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古文运动”与士大夫文学 9.3分
读书笔记 论二苏贤良进卷
暗飞萤自照

就我个人的想法,王安石对苏轼文章的不满并不在于缺乏“明确而统一的原则性”,没有树立唯一正确的最高原则,而就在于苏轼文章“全类战国文章”。苏轼早年的史论含有强烈的权术色彩,认为通过一些简单巧妙的手段就可以达到改变历史结果,这显然与酝酿着大刀阔斧的荆公相左。这也就是苏轼自我批评的“妄论利害,搀说得失”,但是作者所引《与二郎侄一首》则有所不同,“当且学此”后更有“只书字亦然”,写字与作文同一个道理,可知苏轼是认真地向侄子传授学文之方,学文学诗者自知此节并非虚言,更非“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般的禅语,初学者欲造平淡却不幸流于寡淡,唯有取“气象峥嵘”、技巧明显的文章揣摩学习才能入门,此处不可单以策论的功利目的视之。

3
《唐宋“古文运动”与士大夫文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