旦迷信权威,尽管他们说不出反对意见有何不妥,但也死活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他们会认为,自己的理解力不足,无法驳斥反对者,而提出这一看法的权威本人一定能更好地为自己辩护。 >> 施托斯在词义国度的发现无非就是探究细微区别。他的发现也是与他人共享的产物:在家中晚餐时,他把他的想法供全家人参考,然后和大家一起进行讨论,而他则做笔记,然后他把笔记给朋友们看,最后再进行加工和处理。寻找准确的词义区别是一种极具娱乐性的游戏,犹如猜谜。并且,以玩票的心态参与这种游戏是成功的先决条件。除了路德的《圣经》外,身为牧师的施托斯在写作时,很少使用文献资料。他找出了许多精彩的区别,其中就有zufrieden(满意)和vergnuegt(满足)之间的区别:“如果人们得到了自己向往的东西,就会满意;如果不再继续向往了,就很满足。” >> “当人的结构还没有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时候,每一个器官都有自己的意志。所有的器官都抱怨,它们的劳动成果都送给了胃,而胃的唯一功能就是充分地享受。所以,这些器官决定要让胃知道它们的厉害。双手不再把食物送到口中,嘴巴也不吃东西了,牙齿也不咀嚼了……他们是要让胃饱受饥饿之苦,可自己也饿得够呛,身体马上就消瘦下来。这么一来,它们就看到了胃的功绩,那就是胃消化食物并让其他器官获得力量。”这个故事打动了那些不满的平民。当然,可以把贵族比作胃,没有胃,其他的器官也好不到哪里去。老百姓们的这个想法让阿格列帕十分满意,看起来,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正在这时,人群中站起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平民,他说道:“哦,阿格列帕,欢迎你。你刚才说的胃和器官的故事很不错,但我觉得你的比喻大有值得探讨的地方。你的目的不就是要让我们接受贵族和他们懒惰的生活方式吗?胃这个器官太有用了!它接受,它也分配。但我知道的那个版本与你的版本不同。请允许我讲一讲我的版本。这是一个低级的版本,是无产者的版本,但我们所有的人不都是无产者吗?”这时,人群开始窃窃私语,还能听到一些人的喊声:“好好听,好好听!”或者是:“你快说!”那个平民继续说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当第一个人被造出来的时候,每个身体部分都想当国王。大脑说它应该当国王,因为它干所有的工作,控制思维和进行思维。双手开始反驳,它们觉得当国王的荣誉理应落在它们身上,因为它们干活、喂狗和数钱。心脏跳得特别厉害:‘不,不,不,我才是身体的发动机,没有我就没有生命,所以我应该是国王。’性器官则认为,没有它就没有后代,它给予生命最高的享受,所以应该成为国王。每一个器官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当国王。最后说话的是肛门。是的,阿格列帕,是肛门!大家不由地放声大笑,谁也没有想到,竟然肛门会提出要当国王的要求。”说到这里,人群中有人大声疾呼:“他说得对!”还有人说:“就是如此!”那个平民继续说下去:“肛门非常生气,它把自己关上了,拒绝提供服务。由于肛门的罢工,整个身体都中毒了:大脑开始做出错误的决定,并有失效的危险。胳膊酸痛,手指可怕地抖动。性器官变得毫无兴致,一点活力也没有。身体的所有部分陷入极度的恐惧,大家决定让肛门来当国王。结果是,身体的所有部分都为每日的工作而忙碌,而肛门则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并制造出一大堆的粪便。”这就是那个平民讲的故事。群众发出阵阵欢呼声。那个平民继续说道:“你们不要上假故事的当,这个阿格列帕是市议会雇的人,他要欺骗我们。你们得坚定。我的比喻要比他的比喻有更多真理。我们知道,贵族是怎么对待我们的。” >> 他认为受国家支持的婚姻关系应当被废除。他提倡自由的性爱。这当然会引起很多问题,目光敏锐的第欧根尼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对此,他的解释是,在一个性爱自由的社会中,正因为无法判断谁是谁的孩子,那么所有的人都可以把自己看作是父母,当然也就必须共同关心孩子的教育。 >> 在这个故事里,犬儒主义者第欧根尼用下面的哲学思维来安慰大家:“按照正确的看法,所有的东西都相互包含,相互渗透:面包里有肉,蔬菜里有面包,同样在所有身体里,各种东西都通过看不见的毛孔渗透进来,然后又蒸发出去。”因此,第欧根尼得出的结论就是,吃自己孩子同吃其他东西没有原则上不同,只有程度上的区别,所以没必要小题大做。 >> 突然这两个人上了台,四只乳房大得吓人,一丝不挂,完完全全裸露着……充满了诱惑,摇摇摆摆,步步逼近,要吞下整个男人,咄咄逼人,气势汹汹,要颠覆所有的精神,向教授发起进攻,教授沉默不语,尴尬不堪,恐慌地逃窜。 >> 乳房的攻击,给予教授致命打击,就在这一年,他离开了人世。 >> 所有的创伤都会被时间治愈,只有阿多诺老兄没能幸免于难。 >> 西美尔设计了一种机械过程:三个自转的轮子,也可以说是永恒轮回的轮子。 >> 我们来想象一下,三个大小完全一样的轮子,它们都围绕同一个轴转。我们在三个轮子上各画一个点,并使三个点在一条直线上。然后我们推动轮子,第二个轮子的速度是第一个轮子的一倍;第三个轮子的任务就是要动摇尼采的思想实验,这一轮子的旋转速度为1/π(π=3.14159265……)。并且这些轮子能无止境地转下去。没有摩擦的情况下,什么时候三个点又会回到同一条线上?换句话说就是,什么时候会出现轮回?我们看到第二个轮子旋转速度是第一个轮子的一倍,转两圈后,这两个轮子上的点又回到同一条线上了。再一下次出现这种情况是转四圈之后,以此类推。同一东西的轮回有了保证,尼采胜利了!但是,第三个轮子却制造了很多麻烦。它的旋转速度是多少呢?对了:第一个轮子围绕着轴心转一圈后,第三个轮子应该是转了1/π圈。那么,第一个轮子转了两圈后,第三个轮子应该转了2/π圈。如果π正好等于3的话,在第一个轮子转了三圈后,这两点就在一条线上了。不幸的是,π是一个无理数,小数点后有一连串无穷无尽的数字,没有人可以得出最后的结果:π=3.14159265……无止境的数字π看起来是无害的,但它的一口气比尼采的“永恒”还要长。1/π,2/π,3/π……没有一个能成为整数,但我们又必须求得整数,因为只有这样,三个轮子上的三个点才能重新在一条线上。从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这说明至少有一种世界状态用数学证明是不能重复的。三个轮子上的点不能相遇,尼采的证明也随之失去了说服力。轮子尚且如此,比轮子复杂得多的历史事件又怎么能重复呢? >> 埃科的思想实验就说明了这点。他要从理论上来看一看,是否能给一个国家(他写的是“帝国”)画出一张1∶1的地图。采用这个比例是为了保证最大限度的准确性。还有一个前提是,这个帝国的大小相当于宇宙,即无限大。并且这张地图必须在这个国家之内制作完成。此外,这张地图还得像普通地图一样能够折叠起来。埃科把这样的一张地图分成三种类型:1.不透明的、覆盖在领土上的地图;2.挂起来的地图;3.透明的、透气的,可以平放并卷起来的地图。埃科首先确定,为了把地图卷起来和重新打开,肯定会出现没有被覆盖的地方。接着,他讨论制作这样一个巨幅地图会造成的经济问题。此外,不管把地图放在那里,地图都会造成大风。所有这些考虑都很有意思,但还不足以让人完全打消制图的想法。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地图做成了,而且覆盖在领土上,也就马上改变了领土的面貌。地图所呈现的国家,如今已被地图所覆盖,所以地图反映的情况并不准确。除非再制作第二张地图。然而这将是永无休止的过程。所以,埃科最终得出的结论是: 1.一张1∶1的地图不能总是准确地再现国家的领土特征。2.地图完成之时,国家的面貌也随之无法呈现了。 >> “在那个帝国,绘图艺术达到了至善至美的境地,以至于一个省的地图需要一所城市的空间,而帝国的地图需要一个省的地盘。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巨幅地图已经不能满足大家,绘图专家们制作了一张和国土一样大小的地图,而且非常精确。后来的几代人对绘图不甚关心,他们认为这些巨幅地图没有用处,并以一种十分不敬的态度让这些地图遭受风吹雨打。在西面的沙漠里,还能找到地图的残余,里面住着动物和乞丐。