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归国十年油画速写2000-2010 8.2分
读书笔记 第181页
mcsuan

写生很烦,临场的写生,非常非常难。不必说巴洛克时代的鸿篇巨制,一幅印象派小风景的难度,说句行内的实话,尤甚于一件挪移照片效果的中国式主旋律大创作。难度,并非艺术的尺度,却是无以回避而令人厌烦的问题:但凡二十年以上只画照片的画家应该承认,重拾写生,比初学写生还要难——这难度,无情而难堪,以今天的眼界,我们有理由说:前辈的写生也未跨越,犹未及于欧洲绘画司空见惯的写生水准线,写生之难,只因是欧洲油画世世代代的根基。

0
《陈丹青归国十年油画速写2000-2010》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