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 6.8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熊阿姨

P10.我选择住在纽约还有一个原因:我是一个作家,很少有城市能够滋养作家。纽约是那个得天独厚的异数。不论是广告、出版或教学,纽约都能提供特殊的生态环境,整座城市生机勃勃,变化万千,让我想起雨林。除了雨林,没有一个生物栖息地能像纽约一样,滋养如此缤纷的生命形式。

p72.我在游乐场还有公园和其他妈咪聊天,从她们身上我学到一件事:该做的事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做?在你以为该开始的时候,再提前很多时间准备就对了。

P76.理论上学校每个年级招生时,只收八月以前出生的男孩,我儿子是七月生的,差一点就要转年才能入学,但还在期限之内:不过嫂嫂说,学校的官方期限是八月,但其实是五月,而且他们比较喜欢收十月出生的孩子。也就是说,在一月、二月、三月受孕的母亲,通过了母猩猩菲洛的竞赛,她们的孩子可以进人人想进的学校。其他在六月、七月、八月生孩子的母亲,在曼哈顿私立学校的体系下,她们的孩子则一辈子都背负着污点。我一个上东区的朋友开玩笑,她说做试管婴儿的诊所应该在九月、十月、十一月警告大家:这段时期别做人工受孕。

P89.除了非洲塞伦盖蒂草原旱季时,口渴的动物抢水喝的水坑,世界上最危机四伏、你争我夺、血流成河、龙争虎斗的地方,就是曼哈顿私立贵族学校早上与下午的家长接送区。接送区的走廊,让高盛集团的会议室(此处据某位投资银行家形容:“那里的人甚至懒得在背后捅你一刀。他们会当着你的面直接砍你,然后踏过你的尸体。”)看起来是个祥和、友善、可以和善良质朴的奶奶一起散步的地方。

P95.“好多瘦骨如柴的女人,好多巨大无比的包包。”

P125.上东区的妈妈都是执着的高手,就算是恐怖主义也挡不住。我发现,不论是找夏令营,或是研究孩子的脓痂疹要怎么治,握笔能力要怎么训练,以及要如何省吃俭用,才能不比卖掉汉普顿的别墅也能在阿斯彭买房子,管他是什么样的疑难杂症,上东区的妈妈都绝对可以找出答案。我们会花数小时在网络上找到我们想知道的事,然后全神贯注研究那些资料。

P134.那就要恭喜你了,我心想,因为你得卖开司米毛衣卖到死,才买得起一个铂金包,就算只是我这种等级的款式也一样,而且前提是,你的找到愿意卖给你的爱马仕店员,我觉得那不太可能。不过我没把心中的话说出来,只是默默买下我买得起、她买不起的衣服,一边想着在上东区,要把一个女人的自尊心撞下人行道的方法,实在多到无以计数。

P147.第一次试穿lululemon的裤子和贴身外套时,我发现这个品牌的魅力,在于衣服紧紧包住你整个人。衣服不只是衣服而已,而是某种束腹装,某种紧身衣,除了可以把赘肉包起来,还可以把身上所有的东西提起来,但又又赤裸裸把身材全部展露出来的感觉。lululemon刚出来一两年的时候,女性穿这牌子的裤子时会搭长版上衣或外套,盖住小腹和屁股,或是把长袖上衣绑在腰上。但接下来女人一齐宣布:“怎样,我就是有骆驼蹄,就是有屁股,不爽不要看。”大众一下子就习惯了。最初看起来过于暴露的穿衣方式——露出女性腰部与耻骨之间的躯干正面与背面——很快就变得没什么。男人每天被lululemon包裹的下半身密集轰炸,走到哪都看得到,他们除了适应,不再大惊小怪,还能怎样?

P149.我换上全身的lululemon,在一个春天的早晨,抵达离家不远的健身教室。教室环境通风、干净,有着挑高天花板,白色墙壁,某几间是木头地板,某几间铺着蓝色地毯。前台的女孩招呼我,她知道我是第一次上课,请我签免责合约,接着兴高采烈地问:“你有袜子吗?”袜子?哦,她是说黑色或者灰色、后面绣着小小的“57”字样的防滑短袜。袜底是浅蓝色橡胶圆点,让人踩在地毯上时不会滑倒。我立刻买了一双,一边穿,一边想起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某个邪教组织集体自杀时,都穿着耐克运动鞋。前台女孩人很好,告诉我:“你大概还需要一瓶水。”她把水给我,告诉我钱会记在账上。没错,私人俱乐部可以记账。

P152.我偷偷观察过莫妮卡

0
《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的全部笔记 8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