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 9.1分
读书笔记 第264页
vel

聪子恨不得撕掉羞涩的面纱,毫无保留地向本多倾诉说,自己每次同清显幽会,都觉得这是最后的诀别了。特别是这友,他们沉浸在大自然的清明和宁静之中,彼此间的感情曾达到了多么可怕的、简直令人感到眩晕的高度。究竟怎样才能使本多理解自己这种心情呢?她边说边泛起一种焦灼感。然而,就像向别人描述死、宝石的闪光和夕阳的优美一样,这乃是最难的事情。

清显和聪子避开过亮的月光,在海滨徘徊。深夜的海滨杳无人迹,由于周围亮得晃眼,高高翘起船头的渔船投在沙滩上的黑影,就使人觉得是可靠的。船上洒满月光,船板酷似片片白骨,伸出手去,月光宛若能把手穿透一般。

海风习习,二人立刻就在船影下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聪子不常穿西装,可今夜这身西装的洁白却那么刺眼,令人生厌。于是她想尽快把这白衣脱下来丢掉,隐身于黑暗当中,然而,却忘记了自己的肌肤也是洁白的。

0
《春雪》的全部笔记 9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