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 8.8分
读书笔记 边城
乖乖隆地洞
翠翠走回家里去,在房门边摸着了那个芦管,拿出来在月光下自己吹着。觉吹得不好,又递给祖父要祖父吹。老船夫把那个芦管竖在嘴边,吹了个长长的曲子,翠翠的心被吹柔软了。
翠翠依傍着祖父坐着,问祖父:“爷爷,谁是第一个做这个小管子的人?”
“一定是个最快乐的人做的,因为他分给人的也是许多快乐;可又像是个最不快乐的人做的,因为他同时也可以引起人不快乐!”
“爷爷,你不快乐吗?生我的气了吗?”
“我不生你的气。你在我身边,我很快乐。”
“我万一跑了呢?”
“你不会离开爷爷的。”
“万一有这种事,爷爷你怎么样?”
“万一有这种事,我就驾了这只渡船去找你。”
翠翠哧地笑了:“凤滩茨滩不为凶,上面还有绕鸡笼;绕鸡笼也容易下,青浪滩浪如屋大。爷爷,你渡船也能下凤滩茨滩青滩浪滩吗?那些地方的水,你不说过全是像疯子,毫不讲理?”
祖父说:“翠翠,我到那时可真像疯子,还怕打水大浪?”
翠翠俨然极认真地想了一下,就说:“爷爷,我一定不走。可是,你会不会走?你会不会被一个人抓到别处去?”
祖父不做声了,他想到不犯王法不怕官,只有被死亡抓走那一类事情。
老船夫打量着自己被死亡抓走以后的情形,痴痴地看望天南角上一颗星子,心想:“七月八月天上方有流星,人也会在七月八月死去吧?”又想起白日在河街上同大老谈话的经过,想起中寨人陪嫁的那座碾坊,想起二老,想起一大堆事情,心中有点儿乱。
翠翠忽然说:“爷爷,你唱个歌给我听听,好不好?”
祖父唱了十个歌,翠翠傍在祖父身边,闭着眼睛听下去,等到祖父不做声时,翠翠自言自语说:“我又摘下一把虎耳草了。”
祖父所唱的歌,原来便是那晚上听来的歌。
0
《边城》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