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医生 8.4分
读书笔记 对成年人的杀害
自李更生

医学杀人不从属于战争,而是战争是从属于生物学愿景的一部分。发动战争的最深层冲动,与绝育、医学杀人和种族灭绝是一致的。

笔记:

作者一直强调

1,生物共同体

2,意识形态。

关于前者,由纳粹选择出来的 不值得活的生命 被清除的顺序是:安乐死智障儿童—饿死智障或犹太儿童—该结束生命的所有人。这些人是共同体中的坏细胞,作为上帝的雅利安政府,承担起了清除坏细胞的重任。

而对于智障,丧失行为能力的患者,其生命权究竟掌握在谁的手里?目前Lifton总是客观描述着这个社会进程,还没有就此问题提出观点。而今日的一个新闻让我看到做这件事情的态度是是否为纳粹意识形态的分水岭:是否有道德愧疚和罪恶感。而这一点就和意识形态有关联了。

新闻是这样的:

杀死痴呆老伴的新闻

老人的动机显然是没有医学愿景的意识形态。所以显然相同的做法,但不是纳粹行为。

同样的,卢旺达大屠杀和纳粹有着类似的意识形态。所以才会发展出杀死异族邻居的惨案。

因此,尽管应该如何处置智障人类依然没有结论(应该是优生学但不是纳粹优生学),至少意识形态问题必须端正。

进入成年人大规模屠杀,激化了犹太人问题,开篇作者谈到的较少。拭目以待。

0
《纳粹医生》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