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向日葵地 9.0分
读书笔记 丑丑和赛虎
不贰

1.我家养过许多狗。叫“丑丑”的其实一点也不丑,叫“笨笨”的一点也不笨,叫“呆呆”的也绝对不呆。

所以一提到赛虎,我妈就非常悔恨……

当初干嘛取这名?这下可好,连只猫都赛不了。

2.它也从不曾参与过对鹅喉羚的追捕行动,但每当丑丑英姿飒飒投入战斗,它一定会声援。

真的是“声”援——就站在家门口,冲着远方卖力地吼。

吼得比丑丑还凶。事后,比丑丑还累。

3.

而赛虎的兴趣点很快转移了。它发现了附近的田鼠洞,整天忙着逮耗子。 我家蒙古包一百米半径范围内的田鼠洞几乎都被它刨完了,一直刨得两只狗前爪血淋淋的仍不罢休。

为什么呢?

惭愧,我妈给它开的伙食太差了。

4.

她在葵花地边的空地上支起了蒙古包。丑丑睡帐外,赛虎睡帐内。

一有动静,丑丑在外面狂吠震吓,赛虎在室内凶猛助威。那阵势,好像我家养了二十条狗。

若真有异常状况,丑丑对直冲上去拼命,赛虎躲在门后继续呐喊助威。直到丑丑摆平了状况,它才跑出去恶狠狠地看一眼。

5.

对了,还有人前来买鸡。

我妈不卖。说:“就这几只鸡,卖了就没有了。”

对方奇怪地说:“那你养它干嘛?”

这个问题好难。我妈吱唔不能答。

6.

我觉得鸡认路才不靠什么标志,也不靠记性。人家靠的是灵感。

我从没见哪只鸡回家之前先东张西望一番。

鸭子们要么一起回家,要么一起走丢。整天大惊小怪的,走到哪儿嚷嚷到哪儿。你呼我应,声势浩大。

7.脏衣服攒着,到了水渠通水的日子,既是大喜的日子也是大洗的日子。

其实能有多少脏衣服呢?我妈平时……很少穿衣服。

她对我说:“天气又干又热,稍微干点活就一身汗。比方锄草吧,锄一块地就脱一件衣服,等锄到地中间,就全脱没了……好在天气一热,葵花也长起来了,穿没穿衣服,谁也看球不到。”

我大惊:“万一撞见人……”

她:“野地里哪来的人?种地的各家干各家的活,没事谁也不瞎串门。如果真来个人,离老远,赛虎丑丑就叫起来了。”

于是整个夏天,她赤身扛锨穿行在葵花地里,晒得一身黢黑,和万物模糊了界线。

8.大地最雄浑的力量不是地震,而是万物的生长啊……

9.

她抬头四望。天地间空空荡荡,连一丝微风都没有,连一件衣服都没有。

世上只剩下植物,植物只剩下路。所有路畅通无阻,所有门大打而开。

水在光明之处艰难跋涉,在黑暗之处一路绿灯地奔赴顶点。——那是水在这片大地上所能达到的最高的高度。

一株葵花的高度。 这块葵花地是这些水走遍地球后的最后一站。

10.

整整三天三夜,整面葵花地都均匀浸透了,整个世界都饱和了。花蕾深处的女子才下定决心,选中了最终出场的一套华服。

11.

那几天丑丑天天在渠水里泡澡,还冒充河马,浮在水面装死。可把赛虎吓坏了。

它站在岸上冲丑丑狂吠,又扭头冲我妈大叫。可我妈闻若未闻,见死不救,它只好亲自出手。然而它不断伸出爪子试水,终究不敢下去。

12.

我猜草丛的世界全部展开的话,可能不亚于整个宇宙。

13.我们所有的劳碌奔波简直跟瞎忙一场似的。

14.

秋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的葵花地金光灿烂、无边喧哗,无数次将我从梦中惊醒,却没有一次惊醒过他的故乡。

15.

我去过很多地方,住过好多房子,睡过各种床。我想,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所以,我从不曾畏惧过生活的改变与动荡。

16.

我总是不得安宁,心中焦虑嘈乱。总是安慰自己:暂时的罢了,等有了房子就好了。

可我知道,我正在离那座院子越来越远。

17.

我要这样一座房子干什么呢?是为了从此能够安心地生活吗?

不是的,是为了从此能够安心地等待。

而眼下的我,只能安心地离别。

18.

世界上最强烈的希望就是“一线希望”吧?

19.

那时,我突然想起来很久很久以前的另一场离别。旧时的伤心与无奈突然深刻涌上心头。

我好想开口提起那件事,我强烈渴望得知她当时的感受。

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此刻,彼此间突然无比陌生,甚至微微尴尬。

我又想,人是被时间磨损的吗?……不是的。人是被各种各样的离别磨损的。

20.

我看着它停了好久好久。有好几次强烈渴望走上前去,走到我妈窗下,踮起脚敲打车窗,让她看到我,然后和她再重新离别一次。

但终于没有。

0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全部笔记 1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