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 9.3分
读书笔记 第117章 十月五日
Larghetto

“请听我说,”伯爵说,“您是明白我的意思的,是不是,马克西米利安?您不会把我看作一个庸俗无聊、喋喋不休尽说些不着边际的废话的人。 当我问您有没有减轻痛苦的时候,我是作为一个洞悉人类心灵秘密的人在对您说话。嗯!莫雷尔,让我们一起深入到您的心灵,来对它作一番探索吧。充满在您内心的,难道仍然是那种让您全身都感到跳动不已的焦躁不安的痛苦,就像狮子被蚊子叮得乱蹦乱跳那样吗?难道仍然是那种直到进坟墓方能停息的狂热的渴望吗?难道仍然是那种使人一心想去舍生就死的深深的悔恨吗?或者,也许那仅仅是一种丧失勇气的沮丧,一种遏抑住 希望之光不让它闪耀的烦恼?也许那仅仅是一种使人欲哭无泪的丧失记忆? 哦!亲爱的朋友,如果是这样,如果您已经哭不出来,如果您觉得那颗麻木的心已经死了,如果您已经只有最后那点祈望天主的力量,只有最后那道投向上天的目光,那么朋友,我们就什么也别说了,因为任何话语相对于我们灵魂所赋予它们的含义来说,都太狭隘了,马克西米利安,您的痛苦已经减轻了,别再抱怨了吧。”

0
《基督山伯爵》的全部笔记 5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