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聚诗存 8.0分
读书笔记 一九四三年
tekhelet

黃裳《珠還記幸》(增訂本)(三聯書店,2006)頁322之圖片為錢鍾書自書詩作二首。黃裳沒有指出此箋的書寫年代,錢鍾書作字,早期較規整接近楷書(1950年代及以前),後期則多用行書(改革開放之後),從書法風格來推測,當寫於後期。

第一首

袷衣寥落臥騰騰,差似深林不語僧。
搗麝拗蓮情未盡,擘釵分鏡事難憑。
槎通碧漢無多路,夢入紅樓第幾層。
已怯支風慵借月,小園高閣自銷凝。

在《槐聚詩存》中繫為一九四三年所作,題為《古意》,《詩存》無手跡結尾處的「蒲園且住樓作」。

按:錢鍾書在〈《宋詩紀事》補正〉題記中也落款「槐聚識於蒲園之且住樓」,楊绛解釋說「我家曾於一九四九年早春寄於蒲園某宅之寫字樓,鍾書成為且住樓」(見楊绛〈記《宋詩紀事》補正〉),而在《我們仨》中,楊绛提到「我們擠居辣斐德路錢家,一住就是八年」,錢鍾書1941年抵滬,1949年離滬赴京,恰好八年。楊绛這兩處看似略有矛盾的記述其實並不衝突,很可能是她為了簡便起見,在《我們仨》中略去了短暫寓居蒲園的經過。

反倒是錢鍾書手跡中說此詩是且住樓所作(1949年),而《詩存》中卻把此詩定為一九四三年,必有一誤。因為《詩存》是錢鍾書親自編訂的,而詩稿卻有可能是憑記憶默寫的,因此,可能的情形是:錢鍾書為黃裳手書詩作是在晚年,默寫自己四十年代的作品時記憶不準確,把一九四三年的作品誤記為一九四九年暫住蒲園時所作。等到編輯《槐聚詩存》,檢核了資料,自然找到了準確的創作年份,最終編在一九四三年。其實,「古意」之類的標題,本身就和「無題」有些相似,屬於萬用的題目,標題和詩句本身也沒有直接的緊密關聯(對比第二首詩,詩題和詩句就是直接對應的,不可能把此題安在別的詩作上),錢鍾書在為黃裳書寫這首「古意」舊作之時記錯了寫作年份,也是極有可能的了。

第二首

啼月雞聲欲徹天,沉沉墟里冷無煙。
哦詩直擬陶元亮,誤落塵中忽卅年。

《詩存》中為一九三九年所作,題目即是《耒陽曉發是余三十初度》。手跡作「啼月雞聲」而《詩存》為「破曉雞聲」。錢鍾書生於一九一零年,由此可見他是按照中國傳統,將年滿二十九周歲視為三十歲的開端的。

0
《槐聚诗存》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