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9.4分
读书笔记 第158页
凪阈
有的时候,人体某一部分的一个动作、一个状态,在他笔下都获得了无限复杂的 、各种各样的意味。
在鲍罗金诺战役之后 , 在伤病员帐篷中 , 医生围裙沾满鲜血,双手沾满鲜血 , “用一只手的大拇指和小指捏着雪茄 , 这样可以避免让它也沾上血" 。 手指的这一状态表明 : 可怕的工作没有中断 , 没有厌恶感,对创伤和鲜血无动于衷——这都是长年习惯的结果,还有疲倦,还有忘记一切——愿望。全部这些复杂的内心状态都集中在一个细小的躯体的细节:两个手指的状态——描写才用了半行文字。

0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的全部笔记 14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