而在国家的其他部分,已经找不到任何地图的痕迹。” >> 庄子有一次同惠子在河畔散步。庄子: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庄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我非子,固不知矣。子固非鱼也,子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清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之乐”云者,既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 最具有道家色彩的内容出现在庄子的最后一句话里:“我是通过在河畔散步的乐趣了解鱼的乐趣的。”庄子在这里指的是生命,他与鱼共享的生命运动。因为他自己参与生命,所以他能看到具有生命的东西。 >> 1.英雄般的、充满力量的A 母猪的尾巴B 英国哈巴狗的尾巴 >> 这头猪,也是最早的天才,每天在烂泥里滚动,用可怕的气味污染街道,在夜里闯进犹太教堂,并把那里搞得一团糟。当这头猪生崽后,前所未有地残酷地吃掉了三个幼崽,最终被想吃人肉的疯狂所驱使,扑向一个孩子。这时这头猪被复仇的剑刺中,它被乞丐打死,被刽子手吃掉了。 >> 这一尾巴属于亨利八世的宠物狗,此犬名叫凯撒,也确实有凯撒般的气度。脖套上写着它的座右铭:不为凯撒,宁为虚无(aut Caesar, aut nihil)。金色的字母非常大。它的眼睛里也是这种神情,而且更明显,更热烈。在与一头狮子的搏斗中它献出了生命,但狮子比它早死五分钟。当人们对它喊道,狮子马克斯死了。凯撒甩了它那永恒的尾巴三次,像英雄一般死去。 >> 尽管当时已经发明了文字,但读起来很困难,阅读就像是猜字游戏。今天使用的简化阅读的手段,当时都没有,所以有时要从左往右读,有时,又从右往左读,有时又是两者交替使用。文章中很少使用标点符号,句子之间也没有距离,写句子的时候就是直接写下去,所以只有一小部分古希腊人有阅读能力就不足为奇了。如果考虑到当时希腊人拥有如此简单的辅助手段的话,那么他们的功绩会显得更出色。当时,他们只用了几代人的时间,就为欧洲的科学、政治和文学艺术打下了基础。其影响无所不在,不仅仅体现在哲学中。涉及欧洲文化成果的所有单词,从“欧洲”到“技术”、“戏剧”、“民主”、“音乐”、“数学”,一直到“哲学”、“物理”和“心理学”无一不源自希腊语。 Ⅲ.金句P(定义之器) >> 排除不可能的因素,剩下来的就是真相,即使看起来很不像。 >> 我的语言的界限也是我的世界的界限。 >> 藏书只是哲学收藏的表象,哲学家本身就是思想收藏家。读书——哲学家的首要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收集形式。读书和收集,这两个词在最早的时候是一个意思,即通过整理找出值得保存的东西。一直到今天人们还用Weinlese这个词。采摘葡萄同阅读一本书很相像。读者在字里行间穿越,就像是穿过葡萄园,不时地在路上收集精神果实。 >> 收集哲学论题本身就具有启蒙的效果,因为不存在唯一的观点,它们可以被其他的观点所取代。一种特定观点的特点只有通过比较才能被更好地看清。这就像一枚古钱币,只有把这枚钱币放入一组收藏品中,才能更好地看到它的美丽以及与其他钱币的各种关系。收集定义和观点能有助于人们在辩论中反败为胜。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人们有了一定的储备以后,在需要的时候就不会捉襟见肘。在收集中,自己和他人的界限很快就会变得模糊不清。这没有什么不好,思想必须流动,从一个头脑流动到另一个头脑,所以要找到思想产生的源头常常会很困难。人们时常会发现,那个被认为是源头的奇异脑袋其实也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想法。虽然我们不应该用别人的功劳往自己脸上贴金,但那些坚持只用自己想法的固执之人也只会降低自己的创造力。 >> 我们拿起已经存在的东西,并改变这些东西,不是僵硬地照搬,而是不断地接受和改变。正如一句德国谚语所说,若不能变得更好,这东西便也不再美好。