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的文化政治学 7.7分
读书笔记 第2页
老道107

铁路对传统的城市格局进行了根本性的重塑,这说明作为一种产业,铁路本身可以形成巨大的权力关系和官僚机构,它不仅是一种交通方式,更可以作为一种影响城市乃至国家发展的权力资本而对社会构成非同一般的影响力。…………相比马车等传统交通工具,它对时间的精确要求和飞驰的速度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时空概念,给人带来惊奇感的同时,也带来了深深的不安全感;在火车上,彼此完全陌生的人长时间共处在一个封闭的车厢内,人们因此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身份及与他人之间的关系。……

铁路因此非常突出地体现了工业革命对技术和资本对投资领域永无止境的要求,体现了社会对流动性日益增长的推动力,整体社会氛围不断走向进步与文明的激情与兴奋。(p2—3)

齐格蒙特·鲍曼在2000年提出,多样的流动方式已经将稳固、沉重的“工业现代性”(industrial modernity)转变为轻快、“流动的现代性”(liquid modernity)。前者是一个以笨重的机车和大型远洋客轮为标志的时代,一种“越大越好”的现代性,一种“大就是力量,多即是成功”的现代性;后者迎来的则是飞机和网络表现出的轻巧、快捷的流动时代,因其轻巧而移动得更快,因其快捷而更加充满多变性。(p17)

如果说,现代性意味着一种直线往前、不可重复的历史时间意识,一种与循环的、轮回的或者神话式的时间意识完全相反的历史观,那么我们可以说,火车正式那带着我们向那无限美好的未来不断冲击与超越的动力机器。(p89)

火车时刻表深刻地改变和塑造了现代移动主体的行为模式,“准时”成为一个重要的现代生活法则。同时,火车的运输能力使得大规模的、平民的、国际旅游成为可能,作为一种媒介,火车改变了人的地理概念和对距离的感知,人们开始以时间而不是空间来感知距离,这些都是现代性的标志性体验,它们逐渐形成了一些生动而常识化的日常生活经验。(p93)

可以说,“距离实际上消失在个体运动速度的精确比例中。”而更精确的说法或许是,对距离的感知转变为一种更具主观性的经验。这种经验建立在交通技术的基础上,因此当一种新的交通技术出现时,它会打破旧有的交通技术为基础所形成的时空统一体和社会节奏。(p118)

时间征服了空间,也就是说,原先充满确定性的绝对空间和场所如今转变为一种开放的、不稳定的相对空间……于是人们开始思考超越短暂和狭隘的地方性,寻求更为广大的、共时性的民族性乃至全球性。(p119)

福柯认为,纪律首先要从对人的空间分配入手。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它使用了一下下技术。

1.“纪律有时需要封闭的空间,由此规定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自我封闭的场所”。

2.除了封闭原则,规训机制依据单元定位或分割原则,确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一个位置都有一个人”,规训以一种“更灵活、更细致的方式”来利用空间,“消除那些含糊不清的分配,不受控制的人员流失,人员的四处流动,无益而有害的人员扎堆”。其目的是“确定在场者和缺席者,了解在何处和如何安置人员,建立有用的联系,打断其他的联系,以便每时每刻监督每个人的表现,给予评估和裁决,统计其性质和功过。”因此,“这是一种旨在了解、驾驭和使用的程序”。

3.这些特殊空间将个体平行分列,不仅可以用于满足监督和割断有害联系的需要,而且也可用于创造一个有益的空间。

4.在这个规训空间中,个体的位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p147)

0
《火车的文化政治学》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