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吞 8.3分
读书笔记 楔子
雪山上的彩虹

“他不是那光,乃是要为光作见证。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人生到底从哪一步开始走错,以至于多年后的我们形同陌路,相遇离别都像发生在梦里。而如今,其中两个人也许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正一起似笑非笑地看着活人继续享福或是受罪,像看戏一样。

———————@

人性的最初,都是非黑即白,两者势均力敌,终己一生像在打一场灵魂的争夺战。然而我所见识过的人,绝大多数在成年以后,都是白不敌黑,服输告饶。

—————————

我原以为,她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到头来,我也不过是个普通观众。我有一度用语言无法阐释清楚那一瞬间的失落,直到多年以后才幡然醒悟,那一刻的她跟这个世上一切美丽的事物并无两样,被世人分享才是造物主赋予她的使命,既似遥不可及,又能轻易染指。假如当年的我天赋异禀,拥有足够智慧懂得这个简单道理,我一定会选择无视她。因为无视是逃避痛苦的最好方法,后来的许多年里,我都是如此面对人生中那些险些要我命的痛苦的。

—————————

诗歌延续着夕阳的余热,将我跟秦理笼罩在一起。当时的未来与如今的过去,被记忆打乱又重置,唯独我始终毫不知情。那个年纪的我,理解不了诗歌,但我曾理解过秦理,哪怕只有一刻。“死亡”二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稀松平常,行云流水,像那一辆辆从我们中间穿梭而过的自行车,载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汇入晚霞。

———————————

台上的黄姝,理应不属于凡间。她的双臂伴随着天籁般的藏族音乐,在聚光灯下舞动水袖,卷动起来历不明的风,远远吹至我跟秦理的脸上。那是属于新世纪的风,带着香味,带着希望。新世纪理应把世间万物都变好,变美,变高尚。可惜它太让人失望了,世界依旧是老样子,而它却带走了黄姝。

—————@

人性的最初,都是非黑即白,两者势均力敌,终己一生像在打一场灵魂的争夺战。然而我所见识过的人,绝大多数在成年以后,都是白不敌黑,服输告饶。我清楚我自己这一场灵魂之战看样子是要败的,却固执地将仅存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天真的孩子身上,希望等她长大成人那天,灵魂里能多一点白,再多一点白。

———————

我终于注意到,天台后紧挨着护城河,周围没有公园,没有路灯,也没有老人和孩子,恐怕是这条河水在流经这座城市中,最祥和的一段。水面波澜不惊,映射着比市区里更繁密的星光。这个夜晚,它只接受一个生命的陪伴。唯一干净的生命。

————————

从地面上渗进来的水,在防空洞顶部分散成许多条缓缓前行的细流,凝结出一片成群的水珠,在手电筒和火焰的映照下,反射出星星点点闪烁的光亮。……原来真的有星光。【这是我读过的小说当中最棒的结尾,我就是被这短短几百字整哭的。防空洞的象征意义太赞了,两个与这个庸俗世界格格不入的人,在那个城市里最黑暗最恐怖的地方,发现了只有他俩才能看到的绝世之美。然后小说戛然而止,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去想象那两个相依为命的人在那一刻的纯真感情。郑执太残忍了……唉,啥也不说了,我再去哭会儿。——转土摩托】

———————

57:当我听到秦理的名字,还是浑身一震,说不出话,仿佛被一只从黑暗中伸出的手扼住了喉咙。

80:我的人生似乎一直在重复犯类似的错误,当时看着没多重大,等发现时已经满盘皆输。

——————

冯国金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注视着不远处的市府大路上,几名正在扫雪的清洁工。他们都身着亮橙色工作服,背后一道反光条仿佛是他们脆弱生命的最后一道保障。前不久刚有一名女清洁工在夜里扫雪时被酒驾的司机撞死。腾空到落地不足半秒钟,比流星划过还快。一堆堆雪包拱立在街边,像一座座白色的坟头,冯国金脑子里在想,这里面哪座属于女清洁工,哪座又属于黄姝?

