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库罗斯悲剧六种 9.3分
读书笔记 普罗米修斯
沉默是金

在希腊文学的各部门之上有一种风格叫做崇高的风格。崇高并不是壮丽。壮丽的风格就在希罗多德( Herodotus)的历史里也找得出。埃斯库罗斯的风格是庄严的,尊费的,古老的,崇高的,那些异奇的字汇的采用也是他风格里的特色。崇高的风格里得要含有古拙的成分,即是含有旧式的语法与旧式的字形的变化。这一类诗人可以自由的创造新字。希腊文字在埃斯库罗斯的时代里还不是一种完美的工具,直到了攸里辟得斯手里才变得十分精确。埃斯库罗斯得要极力锻炼,像但丁( Dante)一样要设法使他的文字结晶。索福克勒斯的意义很容易被我们弄错,但仔细想想便可明暸。当这三位悲剧大家都做到很简洁的境界时,他们的作品便难于分别。埃斯库罗斯也常常像攸里辟得斯那样简单,攸里辟得斯也常常像埃斯库罗斯那样粗壮.攸里辟得斯并不老是用很坏的训辞来代替好歌。但当埃斯库罗斯做得很简单时,他把美加在庄严和力量里,这种风格赛得过索福克物斯的圆润完美,和攸里辟得斯的简捷流利,史诗的单纯要在粗壮的韵文里才能存在,这特点不是索福克勒斯所有的,不管在他的作品里含多少荷马的味儿。埃斯库罗斯总是抱着一大方砖石抛在他那句子的构造的头上,这些字有时候超过了限度。无怪乎布劳宁会说埃斯库罗斯的词句似雷鸣。

0
《埃斯库罗斯悲剧六种》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