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科学·常识 8.6分
读书笔记 哲学·科学·常识
橘与粥

读这本书的同时刚好在上《西方政治思想史》,两个发生了一些碰撞,挺好玩的。

这本书讲的内容总的来说就如书名,阐释了哲学与科学、科学与常识、哲学与常识的关系。

这三个议题太大……还是等以后再瞎胡说吧。

不过有几个小的点想记录下来。

一,两种原子论及其之间的关系

第一种是古代原子论。

第二种是我们都知道的近代原子论。

“希腊人很快就从关于基质的最初思辨进入一个更实质的阶段,其中包括他们提出的原子论。原子论是一种认认真真的关于自然的学说。当然,古代原子论跟近代的原子论有性质上的差别。近代原子论是一门实证科学,是通过实验和计算建立起来的;希腊的原子论完全是思辨的产物。从思辨到实证是一个总体的转变。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应当说希腊的原子论是近代原子论的先声,实际上,近代很多科学家如伽利略、牛顿就把希腊原子论当作基本的假说,在那个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探索。我们不能说五行学说会对近代意义上的物理学做出同样的贡献。”

可以看到,两者虽然从根本上来说是完全不同的理论,但在某种程度上说,近代原子论继承发展了古代原子论的思想,古代原子论为近代原子论提供精神上的土壤。

二,为什么希腊会产生哲学?

“希腊有一种特殊的精神氛围,哲学就是在这样的精神氛围中产生的。是什么造就了希腊的这种精神氛围?这是个历史问题,我刚才说,历史学问题没有唯一的答案。希腊的人文地理环境肯定有关系。

此外,希腊有一些特殊的社会条件和哲学的产生有关,其中有两点比较突出,一个是民主,一个是法庭。”还有就是由于民主制中通过演讲民选出领导者的方式催生出了“智者”这一群体,为思辨的产生发展提供了条件。

三,中世纪的两面性。

“过去人们把中世纪视作一个反科学时代,近几十年,这种看法颇有所改变,不少历史学家认为正是中世纪为新时代作好了准备,尤其是在技术进步方面,水轮、风车、尾舵、纺纱车、鼓风炉、机械钟都是在中世纪发明出来的,造纸术、火药等等都是在中世纪从中国传到西方的。

但从大的画面看,在中世纪里,希腊和罗马创建的人类文明几乎完全消失,再没有庞培那样阳光灿烂的城市,没有典雅而又生机勃勃的希腊雕塑,全都没有了。”

想到文革时期也是这样,政治上一片混乱不堪,但在科学层面上,进步可以说很大,不容忽视:①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 ②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 ③我国第一颗氢弹试爆成功④首次培育出杂交水稻 ⑤成功发射“神舟”五号飞船。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无论哪个历史时期,无论在我们现在看来多么黑暗,其实都是有进步与退步、光明与黑暗同时存在的这样一种两面性存在。

当然,这么说的前提也是因为比较分析的前提涵盖的范围很广,如果单单从政治社会上去看待分析中世纪和文革时期,自然还是异常黑暗的。

四,对哥白尼学说的重新认识。

哥白尼学说不是一场天文学数理技术的革命,但它包含了思想观念上的巨大改变,并最终引发了一场革命。天球运行论是引发革命的文本,而自身不是一个革命性的文本,重要的不是它说了什么,而是它使得后来人能说些什么。

(所以也许看待评价一个历史事件的影响大小或者意义应该从两种角度去分析,一种是“它说了什么”,也就是它是否本身对某个领域作出了贡献,偏向于它对同时期产生的影响;一种是“它使得后来人能说些什么”,也就是是否可以起到启发、激发后人对某一领域的有效探索的作用,偏向于它对之后时期产生的影响。这两种满足一种,就可以说它是具有“革命性”的。当然,其实更多伟大事件这两种作用都存在。)

另外,“日心说不是哥白尼的发现,而是阿里斯塔克的设想。但哥白尼并不仅仅是在重新宣扬阿里斯塔克的日心说,而是把日心说和计算联合起来,把宇宙论和天文学计算联合起来,尝试以数学方法来论证实在。 《天球运行论》是哥白尼在他去世前一年发表的,从这部著作发表一直到开普勒发表其《新天文学》的六十年里,几乎只有数学家能够读懂,也只有数学家接受他的观点,并未直接对人们的宇宙观念产生十分重要的影响。”