297:我在青春期时有一个重大发现,自觉很神奇:每个半美不丑的女孩子,当她开始整天黏在一个真正的美女身边,自己也会逐渐朝美的趋向生长。仿佛美女是一种可以诱发基因进化的活体酵母。这个发现就是来自冯雪娇身上。但冯雪娇是那个被发酵的,酵母是一个叫黄姝的女孩。两人成为朋友后,我开始能见到冯雪娇眼中偶尔流露出的自卑。随之有了另一个重大发现:人心底的自卑但凡被放出来过一次,这辈子就跟定你了。冯雪娇骨子里的自信跟自卑,都是黄姝替她发酵出来的。

311:昏昏沉沉的我,以为自己已经从被压迫的梦境中清醒,然而很快发觉自己竟掉入了另一个梦境,这个梦显然要美好更多——因为全班其他男生随之鱼贯而入,我私人的梦被集体性骚动给搅黄了。

我原以为,她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到头来,我也不过是个普通观众。

我有一度用语言无法阐释清楚那一瞬间的失落,直到多年以后才幡然醒悟,那一刻的她跟这个世上一切美丽的事物并无两样,被世人分享才是造物主赋予她的使命,既似遥不可及,又能轻易染指。假如当年的我天赋异禀,拥有足够智慧懂得这个简单道理,我一定会选择无视她。因为无视是逃避痛苦的最好方法,后来的许多年里,我都是如此面对人生中那些险些要我命的痛苦的。

黄姝孤零零地站在讲台靠近门的一侧,来回甩动的马尾像一柄无声的钟摆,提醒所有不安的目光,时间并没有静止。

322:挺讽刺的,人这一辈子,唯一逆生长的东西就是胆量——青春期第三个发现。

老头儿姓张,退休工人,在33号楼住十年了。楼刚建起来时,铁西区除了工厂,一半还是棚户区。开发商原本是本市挺有实力的一个老板,后来因为在工厂拆迁中侵吞国有资产被一帮老干部集体告了,跑路国外再没回来。(自语:那会儿也许这类事情应该很多,八十年代初,刚刚改革开放,大家都奔钱去,那个时候好像人人都看透一切,感觉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我妈妈经常同我聊一些改革开放初期人的转变这类话题。她说那个时候人的变化非常奇特和速度,很多人从过去的理想主义一下进入现实主义,太多人一下变得太现实,中间似乎都没有缓冲过程,很多人仿佛一夜之间就看透了一切,都变得那么“世故”。她总说事实上改革开放后这代人没有他们那代人幸福,这代人活的现实,也比较空虚,没什么追求,眼睛里只有钱,如果细想想,还是蛮痛苦的,一个人假若只追求钱,没有那些虚无缥缈的精神上的某种东西支撑,假若钱挣不到时,就只剩下痛苦了,记得她还对我说过:他们那个年代的人,虽然贫穷,虽然很傻,有时还是蛮怀念那股傻劲,大家都活的很有追求,很有干劲……读到这段,非常自然想起同妈妈聊天的时光,也许我和妈妈都喜欢读书的原因,妈妈有时总喜欢把我当做她的聊天对象,同我聊许多,我也喜欢问,由于当时小,对妈妈许多话并不十分理解,现在回过头去想,我妈妈许多话可以堪称为真理,现在很怀念同母亲聊天时光。)

———

338:难怪。难怪我在午睡时做了那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道不祥的异光炸裂,像白色的烟花。醒来时,我的两腿间有什么东西也跟着苏醒,被书桌膛压迫得硬生生疼。直到黄姝的味道从我身旁掠过的那一刻,才终于醒悟:我和我身体里的一切,早早为那个多事之秋的午后准备好了。

直到黄姝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第四年,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我都没有真正牵过一次她的手。当时的我并无法意识到,这将会成为我今生最遗憾的事。我没有能力预知,自己在成年后还会爱上别人,效仿大家娶妻生子,过上世人眼中平凡且稳妥的常俗日子,然后在某个祥和的夜晚,突然在某一瞬间,从熟睡的妻子身旁惊醒,盯着卧室角落里令人恍惚的黑暗,对那个久远前的自己说,你居然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

她可是你这一生爱上的第一个人。

——————

560:正因为那一切的开始跟结束都有明确的时间节点,背叛的感觉才会来得如此直接。秦理驮着黄姝越骑越远,朝黄姝家的方向。我依稀记得,当晚天空中的云层很厚,月亮时隐时现,跟着他们跑了。

————@

681:生活一直令我感到虚幻不真实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所有坏事好像都是集中在十二岁那年发生,从那以后,并没有人跟我解释过生活为何突然开始如此艰难,但一直有个声音在对我耳语说: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不用明白。自从我听从了那个声音的指引,日子反而好过多了。我长大后甚至一度怀疑,是当年那一锹给我削开窍了,佛家叫顿悟。