同样,思想实验一般来说也产生于旧的思想实验,有的时候也可以把笑话或小说片断作为出发点。 >> 生活中的等待从一开始就以一个特定目标为方向:等待红绿灯变绿,等待天气变好,等待交通不再堵塞。而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思想家是在酝酿,但他不知道,他想知道什么。有些新东西只能靠这一方式产生,因为新的东西并不在旧事物的视野中,它不能在旧事物的基础上产生,而是闪电般地出现,也就是灵感出现的一瞬间。 >> 反转使人们以新的目光来看世界。各种形式的反转常常是通往新事物的路径。一个简单的角度变化会产生深刻的效果。 >> “如果您赢了,就赢得了一切;如果您输了,您也没有失去什么。所以毫不迟疑地去为上帝的存在下赌吧。” >>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相互模仿,不管是出于攻击的目的,还是出于欣赏,或者是因为无聊。 >> 戏拟是一个假面。模仿的人戴上对方的面具,按照他自己的脚本,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有的时候是从一次搞怪走向另一次搞怪,以引起观众的哄堂大笑。这可以是没有恶意的玩笑,但也能成为尖锐的武器。笑声很友好,大家很高兴,这是快乐人性的表示。但这并不一定意味,每个笑声都是充满人性的。戏拟也可能是揭露的手段,或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 >> 模仿者的模仿行为都出于好意。他们并不想嘲笑自己的偶像,而是要显示,他们“复制”了榜样,而且“非常时尚”。他们不仅模仿写作方式和主题,而且还模仿神经质的伎俩和语言上的错误。即便是再友好的模仿,也适用我们为恶意模仿制定的规则:一种风格越奇特,就越适合成为模仿的对象。 >> “哦,克力同,我们欠阿斯克勒庇俄斯一只鸡呢。” >> 哲学赖以生存的手段是讨论和交换看法。关键不仅仅要掌握一系列的手段,也需要具有特定的态度。因为在哲学谈话中,主要目的不是用一切手段来使他人相信某种固定的看法。更为重要的是,要和他人一起在一个共同的事业中前进。 >> 一方面,没有人能完全地达到真理;另一方面,没有人的努力是错误的。 Ⅳ.模型M(定向之术) >> 壶是一个物。什么是壶呢?我们说,是一个器皿;它把其他东西容纳于身。在壶中起容纳作用的是壶底和壶壁。这个容器本身又有一个把手,可以供人们把握。当我们灌满壶时,液体就在充灌时流入虚空的壶中。这种虚空(die Leere)乃是器皿的具有容纳作用的东西。壶的虚空,壶的这种虚无(Nichts),乃是壶作为有所容纳的器皿之所是。 >> 一个容器可以被把握的部分,是黑夜。它以度过漫漫长夜的方式,来容纳事物。提纲挈领地说,就是容器度过黑夜。它的本质就是黑夜中的可包容性。何物包容?何物度夜?“存在”几近度过黑夜。因为容器神经质般的包容,让它精疲力竭。换句话说,黑夜保护了容器的存在,可把握的部分因而被容纳。人是容器的守卫者。这便是人的心绪。容器可以被把握的地方是虚空。不是容器包容了虚空,也不是虚空包容了容器。容器以容器的形式出现的时候,它的自我便消失了。它将永恒留在黑夜之中。黑夜把永恒灌注到容器中。这种灌注给予的馈赠便是狂欢节。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 1.每个人都有权拥有与他人的自由并存的同样的自由。2.对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作如下安排,即人们能合理地指望这种不平等对每个人都有利,而且地位与官职对每个人开放。 >> 下面是四个原因的一览表:causa finalis:目的因causa efficiens:动力因causa formalis:形式因causa materialis:质料因 Ⅴ.清单L(定性之法) >> 梅厄太太:你不是说好四点要回来喝咖啡的吗?梅厄先生:突然来了个电话(外因,是无法控制的,质料因)。梅厄太太:你可以不接嘛。我想,你是又要让我等你吧(你这么做是有目的的,目的因)。梅厄先生: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有关我们下一个项目,所以我非接不可(必须这么做,形式因)。 >> 戏:静默的信件1.去地下室的旧物堆里找出你能找到的最奇怪的东西,可以是一个旅游纪念品、一团灰尘或一条细绳。2.画一张这些物体的草图。3.给一个朋友看这张草图。然后把纸叠起来,请你的朋友通过回忆把这些物体画下来。4.然后拿上这张图,去第二个朋友、邻居或熟人那里,请他们根据对第二张画的记忆,再画一张图。这就像“传悄悄话”的游戏,只是这次不是传话,而是画画。5.这样重复六次到七次。 >> 一个混乱的卡片箱甚至比一个井井有条的卡片箱更能促进创作力。总而言之,有经验的卡片箱使用者都建议,不要按固定的学科分类,而是要让卡片箱逐渐地生成一个由想法和笔记组成的网络。下面是由社会学家尼克拉斯·卢曼(1927—1998)提出的一个使用说明: 1.把A4大小的纸从中间剪开,做成你的记录卡片。2.在这些卡片上写下你现在想到的事情,你认为有意思的事情,或者你听到或读到的有意思的东西。3.只在卡片的一面记录所思所闻,这样一来,虽然卡片量增加得很快,但你仍然可以在卡片里翻阅,而不需要把卡片抽出来。4.把所有有关同一个话题的卡片都放入同一个抽屉里。5.用一个同内容有关的字母标记抽屉(例如P指戏拟),把这个字母也写在抽屉里的所有卡片上。6.给抽屉里的每一张卡片编上号码(例如P9)。这样理论上而言每一个卡片都能被找到,只要它还在原来的位置上。7.在每张卡片上写上与之相关的所有卡片的号码。这样一来,尽管每一张卡片只能处于一个特定的地方,但它可以显示其他的卡片,而其他的卡片上又注明了更多有关的卡片。如此,卡片就会有其自己的网络,使用卡片箱的时候,也就是在使用这些网络。8.如果卡片只是摘录书上的原话,建议要把这类卡片单独做成一个卡片箱,并根据作者来归类。 如果定期充实卡片箱的话,几年之后,就会出现一种思想体系,人们不只是单向地往这个体系里输入内容,也同样可以从中提取创意。你从一张卡片翻到另一张卡片,就会发现一些灵感。这些几乎是自动产生的偶然组合会使我们产生新的想法。尼克拉斯·卢曼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建立他的卡片箱,他甚至认为,卡片箱要比他本人更聪明,卡片箱是一个可以进行交流的东西。他说,由于有了卡片箱,他的著作几乎是自动写成的。 >> 这一卡片箱包括艺术家伦敦画室的地板、家具和墙。如何建立培根式的“卡片箱”,可见以下的提示: 1.收集报纸,把报上的文章和图片撕下来,扔在地上。2.把书和广告目录中有意思的页面撕下来,扔在地上。3.收集朋友的照片或你自己的照片,还有X光照片,用沾满油的手指去抓这些照片,并把照片扔在地上。4.把老唱片扔在地上。5.把你自己的旧油画(和草图)撕碎或让别人撕碎,然后扔在地上。6.把旧衣服和鞋扔在地上。7.在这些东西上泼上油彩或啤酒,好让这些东西连接在一起或凝成块。 如果用这种方法干了几年的话,就会产生很可观的一堆东西。就像好的葡萄酒一样,“卡片箱”也需要发酵和成熟,而且还要经常受到摇晃,甚至用脚踩。有些人也许会忍不住地问道,如何使用这一“大杂烩呢”?如何重新找出这些纸片和画片呢?当然,如果有目的地寻找某一张纸片或画片是没有成果的,尽管如此还是能找到一些东西,即通过来回地走动或在纸片和画片中到处乱翻。在这样的寻找过程中,原来的秩序自动被打乱,并形成新的秩序。然后人们就可以在地板上观察新的组合,搜集灵感,并抓起一些东西进行加工,也就是把这些东西扔到新的位置。 >> 一个男人来到一个地方,他很可能在那里被谋杀。通常会怎么拍呢?一般是漆黑的夜里,在城市狭窄的路口,被害人站在一个路灯的光束下。人行道因为刚下过的雨还很潮湿。一只黑猫出现在镜头里,它沿着一堵墙往前移动。然后镜头转向一扇窗子,照例窗户后面会出现一张往外看的脸。一辆黑色的大轿车慢慢地靠近等等。我问自己,与此相反的情况是什么呢?在阳光下的一块荒凉的平地上,没有音乐,没有猫,没有窗户后面充满神秘感的脸。 【春上春树随喜文化】 Ⅵ.践行G(定量之化) 字 | 变 词 | 思维 句 | 穷则变,变则通,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千面英雄不如盲人摸象,我注六经不如六经注我,如无穷的限制,如何急中生智? 章 | (书店约英子 私教见真章)

0
《思维的艺术》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