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9.6分
读书笔记 无法描述的恐怖
y

最出乎我们意料的发现,是一个在前额叶皮层,即布洛卡区发现的白点。在这里,意味着这片脑区的活跃下降。布洛卡区是脑中的语言中心,中风病人的这片大脑区域通常会因为供血中断而出现问题。如果布洛卡区不能正常工作,你就不能让你的思想和感情变成词语。我们的扫描结果表明布洛卡区在闪回触发时不能正常工作,换言之,创伤对大脑的影响可能类似于大脑的物理损伤,例如中风。

所有的创伤都是先于语言的。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抓住了这种无言的恐怖。当麦克德夫发现国王被谋杀的尸体时,发出惊叫:“啊,可怕!可怕!可怕!不可言喻、不可想象的恐怖!”在极端的情形下,人们可能会喊出粗话,或呼叫母亲,或发出嚎叫,或直接吓呆。暴力犯罪的受害者或者事故受害者在急诊室中呆滞地坐着;受过创伤的孩子拒绝说话;照片里,参战士兵空洞的眼神无言地注视着虚空。

尽管创伤性经历可能已经过去多年,人们通常依旧极难谈及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身体会重新体会到恐怖、狂怒、无助以及想要战斗或逃跑的冲动,但这些感受都几乎无法言喻。创伤在本质上将我们逼到了理解能力的边缘,我们无法用在日常体验中发展而来的语言描述创伤。

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不能够谈及在他们身上降临的悲剧。大多数幸存者,或多或少,就如同第一章所叙述的退伍士兵,得出了他们叫作“表面故事”的一套说辞对付其他人,来解释他们的症状和行为。然而,这些故事几乎不会触及内核。要将这些创伤性经历变成一个有始有终、完整流畅的叙述,是极度困难的。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记者,例如著名的CBS记者埃德·默罗(Ed Murrow)也难以叙述他在1945年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解放时看到的场景:“我求求你们相信我所说的:我仅仅是报道了我的一小部分所见所闻而已,而我所见的大部分都超出了语言能描述的范围。”

当语言无力描述时,图像就会以噩梦或闪回的方式萦绕着我们的大脑。与布洛卡区的激活不足不同,布罗德曼19区(视觉皮层)高度激活。这一区域负责接收一开始进入我们的大脑的图像。我们惊讶地发现,即使创伤性经历已经过去多年,这一区域的大脑皮层仍然持续激活。在正常情况下,布罗德曼19区的激活会迅速转移到其他大脑皮层区域,开始解读视觉刺激。我们又一次发现,大脑好像重新面临实际发生的创伤性事件一样。

0
《The Body Keeps the Score》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