710:那一次,老范儿再也没有力气站在讲台上发表义正词严的演说,而是眼睁睁看着班里甚至全校的男生,轮番欺辱瘦小的秦理,无计可施。秦理似乎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大志被枪毙之前,他已经有多少年没见过那个男人了,就算大街上走个对碰,彼此都未必认得出。一个跟自己几乎毫不相干的人,居然可以在死后继续笼罩他的生命,密不透风。学校广播里,连续几天都在播放庆祝“8·3”大案破获的喜讯,甚至有警察来到学校集中对高年级同学进行了一次普法教育,但没有人听,所有同学都在扭头围观秦理,大声讥笑,西瓜太郎亲自出马也镇不住,因为这次孩子们好像的确站在了正义一方,正义怎么能被苛责呢?最后还是老范儿站出来,假装有事把秦理叫出阶梯教室。秦理走出去的时候,身子挺得很直,一个红墨水瓶突然从学生中间飞出来砸中他的后背,扔墨水瓶的男生他爸以前是开出租的,被秦理他爸亲手勒死了。鲜红似血的墨水溅满在那身洗得泛白的校服上,仿佛身中一枪。秦理的身板始终直挺挺地一路走出大门,没回过头。

720:就在普法结束当天下午,第.二节自习,秦理开始收拾书包,是老范儿劝他提前回家的,特意打了个电话让他家人来接,可是他爷爷突发脑溢血住院了,秦理只能自己走。座位在第一排的秦理,不慌不忙,收拾得很仔细,他有整理癖,一本本书在桌上都擞齐了才小心地放进书包。多少年后,我再回想当时的画面,才明白其实那是秦理的无声抗议,那些书对他根本没有意义,早都烂在他脑子里了,甚至是他自从.上小学就懒得翻看的小儿科,但他就是不能把它们丢在那里,任一些蠢货在.上面乱涂乱画,用狗爬一样的字迹写满谩骂的言语。收拾到一半的时候, 后排两个高个子男生你推我搡地走上前,为了争夺谁先对秦理下手的特权,自己几乎要打起来,最终达成共识,一个反扭住秦理双手,一个倒拎起秦理的书包把东西倒了个底朝天,然后狠狠地把每一本书都踩个遍,一-脚比--脚震天响,仿佛在擂战鼓,果然又召唤出前排几个小个子男生的斗志,纷纷围上前来补脚,相互比试着谁踩出的脚印更完整。秦理拼命想要挣脱双手,却适得其反,一脚脚踩下去更尽兴了,但他始终没有发出一声,眼泪被死死噙在眼圈里,没漏走一滴。

秦理拽了拽拉链被扯散的校服,蹲下来,重新一本本整理地上的书,将每一页印有脚印的都撕掉,狠狠搓成团儿堆在桌子上。坐在我身边的冯雪娇,对着自己文具盒撒气说,他们太欺负人了。几乎就在同时,那阵熟悉的香味再次经过我的身旁,从最后排走到讲台前,众目睽睽之下,黄姝蹲下身,帮秦理一起收拾地.上的书,认真的样子仿佛那些散落在地的,是两人共同拥有的东西。余兴未消的几个男生先是跟所有人一样愣住,随即爆发出一阵非常原始的哄嘲声,我从小喜欢看《动物世界》,对那种声音再熟悉不过。“小姐姐给弟弟喂奶喽——”“杀人犯跟精神病结婚喽——”来回无非那么几句,但是谁也没有再上前,恐怕是都没想出什么新动作,或是忌惮蹲在地上还差不多跟他们一般高的黄姝。就在此时,他们中最好的代表被从后至前哄抬出来 -胡开智,他如被众星捧月,般,踱着亮相似的步子,缓缓走到台前,先是对着台下观众挥了挥他的大手,然后才一把拎起秦理的书包,把书甩得漫天飞,秦理站起身,跳着脚抢书包,观众被逗乐了,胡开智再一反手将他推了个跟头,笑声加剧。

只差一场压轴戏了 。胡开智看着蹲在地上拿眼睛瞪他的黄姝,傻笑着抹了一-把鼻子底下百无一用的大青鼻涕, 反手擦在了黄姝细密的头发上,整场演出以隆重的掌声和欢呼声谢幕。我的眼睛刺痛,几乎快睁不开,耳边传来冯雪娇的哽咽声,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反复嘟囔,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我感觉自己的脖梗子好像被人揪着站起身,又推着我走向前,双手不由自主地操起秦理的空椅子,在空中划过半圈,劈向胡开智的脑袋,喉咙里有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在吼:胡开智我…… 椅子很沉,胡开智抬高双手擎住的一瞬间,我的手也撒开了。椅子撑儿划破了胡开智右手的虎口,血顺着滴到水泥地上,我低头看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顷刻间,鸦雀无声。秦理已经站起来了,我下意识地扶起一直蹲在地上的黄姝,说,回座吧。那是我今生跟她说过的第一句话。黄姝走在前,回到最后一排,我跟在后,回到冯雪娇身边。只剩下胡开智仍旧站在讲台旁,像个被拔掉了触角的蚂蚁,原地转了两圈后,走去卫生角拿起拖布,自己把地上的血擦了。他那脑子,就算砸坏了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本来就不好使。我心里清楚,他不敢告老师,那会成为他身为一-个恶霸的污点。胡开智走回座位时特意绕到我身边说,王頓,……你给我等着。】(自语:这段写的太好了,把人性的残忍全部写出来了,读这段时,我的眼泪无法控制住往下流。)

