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头统治铁律 8.9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民主组织中的领袖
如林
从政治上说,现代政党是一种战斗性组织,它必须按照战术规律行动,后者首先要求政党具有政治动员的能力。革命劳工党的创立者拉萨尔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他指出,社会上实际存在的独裁统治不仅在理论上有着充分的说服力,而且在实践中是必不可少的。他说,普通成员必须无条件服从他们的领袖,整个组织必须如同该组织领袖手中的一把斧头。
实践中的民主体制示意图:
大众在组织上的脆弱性最明显的证据在于:当他们的行动失去领袖时,他们便纷纷作鸟兽散;他们似乎天生就缺乏重新组织起来的能力,除非有新的领袖出现并取代原来的领袖,他们始终是一盘散沙。
说它自发就运动本身而言的,成为运动的领袖并非完全出自领袖个人的努力,而是客观情势推动的结果。如同军队一旦失去指挥官便立即乱作一团,失去领袖的群众运动很快便会陷入崩溃,这是在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大众需要引导,若没有来自外部的并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权威地指点,他们便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而这对那些担任领袖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所有这些职务在给予领袖莫大荣誉感和凌驾于大众之上的权力的同时,也使得他自己越来越变得不可或缺,但其中也需要领袖以坚持不懈的繁重工作为代价。这对于那些身体不是很强健的人来说,往往是导致他们早亡的重要原因。
领袖所赢得的人们对他的顶礼膜拜常常伴随他们一生。其中少数人将被永久神化。
由于人们彼此间素质上的差异,某些人能够统治大众。一个领袖并不一定具备其作为领袖所必须的所有品质,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具备能够使意志力相对薄弱的人服从的意志力;其次还有:它应当具备能够给自己周围的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广博的知识;说服他人的能力,能够以自己的思想观念充分激起他人的想象力,并以其个人魅力赢得他人的尊敬;领袖本人必须具有充分的自信,即便有时会表现出过度的自负,也应懂得如何使大众分享这种自信;最后,在某些情况下,领袖也应保持善意和中立,在大众心中唤起耶稣基督的形象,从而再次唤起那种在民众心目中已经淡化却仍未完全消失的宗教情感。
大卫·休谟曾说,在农业生产实践中,年长农民相对于年轻农民的优势在于他们对日照、雨水、土壤等条件对作物生长的影响规律的准确掌握,而这些知识都需要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不断总结把握。在政党活动中,那些阅历丰富的长者也具有类似的优势,他对各种事件的来龙去脉有较为准确的把握,后者正是构成大众政治活动的基本线索和大众心里的内涵,所以,他的行为往往能够得到其敏锐的洞察力的引导,而这种洞察力是年轻人所不具备的。
领袖权力的主要来源,在于他们的不可或缺性。若一个人能够使自己不可或缺,他便获得了空前强大的权力。
这样,民主在经历了一种由优异分子统治的政府形式之后,最终变成一种贵族统治。无论从物质上还是从道德上,领袖应该被认为是最能干、最成熟的一群。所以,他们有权力和责任将自己置于领袖位置,不仅作为党的代表,而且作为能够清楚认识自我价值的个人担任领导职务。
另外,政府频繁更迭、朝令夕改,使其很难控制局面。而且,对于那些玩忽职守、滥权施法的人来说,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责任转嫁到他人头上。“轮流坐庄”——正像美国人所称的那样——无疑体现了一种纯粹的民主原则,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可以防止等级制官僚习气的滋生。然而,这一优点却被领导人因为任期短暂而疯狂聚敛这一弊端大大地抵消了,后者所造成的后果无疑将是灾难性的。另一方面,君主体制的一大优点便是:为其子嗣的利益计,世袭君主常常与自己的职位有一种毫无偏私的、持久的利益关系,这使他能够尽量避免推行那些对自己国家命脉产生破坏作用的政策。这就像地主不会采用那些虽然能够为自己带来巨大的短期收益却严重破坏地力的耕作方式一样。
0
《寡头统治铁律》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