(或许这体现了历史的魅力所在,我们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并不能确定我们现在所认定的事情是否正确,现在视如珍宝的东西是否值得,现在弃之草芥的东西是否可惜,要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才能真正看清。当然到那个时候,又有新的疑惑了。)

五,哲学一词含义的变化以及哲学和科学的关系

我们现在想到哲学和科学,似乎都默认两者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在从前,哲学不仅是与科学的关系最近,实际上,哲学就是科学。古代哲学和近代科学都是要提供真的理论。如果像现在这样把哲学家和科学家这两个词分开使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既是哲学家又是科学家,笛卡儿、伽桑迪、波义耳、莱布尼茨同样既是哲学家又是科学家。牛顿他们称自己是哲学家。”

在古希腊时期,我们所熟知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的哲学思想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科学基础之上的。

当然这里的科学以我们现在来看不一定正确。现在我们似乎默认哲学和科学是完全不搭界的东西,不过这个问题牵扯到对于“科学”如何定义的问题,一种指的就是分科而学,后指将各种知识通过细分研究,形成完整的知识体系,比如数学,物理,化学),另一种是对已知世界通过大众可理解的数据计算、文字解释、语言说明等方法作出的一种总结、归纳和认证。后者比前者涵盖的范围广,所以从广义上来说,哲学其实是科学,或者说,哲学具有科学的特点。

六,科学与宗教

“近代初期的科学家多半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而且,宗教思想对他们的科学工作构成了重要的启发和指导。韦斯特福尔在《近代科学的建构》中提到牛顿写给T.伯内特的一封信,在这封著名的信里,牛顿运用科学证据来论证《创世记》的可靠性,韦斯特福尔评论说:现在,至少在智性领域,扮演权威角色的是科学而不是圣经。在这封信里,圣经与科学“两者的角色恰好倒转过来。韦斯特福尔总结说,从17世纪起,科学就开始“将原来以基督教为中心的文化变革成为现在这样以科学为中心的文化”。”

七,科学与数学

1.两者之间的关系

“科学家和科学史家大都把数学化视作近代科学的主导因素。科学是在希腊-欧洲传统中发展起来的,应能设想,数学在源自希腊的西方思想-文化传统中具有特殊地位。据记载,柏拉图学院的入口处写着:不懂数学者不得入。到中世纪后期和近代早期,欧洲复兴了哲学-科学的热衷,这个时期对数学的重视越发显眼。罗吉尔·培根的话经伽利略重述而家喻户晓:“大自然这部书是用数学文字写成的”。 2.科学的数学化

“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讨论能量、运动和静止,讨论什么是时间,但除了涉及一些相当直观的比例,可说一个数学公式都没有。读《物理学》跟读他的别的哲学书是一样的。亚里士多德并不是忘了在物理学中使用数学知识,他明确地说:物理学是不能用数学来研究的,其理由是,物理学是用来研究经验世界的,而数学却是脱离了经验的抽象。 数学化不仅是近代科学诸特征中最突出的特征,数学化从本质上规定着近代科学。数学和自然哲学的关系到近代发生了根本的转折,若说在柏拉图那里,数学曾经是研习哲学的准备,那么对伽利略来说,数学是用来取代哲学的,如果哲学还值得研习,那它倒是为用科学方法研究现实做些准备。近代物理学从根本上是对自然的数学化认识。科学的数学化所说的还远远不止数学的大规模使用,近代科学数学化的更深一层含义是科学家从整体上不再把数学仅只视作操作的方式,数学正是探求自然世界的最正当的途径,甚至是唯一的途径。”

总之,“数学构成了科学的硬核。”

八,科学是一种普遍语言

“数学是一种语言,所谓数学的普遍性无非是说:数学是一种通用的语言,而不像英语、汉语、斯瓦西里语那样是一个语族所使用的语言。只有通用语言才能提供普适理论。 数字没有概念内容,它和其他数字的关系是外在的,就是说,一个数字完全是在它和其他数字的比例中被定义的,通过等式的不断转换,数学推理无论走多远,都保持着原本的完全等同。具有了这种外在性,数学推理就可以突破感性的藩篱,走得很远很远,通达我们的自然认识无法企及的事物,不断有效地扩大我们的知识领域。”

如果哲学书都能像陈嘉映这种写得深入浅出十分流畅就好了,不过,也就只能想想了……

其实这本书最后一章什么实证主义与操作主义啊、预测与假说啊这种,总感觉是在说一些高大上的大白话……看得我莫名烦躁,就匆匆略过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的问题……)逃)

0
《哲学·科学·常识》的全部笔记 17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