—————

769:黄姝解下头绳的一瞬间,黑长的鬈发伴随轻轻甩头的动作,从我的鼻尖掠过。除了祈求时间能够静止在那一刻,脑子里竟然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下身也没再出现异样,我知道,我的爱又干净了。

780:那天的夕阳正好。我骑着车,哼着歌,羽绒服紧贴胸口的内兜深处装着两颗叠在一起的蓝心。电影里曾看过那么多爱情故事的开头,都不如自己这个。一切都恰到好处。(自语:给我一种诗意和纯粹那种美,可惜现在的孩子是不是无法明白这种纯纯的爱,这种爱也许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王頔,也不再会有,不过这感觉,假若你有过一次,你就没有白活,这种感觉就是那种可遇不可求,不是你想要就会得到的,完全不在自己的撑控之中。)

—————

792:伤好以后,我爸妈带着我去校长办公室找西瓜太郎,老范儿也在场。我妈求西瓜太郎能不能把我的处分销掉,怕上了初中还会背在档案里。西瓜太郎不同意,我爸妈送的烟酒他也没收,大概没看上。我妈哭了,他俩都没辙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顶着满脑袋纱布,冲西瓜太郎敬了个少先队礼,宣誓一样说,校长,如果我能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上育英初中,能不能请求你把我的记过处分销掉?先是老范儿一愣。西瓜太郎喝了一口茶水说,不用第一,只要你能考上育英,我就给你销掉。我放下手说,谢谢校长,拉着爸妈走出了那间空旷的办公室。

近两年,我妈总爱提起这件事,尤其喜欢给一家人讲,一说就掉眼泪。她说,我觉得我儿子就在那一瞬间突然长大的,比谁家孩子都懂事儿。我怀抱着女儿,捏着她那像富士苹果一样透红的脸蛋,想起了我爸那句遗言:“爸没本事”。

917:千禧年来了。冯雪娇长大了,我也长大了。秦理正在长大。但我们谁也赶不上远远把我们甩在身后的黄姝。二十一世纪是我们的时代,电视里是这么说的。唯一能证明我们仍不过是孩子的理由是,只有孩子,才会把“未来”跟“美好”误解为同一个意思。

964:死亡也一统不了天下

死去的人赤身裸体

一定会与风中的人

还有西沉的月融为一体

骨头被剔净

白骨又流逝

他们的肘旁和脚下一定会有

星星

尽管他们发疯

却一定会清醒

尽管他们沉落

沧海却一定会再次升起

尽管情人会失去

爱情一定会长存

死亡也一统不了天下

诗歌延续着夕阳的余热,将我跟秦理笼罩在一起。当时的未来与如今的过去,被记忆打乱又重置,唯独我始终毫不知情。那个年纪的我,理解不了诗歌,但我曾理解过秦理,哪怕只有一刻。“死亡”二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稀松平常,行云流水,像那一辆辆从我们中间穿梭而过的自行车,载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汇入晚霞。

1210:窗上的落日已经走了,天边只剩一道红线。那是20世纪最后一个黄昏,竟无任何别致。我对那天的记忆截止在夜幕降临前,黄姝和冯雪娇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家,完全没印象。

1221:彼时我已陡然开悟,明白人生和世事大抵如此,靠近了,都不壮观。

1411:并非被任何人强行拆散,而是生命的洪流注定将我们天各一方。如同早慧是秦理的天赋,悲观也是一种天赋。我的天赋。我只是没有想到,黄姝竟是以那样一种不留情面的方式离开,甚至不容我有一丝喘息之机。

1433:自从我搬家以后,跟秦理平日虽在一个校园,却分属两个世界,只有周末五人组活动时才能相见。直到初一下学期,班主任崔老师要介绍一位新同学入班。伴随着一阵好奇声,你走了进来,秦理,我怎么也没想到是你。天才再次沦为跟庸人为伍,就因为一场可笑的病痛。如今想起来,那是我们第二次面对同样的情景,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正式告别的开始。秦理,假如没有你,可能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是谁又有资格怪罪你呢?毕竟将你生吞活剥了的,不是别人。(自语:“秦理,假如没有你,可能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是谁又有资格怪罪你呢?毕竟将你生吞活剥了的,不是别人。”这段话说的好奇哦,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这又埋下了什么伏笔?这本书唯一不好的就是口水话有点多,不过对于一个八零后的作者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虽然比不上经典,但还是让我喜欢,阅读途中,许多地方让我流泪,他的文字能够走进读者的内心深处,能够打动读者,这是郑执最优秀的地方。我发现自己这类书读的太少。)

