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文学形象学 8.1分
读书笔记 [法]米利耶·德特利著,罗湉译.《19世纪西方文学中的中国形象》
柠檬花

【13世纪上半叶】圣方济各会修士让-杜-布朗-卡尔班&纪尧姆·德·卢布鲁克进入蒙古可汗朝廷——欧洲人最早读到的亚洲游记——远东民族生性残忍,与欧洲人迥异,成为心患。

马可·波罗:一个极度文明、和平和繁荣的民族,虽然不知道上帝,但在许多地方值得尊重。

【16世纪】欧洲人重新获知中国。利玛窦神父率先进入北京宫廷。

【17、18世纪】基督会士:文化适应政策,接近并尊重他者。为了让中国基督教化而宣扬一种正面的中国人形象。孔子、老子等中国哲学家对欧洲启蒙时期的各个方面进行指导。

【19世纪】中国不再知道别人,而是受别人指导;不再被视作典范却成为批评的对象;它不再是受人崇敬的理想国度,而是遭到蔑视和嘲笑。

【第一阶段:19世纪~第一次鸦片战争】过渡期

涉及到最早一批西方访华使团的中国游记作品以及商人们的笔录或口述报告。人们可以获知的有关中国的情况越来越少,表现出一种迷惑情绪。他们认为或假装认为这些质量平平的出口货上的惯用题材真实再现了中国。

19世纪初期欧洲文学中的中国人形象多是表面化的、漫画式的。说明了欧洲人对这个民族所知甚少,对它的态度是不稳定的。1839年英国对中华帝国宣战使这些问题得到了答案,这个答案消除了一切犹豫,并立即树立了典范,成为对待中国人的唯一态度。

【第二阶段:1840年~1920年左右】

不断地有意无意地对照耶稣会士和启蒙哲学家塑造的理想的中国人形象,建立一个完全相反的新形象。

厌恶、诋毁、蔑视、嘲笑......白种人的优越感

中国人都是恶人:不诚实、虚伪的礼貌、鬼脸怪相、普遍弑婴和乞讨——冷漠、麻木、自私、无慈悲心;忍耐力强,可以忍受酷刑;一夫多妻——天生好色;皇帝——腐化专政;嗜酒、大烟瘾;野蛮、非人道、兽性......

赞成异国情调的人们首先警觉到西方帝国主义的罪行:欧洲人把一个统一的文明模式强加给世界的时候,也剥夺了遥远国家的魅力和诗人们的梦想。

19世纪末,谢阁兰:“全球熵”的危险

知道20世纪初中国才试图抵抗西方帝国主义,抵抗进步。

中国人形象映射出了世纪末欧洲人的发展方向。由于对欧洲人所具有的劝诫作用,中国人形象就更镀上了一层晦暗而令人生厌的色彩。

让-马克·莫哈假设:“黄祸会成为这些黑暗、骚动心理的一种表现,即便在最文明的主题内部也会存在这样的心理,时代正在揭露它的存在:它将成为无意识的一种表现。”

中国不再是丑陋吓人的东西,而是谢阁兰笔下“内心空间”的隐喻。列利斯、米肖等人对中国的探索还具有探寻深层自我的双重意义。

西蒙·列斯:“中国是一种奇怪的启示者,似乎想接近他而不触及自身是不可能的,鲜有作家能在处理中国题材时不流露内心的幻觉;在这个意义上,谈论中国的人讲的其实都是自己。”“如果有他者存在,我就不再是全球的;失去了全球性,我就不复存在。”

为了捍卫自己的身份,欧洲人与事一刻不停地贬低、摧毁中国人,针对的不仅仅是中国的文明,甚至是中国的人。这种有条不紊地对他者进行诋毁和否定的行为并非毫无恶意,但白人教化行动的神话却对此保持沉默。然而,人们无法阻止一种情绪深入良知之中:表面上似乎是担心有仇必报的复仇的中国人要求算账,实际上是对自己产生了忧虑和怀疑。因此,就在人们能够确信他者已被消灭的时候,他者却如同一阵强烈的悔恨,突然又冒了出来,欧洲人惊恐地发现他很像自己。

0
《比较文学形象学》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