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天人之际 8.2分
读书笔记 第50页
FACT
巫文化的结构与模式在轴心突破后的思想及文化史上仍有一脉相承之处;不过此谓”相承“并不是直接的,而是经过了移形换位的种种曲折,最后才达到推陈出新的境地。下面我将根据历史实例来说明此一论点。
引自第50页
轴心突破的一个最显著的标志是超越世界的出现,它和现实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雅斯贝尔斯在他的历史理论中将“超越(“ transcendence")这一观念放在很中心的位置上。他继承了西方柏拉图以来关于永恒不变的超越世界与变动不居的现象世界的两分说,而且也吸收了佛教“此世”与“彼世”的分别。把“超越”的观念应用在比较文化史的研究上,他断定每一经过了轴心突破的古文明都创建了一个独特的超越世界。因此,如前面已指出的,柏拉图的“理型”、印度教的“真我”、佛教的“涅槃”、以色列的“上帝意志”和中国的“道”,在他看来,便恰好成为不同文明的“超越”的具体表现了。但由于他对中国思想史所知有限,因此关于“道”的“超越”究竟属于何种性质,无一字论及。这却是本书必须面对的大问题。
引自第50页
由于历史与文化背景的差异,每一古文明与轴心突破过程中所体现的“超越”都不相同。
引自第50页

0
《论天人之际》的全部笔记 3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