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的困境 7.6分
读书笔记 ??
凯尔特人的帽子

坐车不买票的现象也是通常反对乌托邦和卡尔·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一个理由。如果每一个人都努力工作,物质分配也很透明/理智,就不会有人挨饿或缺乏基本生活用品。但与此同时,每一个人都可能受到诱惑试图游手好闲,因为他知道他这样仍然要有吃的,个别人逃避责任与义务对集体不致造成太大威胁。但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公社就将垮台,老百姓就会挨饿。

在囚徒困境背后有太多的政治性的纷争。保守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实际上都不希望有这类不同的事情。自由主义者并不喜欢缴税,保守主义者并不喜欢看到无家可归者蜷缩在地铁站里。那么为什么会有理智的人在他们的政见上有如此之大的差异呢?

作为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最常用的一个名词,所谓自由主义者就是一个“合作者”:他愿意冒自己被剥削的危险以换取公共福利的提高。自由主义者赞成用赋税去帮助无家可归者,希望他们不是浪费掉这笔钱,而是用以自主。自由主义者主张压缩国防开支,因为他们希望其他国家也这么做。通过合作,自由主义者期望创建一个更少无家可归者,更少导弹的社会——这是每一个人都愿意要的,但是只通过随便谁单方面的努力是不可能实现的。

保守主义者在下述意义上常常是“背叛者”:他们寻求通过自身单方面的努力,保证其可能的最好结果。税款可能被滥用,因此最安全的方针是让老百姓尽可能多地把进帐留在自己手里,一笔一笔地计算怎样花它们最好,敌对国家可能利用单方面的冻结军备获利而占了上风。保守派的政治立场是避免因骗取福利和违反军备条约而受到“傻瓜回报”。

0
《囚徒的困境》的全部笔记 2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