1600:一个人的记忆到底能不能选择?我的答案是能,我试过。记忆是可以被操控的,只要心够诚,所谓的真相也会为你让路。相信即真相。我相信黄姝是完美的,美到大千世界都容不下她。

1652:她永远那么善良,善良到让人不忍。而我和冯雪娇却在那天亲手把刀扎在她的心上,悄无声息。(自语:黄姝的善良太多人不明白了,那个时候也许我们也不会轻易和黄姝这类人交朋友,总感觉她们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读到这段真的有点扎心,也许那个时候的我也是远离他们,永远都无交集。回想起学生时代的我……)

2015:夜色中,那感觉好像不是一条防空洞通道,而是一条时光隧道,忘记到底过了多久,当秦理和黄姝出来,我们所有人都将一起回到更年幼的时候,没有嘲讽、没有嫉妒、没有成人世界的言不由衷和尔虞我诈,只有遍地的欢笑,和漫天的星光。

2018:坐卧铺火车去北京的那个晚上,我几乎整夜没睡,躺在下铺垫高枕头,瞪大眼睛看着车窗外的星星追逐着我。大学那几年,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独自坐那班夜车在家乡与北京之间往返,可是再没有哪个夜晚的星星,像第一次那样闪烁着真诚。有那么几次,当我早已对车窗外的星光失去兴趣,竟突然想起秦理和黄姝走进地下防空洞的背影,已经成年的我,真的很想知道,在那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夜空里,到底闪烁着怎样的星光。

2155:尽管仍是寒冬,可还是妨碍不到凡人行立坐卧、吃喝拉撒,反正他们早已习惯了寒冬,几百年,几千年,老天爷冷他的,我们活我们的,这他妈才叫人性。

2164:女儿快一岁开始,我便时常跟她对望发呆,那双眼好像有股能涤荡不洁的魔力,赐予我短暂的心安。清醒过后,又会莫名替她感伤。因为我知道,那股魔力会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渐渐消失,人世间太多的不洁,会混淆她的视听,浸染她的心胸,甚至胁迫她与之同流合污。人性的最初,都是非黑即白,两者势均力敌,终己一生像在打一场灵魂的争夺战。然而我所见识过的人,绝大多数在成年以后,都是白不敌黑,服输告饶。我清楚我自己这一场灵魂之战看样子是要败的,却固执地将仅存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天真的孩子身上,希望等她长大成人那天,灵魂里能多一点白,再多一点白。

2170:一等奖的奖金有三千块,十五岁以前我从来没在手里一次攥过那么多钱,虽然是一张汇票,比不上三十张人民币有厚重感,但是当我把它交到我爸手上时,他的双手往下沉了又沉,拉弯了腰,好像是在接受领导颁奖。在我刚上小学时,他一直是厂里的先进职工,每年年底都会从领导的双手中接过一箱鸡蛋、一袋白面、一盒冻刀鱼,还有他最看重的那张奖状。那些奖状直到他去世还贴在客厅的墙上,整整一面,跟着老房子一起泛黄发霉。厂子倒闭,下岗以后,我知道他最怀念的还是上台领奖的瞬间,那是属于他一生不复再有的辉煌,直到我那张奖状最后一次成全他,我偷偷凝视了他那双手很久,除了被热油溅烫的疤痕,十个指甲缝里是永远洗不净的辣椒面跟孜然。自己结婚以后,我曾无数次在睡前回忆他短暂的一生,他的一生虽然大部分时间败给了贫穷,但他的灵魂没有败给黑暗,起码他身体里的白,到死都没服软过。

2308:我在想,为秦理短暂的一生,我们到底该承受多少内心的谴责,才能心安理得地过完下半生。那一场事故,对你来说是无意,可对我来说,是一场试炼。敌人只有我自己,我是自己认输的,跟你不一样。所以直到婚后,我也从来不敢跟你提起当年的真相。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害怕,害怕被我最亲近的人鄙视终生。

———

二十一世纪是我们的时代,电视里是这么说的。唯一能证明我们仍不过是孩子的理由是,只有孩子,才会把“未来”跟“美好”误解为同一个意思。

13
《生吞》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